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5:5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褪色的比拉朵
  4. 第二章 绿珠之森

第二章 绿珠之森

更新于:2018-03-16 20:51:30 字数:3336

字体: 字号:
  传说中绿珠之森有精灵居住的,不过随着大陆战争的爆发,绿珠之森的精灵大概都迁移走了吧。但是现在又有新的传说——森林女巫。

  自从纳鲁达帝国签订了《魔法禁止投入战争及魔法严格管制条约》之后,就实行了民间的禁魔令,在首都科林奇达建造了全大陆最好的魔法学校或者说魔法研究院——法环。几乎所有纳鲁达的魔法师都集中了在了这里,这座魔法学院甚至比一些城市还大,作为研究魔法的大本营。因此任何有魔法天赋的人都会被送到法环来学习魔法,而所有被评定为拥有8级魔法水平的魔法师都必须留在法环。

  不过现在贝尔西开始怀疑,是否真的是所有的魔法师都真正的被国家掌控了?因为眼前就有一个在使用魔法的少女。

  一头绿发的少女,有些雀斑的平凡脸,如果不是她手里发出的光芒正在催使一颗树苗发疯似得长大,谁都会觉的这只是一个平凡的邻家女孩,当然她脸上的神情倒是透露着一股少年老成的味道。

  一颗刚栽下的树苗转眼间就被成长为一颗双人合抱的参天大树,贝尔西惊讶的看着这一切。这就是魔法?

  “喂?看够了吗?”完成这一壮举的少女转过头来看着贝尔西,脸上满是厌恶的表情,仿佛在看一个讨厌的虫子一般的表情。“抱。。抱歉”贝尔西才发现自己已经驻足观看了好久了,盯着一个少女看即便是在山村里也是一件不礼貌的事情。贝尔西准备继续赶路了,但是这个绿发的少女却有别的心思,只见从路两旁的树上猛然钻出两条藤蔓,直接往贝尔西的腿上缠去,贝尔西一惊,连忙闪躲,一个重心不稳坐到在地上,反而惹的绿发的少女哈哈大笑,看来这藤蔓便是她的杰作了。贝尔西心中有些恼怒,但想到是自己失礼在先,就隐忍着没怒,站了起来,绿发少女却是狡黠的一笑,双手一挥,只见藤蔓又有了活力向他缠来,这次有准备,所以贝尔西轻松的躲闪开来。绿发少女见对方没有出糗,有些不依不饶,双手绿光一闪,嘴里也是念念有词,只见贝尔西附近的树上地上冒出来无数的藤蔓,这下贝尔西心中大怒。

  即便是我失礼在先,刚才也已经算是还清了,还这么不依不饶是有些过分了吧,这么想着,贝尔西也抽出了短剑。原本一脸坏笑的少女看到贝尔西拔出剑来,吓了一跳,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这绿发的少女原本只是想捉弄下贝尔西,却不料贝尔西忽然动了真格。只见这四面八方而来的藤蔓大部分被贝尔西连根砍断,不等绿发少女继续动作,贝尔西已经放下背包,急速冲了过去。尽管坡脚的父亲没有教给贝尔西太多的东西,但是这些基本的战斗技巧贝尔西还是学会了。少女已经缓过神来,她的双眸发出绿光,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绿色的光芒,从脚底下猛然钻出许多藤蔓,向贝尔西抽去,与刚才恶作剧使用的藤蔓不同,这次是真正用来战斗的魔法,贝尔西用力挥动短剑,却发现自己的力量根本砍不动这些藤蔓,反而手臂被一些藤蔓给打伤了。而少女也没用乘胜追击,贝尔西也不敢轻举妄动,两人对持了良久,绿发的少女却已经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但是她闪耀着绿光的双眸依然不服输的盯着贝尔西,贝尔西却忽然把剑收了起来。

  少女一愣,魔法就自己解除了,身上的绿光全部消失了。贝尔西见状,便转过头去捡自己的背包,同时对少女说道:“刚才一直盯着你看是我的不对,现在我们两清了。”“那你也是个小气的男人”绿发少女说道,“你居然对女孩子拔剑相向!”“是、是,是我不对。”贝尔西头也没转,背着背包就走了。

  “一点诚意都没有。。。”

  贝尔西边走着边检查着自己的左臂,刚才被打伤的地方,有些隐隐作痛。只怪自己太不小心了,招惹到了奇怪的人,不过静下心来,又想起来刚才那个少女,摇了摇头,不行不行,脸太普通了,根本没法跟瑟琳娜相比,想到瑟琳娜心中不免又有些小悸动,那身段和面庞,只觉的有些口渴,准备掏出水壶喝水的时候,贝尔西总算是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烦。

  “你迷路的很不是时候啊,朋友?”一个健壮的男人凶神恶煞的看着贝尔西,一把长柄双手斧上透着斑斑血迹,男人的后面一左一右跟着两个也是凶恶的男人,分别拿着弯刀和锤子,都不是好人的打扮。三个人向贝尔西慢慢逼近,显然是三个强盗。

  这下麻烦了,就算是一对一,贝尔西也不过一半对一半的胜算,同时一对三那只有死路一条了。如果转身跑呢?贝尔西思索着,却发现那个使用锤子的人背后背着一把弓,如果转身逃跑就会被当成活靶子给射成刺猬了吧。

  为首的强盗已经走到了贝尔西的面前,巨大的双手斧散发着致命的气息,一股戾气压迫着贝尔西,贝尔西只感觉自己双腿有些颤抖,他连忙把右手搭在短剑的剑柄上,准备拔剑了。这三人恐怕已经是杀人无数,即便把全部的行李都给他们自己也在劫难逃,更何况自己这点东西根本不值几个钱。“还真是有勇气的少年,我应该说‘后生可畏’啊?哈哈哈哈哈。。。。”为首的强盗讥笑着走了过来,忽然纵斧劈来,虽说是巨大沉重的双手斧,但是这强盗挥舞的极快,眨眼间已经是两次劈砍,巨大的力量让贝尔西不敢硬接,只得闪躲。“身手倒是敏捷”后面看戏的强盗说着,摆弄着自己的弯刀。

  看到对方是个不会还手或者说连剑都拔不出来的愣头小子,为首的强盗不由得有些轻敌,斧子挥舞的也是毫无技巧,只想着能一击砍掉半个人,好好体验下血腥的刺激,贝尔西倒是已经冷静了下来,灵巧的躲过这次攻击后,他发现这是对面一个极大的破绽,几乎全力的一击没有打中,强盗的全部重心都在斧子上面再加上心里有些散漫,没有立刻恢复自己的平衡,贝尔西出手了。这是贝尔西年少的时候在欧卡代西曾经看过的一个招式,那一年在欧卡代西举行过的剑术比赛上,一个来自异大陆的人,在发现对面破绽的瞬间才拔出刀,被称为‘拔刀斩’的神奇技艺。贝尔西当然是不会这么高超的技艺,只不过是模仿记忆中的动作罢了。由于是第一次真刀真枪的砍人,所以原本应该是砍击要害的这一击,只打中了强盗的胸口,大部分的力道又被胸甲给吸收了,所以这一剑甚至没有见血。

  “哈哈,叫你再轻敌”使用弯刀的强盗嘲笑着,而为首的强盗难以置信的看了看自己胸口上的划痕,得亏对面是新手,要是和自己一样身经百战的人,刚才那一击如果是砍脖子砍眼睛,那么自己非死即伤。想到这不禁冒出一身冷汗,也不再敢怠慢,小心的举起斧子强盗骂道:“这小子,跟我装孙子,来啊,我们好好玩玩!!”

  贝尔西砍出那一剑的时候也是手脚发凉,虽然对着木桩稻草人啥的砍过很多次,但是第一次拿东西砍人,还是有些不习惯,现在是强盗没砍倒,自己倒是有些手脚发软了。正当这时,一只利箭忽然袭来,贝尔西躲闪不及,右肩膀一阵刺痛。感觉身体一个平衡失调栽倒在地,那个使用锤子的强盗不知何时已经绕道了自己的斜后方,居然用弓箭暗算自己。贝尔西心中一阵后悔,刚才要是能就此砍断那个强盗的脖子,恐怕对面也没什么机会暗算到自己,现在前有利斧后有暗箭,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容不得他多想,面前的强盗已经高举双手斧,只要落下,自己这一生就得这样草草完结了。

  不,不行!贝尔西咬紧牙,忍着右肩的剧痛,举起短剑格挡,一股大力从右臂传来,“啊——”徒劳的格挡勉强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小命,但是短剑也被打飞,右臂已经失去了直觉,方才被震的头晕脑胀,嘴里满是血腥味,这下完蛋了!强盗扛着巨斧嘲弄着:“再多哀叫些啊?哈哈哈哈。。。”巨斧便急速的落下,贝尔西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这一击已经避无可避了!!

  当的一声,巨斧像是砍在了石头上。贝尔西猛然回过神来,看见巨斧悬空在自己面前,吃惊的看着这一切,比他更吃惊的是那柄斧子的主人,那强盗吃惊的张着嘴,面前这个目标身上不知何时浮现出了一个护罩,“魔法!?”斜后方的强盗看着自己射出去的箭也像射在了石头上面一样的滑落在对手的身边后,也吃惊的喊出来。

  “呀!!!”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贝尔西,他猛然站了起来,顺手拿起了刚落在身边的箭矢向面前的高大强盗扎去,这强盗也回过神,用手臂护住了脖子,使得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但是贝尔西忽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上忽然多了一把剑,准确的说,这是一把虚无的剑,由绿色的气状物凝聚成剑的样子。不等自己多想,贝尔西对强盗砍了下去,“啊!!!!”躲闪不及的强盗左肩被砍了个正着,“快撤!!!”强盗们互相使了个眼色,架着受伤的大个子,逃跑了。

  贝尔西也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追击了,颓然坐倒在地,感觉自己浑身都在疼,尤其是右肩,钻心的疼痛,于是贝尔西昏了过去。

  “啧啧啧,真是难看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