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19 17:26:29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在恋爱的日子里
  4. 第1章平凡而卑微的人生

第1章平凡而卑微的人生

更新于:2017-04-21 17:27:17 字数:3220

字体: 字号:
  言身春,今年27岁,中国籍广东省人,跟所有80后一样大学毕业后没有找到工作,这让我以为要做一个混吃等死的死宅男,没办法,谁叫现在工作压力太大,更何况我还是读心理医生专业的偏门专业,不像改革以前有一个大学专科的学历就是牛拜顶天了,更何况是大学本科。

  幸好我有一个好叔叔,在一家医院当主治医生。天无绝人之路,在我最贫困潦倒的时候,他凭借他的关系,给我在精神科谋得了一个心理医生的职务,虽然是暂时的员工,但是好歹有个盼头。更何况我在这看见了我从小青梅竹马的女孩谢兰芳,她在这里当见习护士,我跟她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正好可以联系一下感情,说不好还可以更进一步呢!

  事情怎么说呢?愿望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就在我打定在情人节那天跟她表白的时候,非常狗血的事发生了,谢兰芳她居然要结婚了,对象还是我在医院的死对头‘蓝殷殷’,我心里那个滴血啊!顿时我就感觉到我的人生充满灰暗,用一句话说就是,我的人生就是一张桌几,上面摆满各种茶具(差距),不到最后一刻你永远不知道是杯具还是洗具(悲剧还是喜剧),但是往往是杯具(悲剧)的多,洗具(喜剧)的少。

  今天就是他们的结婚宴开始的日子,今天我早早起床漱洗,头发向后梳得一丝不苟,笔挺的西装搞得好像我今天是新郎似的,临出门我对自己说,身春,你要坚强点,今天是兰芳的大喜日子,作为朋友你要为她高兴。

  又有句话不知道这么说的叫‘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们接新娘的车队迎接途中,一辆大卡车刹车失灵,一个猛子扎入我们的队伍当中,新娘车翻了,新娘被困里边,新郎从另一辆小车下来,但是看见翻了的小车在漏油,不敢过去,只是在一边大喊着:“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们!”

  我在车上看到这一幕,热血上涌,登时不管不顾想着那辆小车冲去,翻开车门,顿时看见兰芳,可是她已经昏迷,这时小车油箱里的油已经渗透出来了,没有都少时间了,我咬了咬了牙,抱着她赶紧向外跑,可是这时跑已经太晚了,小车‘轰’地一声爆炸开来,这时我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浪向我扑来,想把我整个人吹上天,我掉下来时后,赶紧扑在兰芳身上,怕爆炸的余波伤害到她。

  余波过后,我低头看着怀里,兰芳昏迷着,她双眼紧闭,眉毛微微皱起,似乎睡着了,但是皱起的眉毛又好像在告诉人们她在做恶梦。看到这,我怜惜的摸了摸她,可是手刚刚举起,就眼皮沉重,昏了过去,昏前我模模糊糊好像听见‘咦呼~~咦呼~~’的声音,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阴沉的天气,仿佛预示了今天将要有不幸的消息似的,在医院谢兰芳已经醒过来了,由于言身春的舍身保护,所以她没受到什么大的伤害,只是轻微的擦伤而已。她身边现在跟着她的‘准新郎’蓝殷殷(男的),他在旁边安慰着谢兰芳,不过他在旁边说的安慰话怎听怎不顺耳,你听他怎么说:“兰兰,这次你获救是得谢谢那小子,不过要不是我在一边求救及时他可能就死了,大不了到时多给他点钱,补偿他好了,不用太担心。”

  谢兰芳听了后冷冷瞪了他一眼就不说话,心里这时挺复杂的,因为她醒后听见车祸现场的人说当时蓝殷殷早就到了,不过他只是在现场瞎嚷嚷,根本就没救人,后来一个小伙子看不过去,冲过去,你才得救。她想着我怎么会想着要嫁给他呢?心里委屈,羞愤交杂一起……

  这时只听见手术室“叮”地一声,手术灯灭了,大门打开,只听见医生垂头丧气,声音低沉的说:“对不起,我们经尽力了,谁叫谢兰芳,病人有话想对她说。”

  谢兰芳听完,两眼一黑,接着好像又想到什么,赶紧打开大门,走了进去,顺便把大门关了,顿时,把外面的嘈杂的声音给隔绝了。在这个只有两人的世界里,她的眼睛里霎时只有言身春一个人,她想过去又不敢过去,到最后好像想到什么,她猛地一下冲了过去,她喃喃的说:“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为什么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来救我,不值得,我不配让你这么对我。”

  “呵呵……”然后又是一阵咳嗽声传过来“咳咳……咳咳……”顿了顿,我说:“我……我觉得值得就值得,我不后悔!”沉默了一下,我接着说:“其实……其实我有一件事想告诉你很久了,虽然现在可能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我怕不说我可能在也说不出来了……”接着我深吸一口气,想给自己鼓起勇气似的,我说:“我~~我~~爱~~你~~~”说完,我脖子一歪,了无声息,咽下在这个世界最后一口气。

  刹那间,谢兰芳泪流满面,用手轻轻摩挲着手术台上那个人,不对,应该是尸体的脸庞,喃喃自语道:“身春,你为什么不早说,你应该早一刻对我说这句话,我一直在等你,要不然不会大学四年都在等你,从知道你在要在这家医院上班,我就千方百计的来这面试,上班,可是我来这几个月了?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为什么?我这几天一直郁闷,跟蓝殷殷一起去酒吧喝酒散散心,可是就是因为喝醉了我跟殷殷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我觉得配不上你,殷殷(不要误会,是男的)这几天又一直缠着我,向我求婚,我想事情已经发生,不如将错就错嫁给殷殷,也让自己断了念想,不再想你,可是,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傻,我不会让你一个人走的,我----我来陪你——”说完掩面而泣,一头撞向墙去,顿时墙上像被一个西红柿还有鸡蛋砸过一样,红的白的一大片……

  这时候在门外的蓝殷殷觉得不对,谢兰芳进去那么久还不出来,引起了他的怀疑,他赶紧打开门,猛地一下惊呆了,他先是张大着口,脸上满是汗水,愣了一下后,整个脸阴沉了下来,从兜里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那边通了,只听见那边传来一阵阴柔的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年纪不小,只听他说“怎么了,这时候打来,你现在不是在医院吗?发生什么事?”

  等了一会儿才听到蓝殷殷咬牙切齿的说:“爸,事情办砸了,那个贱人看见那混蛋死了,殉情去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才隐含怒气的说:“叫你办点小事都办不好,那女的死了,他爸的15亿遗产你还怎么拿?饭桶,你以后别在公司干了,去给你哥当副手吧!”说完‘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蓝殷殷这头顿时脸色苍白,‘啪的’一声电话掉地,浑身没有骨头似的瘫在地上,似乎被抽了全身力气,双眼茫然没有焦距似的,嘴里喃喃的说:“完了,完了,这回彻底完了……”

  可是这会谁顾得上他,医院这会正忙处理谢兰芳的事,毕竟在医院无缘无故死了人,就是医疗事故还要找个替罪羊,更何况是在医院自杀的。

  就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在这个医院的顶层出现了一个小黑洞,里边出来一个长着牛的犄角,马的脸,猴子的尾巴的怪物哈哈大笑道:“我诺瓦.辛格终于逃出那个该死的黑洞了,把我困了12万年啊!终于还是被我逃出来了。嗯!这是哪?嗯,先不管了,看一下我的法宝,就是因为要抢它被丫丫几十个仙君群殴,把我封印在无尽的驱逐中,里边又没有灵气不能试试法宝。”

  说着他一边拿着一边往里输灵气,他满脸欢喜地看着那一个灰不溜秋的小球。

  他输着输着感觉到不对,怎么输都输不满呢?等到他输的只剩下一丝灵气时他慌了,他绝望的大叫一声:“不~~”

  随后就看见他全身干枯,仿佛全身血肉被吸干了似的。

  最后只听见“碰的”一声变成漫天灰尘,仿佛世间就没有出现过一样,正如一首诗:“我轻飘飘的来,我轻飘飘的走,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随后只见那个小球发光发亮,‘嘟’的一声,响起一阵冷漠的声音:“能量已充满,开启第一权限,搜索最近的智慧生命灵魂体能量,搜索完毕,最近有灵魂体两个,符合要求灵魂体一个,是否暂时寄宿体内,‘是或否’请回答,如不回答10秒后选最优选项。”

  十、九、八、七、六……

  “时间到,选择‘是’,由于此智智慧生命灵魂体无肉体,受此空间排斥,需开启时空穿梭,穿梭至不受排斥的空间,‘是或否’执行?10秒后自动选最优选项。”

  十、九、八、七、六……

  “时间到,选择‘是’,现在开启时空穿梭,穿梭至不受排斥的空间。”

  ‘呲咧’一声又再开启一个时空黑洞,‘嗖’的一声,小球把两个智智慧生命灵魂体卷入黑洞中消失不见。

  过一会,两个黑洞也消失不见。

  至此,这个时空再也没有言身春和谢兰芳的痕迹。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