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8:13: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水流年
  4. 高中

高中

更新于:2018-03-18 18:26:46 字数:2976

字体: 字号:
水流年目录
共2章
  我从小在海边长大,离我家不远的那条街上有个售楼的广告语是:我家门前是大海。这广告语立在路边。上面画了一个小孩面对着大海,一幅美丽恬淡的情景。每次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对着这广告牌,总会产生一种鄙视的神情。若是没见过大海的人,见到这个广告牌时,心中不自然的会联想到一个蓝蓝的海、蓝蓝的天,孩子海边嬉戏的天然纯真景色。但是对于我这种生于海边的人来说,这个广告牌完全是一个美丽的谎言。海边总是飘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垃圾,水泛着圬黄色,让人不忍看。进去洗一会儿澡就觉得头疼。潮水翻来覆去的游个泳也不容易。至于听潮更是糊弄人,这玩意儿大半夜的闹怎么让人睡觉。

  所以说现实和想象总会有那么一点差距。要不诗人这种职业的人那么少,因为身在想象中的人与现实连接起来总觉得有点困难。我在家乡生活了19年了,终于可以里靠这个地方了。高考刚一结束,我就在心里盘算着去哪个地方好。要说心里一点也不留恋这里那是骗人的,但离开家乡去位置地方的欣喜还是站了上风。远在高三的时候我就和张欣谈起过以后到哪个城市的问题。但是我俩刚好上不久,一次吃饭的时候,张欣表情严肃德问我“刘飞啊,你想报哪个城市的大学?”我半开玩笑的说:‘到哪都行,只要有你在,到哪儿都是甜的."张欣"切"了一声,显然多这个不明确的答案不太满意,但想到我是要和她在一起的,又朝我妩媚的笑了笑.其实当时对于城市的选择,有"天南海北"之说.就是天津、南京、上海、北京四个城市,学习不论好坏的都想着去这四个城市。侯老张欣对我说,她是非常想去北京的,所以要我好好学习,跟她一起报考北京。我当着她的面立即答应。但是我心里却也有自己的想法,我一定要去江南。从小就对江南美女怀有极其美好的愿望,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让我这个大小生活在北方五大三粗女人之中的男人总也想不出,所以便打心眼里想去江南。但是这种想法是不能和张欣说的,张欣1米75,虽说我1米83时比比她高了一点,可是小鸟依人的感觉是绝对不可能的。我俩的结合也完全是对高三压抑生活的一种排遣。

  我和张欣得熟识完全是巧合。虽说我俩高中三年都是一个班,可是前两年我俩说过的话加起来也不超过十句,并且都是“真巧阿,在这里也能碰见你”之类的在校外偶遇时说的客套话。对他注意是那次她洗衣服。我们高中的条件特艰苦,宿舍楼时特别陈旧的那种,求里面根本没有洗漱间,只是在楼下正对着楼道栏杆有一排水龙头,我们平时的用水都是我们用一个个白塑料桶在下面水龙头上装满水之后提上来用的。平时有些女生直接江西的衣服带到水龙头边在水池中洗,而我们在中午吃饭时便喜欢靠在栏杆上向下看“风景”。有时会揪下一块馒头,让它做自由落体运动。北满头达到的女生往往会满脸通红,好像这馒头有让人闭气的功能,是女生一旦被打到就会憋气伤脸。也有小部分女生一旦被打倒就会愤起直骂,直骂到男生们扫兴返回宿舍。若是哪天士堂的馒头被里面的师傅们弄得愈发难吃,其女生挨打的几率也就愈发的大。要是陈其为馒头定律也不为过。

  那次张欣在水龙头边洗衣服,被一个男生用馒头打了一下,张欣同红着脸抬起了头,可不巧一眼看见了我,那男生早隐身了,她便以为是我干的。没想到张欣平时听乖巧的样子。这时候京对我喊了起来:“刘飞,你给我的等着。”我可不能就这样被冤,于是就调笑她:“到那儿等着呀,稻草畅小树林等着吗?”张欣本来是想骂我的,反倒被我站了便宜,操场小树林是我们学校情侣们的寄聚地。吃了亏,她便红着脸,端起脸盆跑回了宿舍,旁边的男生更加卖力的起哄了。

  从那以后,张欣见到我之后,总是低着头,红着脸。有时在楼道中见着了她不好意思,我见到她这样子,总是笑着说:“大美人,记者到哪儿去呀?”一来二去的两个人就好上去了。对于我俩是如何好上去了的这件事,我和张欣总是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是张欣先来勾引我的,她在我面前走路的时候虽然头是底着的,但是屁股却是一扭一扭的,很招人眼。我将这个理由陈述给张欣,她却另有看法,她认为是我先去勾引她的,我是早有预谋,用馒头去打她,然后搭讪,进行勾引。我俩争论了半天也没得出究竟是谁的队。但是我俩却是好上去了,在高三那种压抑的环境中,也算是一种排遣把。

  但张欣却是对我很好的,张欣学习特好,是班里的尖子生。而我只是中游偏上些。张欣因为一直想让我俩上一所大学,所以总是逼着我去学习。每天放学后逼着给我讲题。我对此是有苦说不出的,只能在背后叫她是“除了我父母外第三个逼我学习的人”。

  高考结束后的几天,在家里睡了几天脚,到处六大了几天。成绩便下来了。奇迹终究没有出现,我和张欣烤得都挺正常的。我差了她30分。到学校添志愿的那天,我和她见了面。张欣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要报考哪一所大学。我看了她半天终于说话,我想去江南,那就杭州吧,找相应的分数的学校报吧。张欣大概觉得我考得不是很好,心情也不会好的,竟然没有和我争论什么,只是望着我说,我要和你报一所大学。我惊讶的说:“这是天志愿书阿,可不是结婚证,签了它你也不是我刘家的媳妇。你还是另找个吧嘿嘿。“张欣听了我的话坚决不同意另找个,而且把我的志愿书也抢去了,把我俩的志愿添的一模一样,是我这个分数段的学校。他把两份志愿书交给老师以后,便对着我傻笑,倒好像是这就是结婚证似的,转眼之间变成了刘家的媳妇了。

  中午吃饭时,平时挺不错的各们凑到了一块吃。平时不太会喝酒的张欣非要和我要酒喝。我到了一杯酒给她,干喝了一杯酒,张欣的脸便立即显出红扑扑的一片。见到她这样子,我忍不住想笑,脑子里突然想到了一个词,人面桃花大概便是说的这个样子吧,脸上红扑扑的两团。然后张欣便一个劲的笑,说些不着边际的话。几个各门也跟着一个劲的笑我了。反倒弄了我个大红脸。席间,我问他们都报的什么学校。平时一块打球的车明明去了泰山,和胖子一起去了,我同桌于小鹏非要去东北,。于肖鹏问我要到哪里去,我说要去江南,我这人天生怕冷。于肖鹏听了直摇头,操他妈的,和我一起去东北多好,冬天也不太冷啊。跟你说,东北的汉子特猛,女生也够厉害的,去了以后我也是一东北猛汉了,以后见面叫我东北人。说完了就自己一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们也跟着她哈哈大笑了起来。我凑笑道:“你这东北猛汉别让那里的女生整得爬不起来阿。来,给你加快黑鱼吃一下,到了东北可吃不到这口了。”于肖鹏听了后直说:“哥们就是哥们,好,那就把这一盘小黄花都给我了。”说完作势要去办哪一盘黄花鱼。

  这顿饭支持到下午,最后我实在是喝不下去了,奏起路来也左摇右晃得。喝得大家什么话都说,胡乱的扯,最后都忘了是怎么分开的。我回家后第二天才醒来,我妈就开始骂我了,说我怎么能和那么多的酒,喝酒了还吐在地上了,真不象话。她唠叨了半天我也不作声。最后,她来了个结束语:“饭在厨房,有些油条,自己吃吧。我去上班了,别到处乱逛就知道闯祸”我对我妈笑笑说:“妈,您就放心吧,嘿嘿。”妈走后,起床觉得头还有点疼,去喝了点豆浆,打开电视,发现电视正在播西游记,我翻了一遍台,其中竟有四个台是着西游记。从小时候,每个寒暑假,这个古典名著都要博上一遍,直播到我都长这么大了,弄得里面的台词我都背上来了。正翻着台,电话响了,我接起来是张欣。张欣有点嗔怒的意思,说自己昨天喝酒有点不知东南西北了,都怨我。女人的逻辑是让人不可理解,这怎么把喝酒都推到我身上了。停了一会儿,她又说要到海边玩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水流年目录
共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