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28:22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巴黎的硝烟爱情
  4. 二 黑暗席卷

二 黑暗席卷

更新于:2018-03-16 07:43:25 字数:2918

字体: 字号:
  父亲像往常的每一个早晨一样坐在主位上文雅的切着自己眼前的牛排,身旁的母亲却显得反常异样。父亲确保牛排被切成小份了以后便轻轻推到了母亲的跟前顺手一起递去了杯牛奶,长桌上最前端是草莓蛋糕、葡萄甜饼、长棍面包、以及巧克力酱;后面则是散满了细碎杏仁儿的羊角面包配上黄油,还有一盘麦片,我常常喜欢把它放到牛奶里面;旁边则是鸡蛋黄油牛奶面包、巧克力夹心面包、杏仁面包和奶酪。中间便是各种甜点:泡芙、熔岩蛋糕、慕斯蛋糕、芒果布丁、葡萄布丁。最后面则是牛奶煎蛋以及火腿,还有牛排。

  “亲爱的,不要再担心了好吗?雷格不一定非会有事的啊。”

  “不,埃贝!我了解他,当他回来看到我们这垂危的国家,他不会甘心安于现状的!你不觉得会出事吗?为什么雷格在外面接近一年的时间突然回来?他或许是有了什么不好的消息,或许事情比报纸上说得更加糟糕!”

  “亲爱的,我们不能改变不是吗?我们的处境让我们只能一味去接受但不能够反抗。因为我们一个人的反抗会使千千万万的人都受到牵连与杀戮,我们无法抵挡。”

  “不,可以改变的。而是你不愿意,不是吗?埃贝,你变了!你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你了。你忘记你的初衷了吗?你应该去揭穿他们,去说破你所拥护得政府的骗局!现在的你是那样的懦弱,胆怯;你将本该是枪林弹雨的字迹转变的那么柔弱而不堪一击!”

  “我又能做些什么?我即是说出一切又能怎样,不明事理的人依旧那样不是吗?他们沉醉于巴黎纸醉金迷的生活,那我呢?我只有屈服,我们不可能与整个世界作对!我只需要保护好你保护好埃米莉与埃尔莎,我只是累了!真正明白的人,即使我不说他们也知道该怎样做,而不明白的就算我再怎么说也只是糊涂!”

  “可至少你做了呀,现在的你像一只对风雨惧怕的老鹰,外面的腥风血雨让你害怕了,让你退缩了!埃贝,是,我们不可能改变一切,但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会后悔的,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现在为什么不试一试!我们谁都不知道答案,我也不知道我们会带来什么后果,但我们至少尝试着去改变了!我们已经尽力了!答案不重要,至少我们以后不会后悔,更不会唾弃我们自己当时的懦弱。”

  “亲爱的,你不会明白的。我们现在不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我们了,我们的孩子该怎么办?我们要考虑的不只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决定关系着一家人的安危,是!我屈服了!我承认我输了,又怎样?我现在屈服,但我的思想不变,总有一天我们会卷土重来!那个时候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将开满了鲜花,而我们也可以绽放。”

  “我要的不是屈服,更不会接受所谓的一时的屈服,这是一种耻辱!我们没有错,我们没有侵犯过任何人,为什么?就像一块儿牛排任人宰割?他们的手里有着帝国主义的刀叉,而我们应该反抗,让他们明白我们的沉默不是对他们行为的默许,而他们则不过是一群强盗,但他们劫不走任何的东西。我们的民族就在这里从不会泯灭,而我们的人民是那样顽强。我们会用我们所可以利用的一切东西,我们会去走一切途径来告诉他们,这是我们的国家!”

  “你把一切都看得太过于简单了,你依旧没有变,但是社会上的我们要生存。我们毕竟是输了!你可以狂妄的去认为你和我可以改变世界,但我们同样也需要的是现实,而现实告诉我们的是什么?是放手,我们不愿意看见的东西很多,但我们不能因此而放弃我们的眼睛,这太过武断了!还有很多的光明不是吗?”

  “嘿,我的甜心们!怎么样,昨天睡得好吗?”母亲看到我们后强打起精神起身向我们走来,脸上的笑容很是牵强也十分僵硬。她眼角依稀还挂有泪珠,脸色因为激动与生气而泛着红晕。“妈妈,你这是怎么了?”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我很明白我所得到的答案可以解释所有的诡异,但我却突然有一丝恐慌我突然不希望知道答案了。仿佛那个答案可以令我失去现在所有的一切,而我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默默的看着。那份压抑令我无法忍受,我凝视着母亲,她的内心似乎正在挣扎着惊起了波涛汹涌。父亲什么也没有说,拿过一个白色瓷质餐盘将四个小巧的杏仁巧克力蛋糕、一大块的香草甜饼、几片薄薄的火腿和两大杯的牛奶小心的放在上面。母亲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蹲在我和埃米莉的面前抽泣着,我看着她消瘦的肩膀无助的颤抖,父亲端着托盘走到我身边嘱咐了我几句。“埃尔莎,你带埃米莉去楼上吃早饭好吗?”父亲并没有等待我的回答便将托盘递到了我的手中然后搂住了母亲扶起她,缓步走去了卧室。

  我盯着托盘中的香草甜饼有些发愣,我和埃米莉都不喜欢吃香草甜饼,父亲很清楚这一点,可今天却将它放入了餐盘。

  “埃米莉,来吧!我们上楼去,走。”

  “埃尔莎?我不想吃香草甜饼,我不大喜欢它的味道。怪怪的!”

  “嗯?这个嘛,好吧。但也要吃一点,不然吃不饱,吃不饱的话会有小精灵朝你施魔法让你没法吃东西。”

  “我才不相信,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

  “他们只有在你看不见的时候才会现身,比如说你睡觉的时候,还有你干坏事的时候!所以,以后不要再动我的书啦,我可什么都知道。”

  “我才没有动!是风吹倒的!”

  “哈哈,我什么时候说我的书倒了?”

  “你欺负我!你比我大,你应该让着我。”

  “好,让着你!”

  我宠溺的看着埃米莉,无意中一侧身瞄见了母亲哭泣的身影透过门缝映入眼帘,父亲则站在卧室的床旁边似乎在想着什么。我默不作声的收起了笑容,带着埃米莉到了楼上的吃了饭后便坐在书桌前沉思着。越来越多的疑点统统指向了一个事情:雷格叔叔的回来,按埃米莉所说的时间来算。雷格叔叔宣布回来的时间恰巧是父亲生气的日子。而父母似乎有意识的瞒着我们真相是那样的可怕,而那句垂危的国家却?????我不禁哆嗦了一下,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猜测在我的心里激起了千层澎湃:战争?我并不是对此一点不知,几个星期前跟着母亲去参加宴会时,曾经听见过母亲和玛德太太聊起过。她们所说的事情似乎发生的离这里不远,因为音乐过于大声,在她们的言语中,我只零星听见了几个词“德国”、“纳粹”,不过我可以断定这件事情的危害一定不只想普通书上说的一样。我当时明显的看到了母亲紧皱的眉头与吓得苍白的脸庞,不时还传来几声惊呼与伤心气愤的感慨。那天的舞会上不可思议的没有人跳舞,本来热闹的舞池却是空无一人,大人们好像都在谈论什么事情。父亲所说的反抗会带来杀戮又是为什么?哦,不会的,他们不会进入巴黎,这里很安全,即使会进来也肯定需要很久的时间。

  当时的我只是一味的认为战争只不过会带来黑暗与死亡,的确这已经是令人恐慌的了。但我现在才明白,这些只不过是一时之作,真正令人感到绝望与无奈的事是陷身一个愚昧而没有任何希望的时代,那种深入骨髓的恨很容易蒙住人的眼睛,大多数的人正处于行尸走肉之中没有方向唯唯诺诺。而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却又是那么艰辛,舞台之上的光鲜之下那么丑陋,而背后的杂乱却有着世俗无法接受的美好曼妙。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夹杂着迷茫让我无从选择,长大后的我回想起时总会希望小时候的我可以单纯点再单纯点,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知道或许就不会那么挣扎痛苦了吧。什么也不懂比懂一点但不能去解决要快乐,这也是我在后面一直竭尽全力去保护埃米莉不让她直面社会黑暗的一面的原因。我愿意自己去承担一切,给她一片蔚蓝的天空,洁净的世界。清楚了又怎样,我什么也不能做——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