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4 10:31:27

明月苍穹

小驴圣子 著

       我们所在的宇宙并不是唯一的,在距离我们很多时空距离的地方有着另外四个宇宙。他们的生活方式,科技以及追求等很多方面都截然相反,这五个宇宙即将展开一场旷世空前的战争。前四个宇宙联合起来共同抗击最为强大的第五宇宙。而五个宇宙的命运则掌握在五位青年的手上,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宙之本源的拥有者!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二章 发现秘密

  鄂多拉斯离万年古树的距离越来越近,看着那棵古树鄂多拉斯再次想起了昨日自己的父皇和自己说的话:"多斯,你知道为什么每一个雅玛人都要在成年礼之前沿着凯旋之路飞行一次嘛?"

  "父皇大人,儿臣从五岁便是知晓。凯旋之路乃是吾雅玛帝国祖先鄂可多曼星皇大败斯科拉种族后,回归家园的路线。这片森林也从此得名为凯旋森林。而后为了纪念鄂可多曼星皇的伟大壮举,凡是即将成年的雅玛人必须在自己成年礼仪之前飞跃凯旋路线,而后才可开始成年礼。这也是为了更好的激励每一个即将成为雅玛卫士的人,勿忘当年的英雄,把他视之为楷模,不断努力,为我雅玛效力!"

  "不错,不愧是我的儿子。记住雅玛便是你的生命,你要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它。"对于自己儿子的回答鄂利奇点了点头,显得颇为满意。和鄂多拉斯不同,他的翅膀是红色的,但是在色彩上却要比鄂多拉斯明亮的多。

  在雅玛帝国,衡量一个人的能力大小主要分为两方面。第一,是看翅膀的颜色,大多数雅玛人的翅膀都是透明的,而在透明之上还有着黄色,绿色和红色。在之后还有两种颜色的翅膀,那些翅膀的拥有者无不是雅玛帝国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分别是‘紫帝之翼’和‘云电横行’。紫帝之翼在雅玛的历史上虽说不多也有将近五万多位了,毕竟雅玛都创国一万多年了,不过书说是不少,可这些人并不是平均分的。在雅玛没有迁移之前,那两千年间据统计就已经占了快五万人了,在三千年前,整个雅玛帝国几乎都没有什么紫帝之翼,直到三千年多一点时才有一人侥幸突破。特别说明一下,翅膀是可以进化的,不过非常难。就算进化了,也是比不上那些天生的,在此之后雅玛帝国最多时也是有一两个紫帝之翼。直到七千多年鄂可多曼时期才在一个王朝出现了四个。在那之后甚至有时会一千年才出一个。距离上次出现的紫帝之翼,还是在一千两百年前。

  而云电横行之翼,据记载仅仅只有一人,他就是雅玛帝国的创世皇——鄂!他的名字就叫做鄂,这也是为什么雅玛人的皇室成员的第一个字都是鄂的原因。不过对于这位,现今仅仅只有他是创世皇,唯一一个云电横行之翼拥有者。其他的一概没有记载。

  再说一下鄂多拉斯是怎么发现那本笔记的。

  那是在三天前也就是鄂多拉斯出发前的那一晚,当时鄂利奇在赞赏了鄂多拉斯一番后,告诫鄂多拉斯古时的史书和功法也是不可缺少的,便是给了鄂多拉斯他书房的钥匙。那钥匙通体成红色犹如上品的血玛瑙。

  鄂多拉斯在目送他的父皇离开后,走进了这个坐落在万年古树根部的书房。这个书房不是建造在古树空洞或是腐烂的那部分的,相反这个古树的生命力相当的旺盛,且不说它的枝叶枝枝茂盛,甚至连虫子都没有。就连一些飞禽在飞到古树旁时也不会停留,不一会儿就会远远的飞去。这也增加了这棵古树的神秘色彩,再加上这里居住着鄂氏家族,雅玛的居民更是认准了这棵古树便是他们的守护神。

  而鄂利奇的书房是远古就建造的,大约有了一万年的历史,这里只有各代星皇和星皇的继承者在成年时可以来一次,选择自己所属的翅膀功法。而现在的鄂多拉斯正是在执行着这一规矩,正当鄂多拉斯四处翻看时,一本金色的书映入了他的眼帘。看着那本书虽然满是尘土,但书的色泽丝毫不赖于这个书房的任何一本书。这使得鄂多拉斯的好奇心猛增。鄂多拉斯试图去够那本书可是,无奈距离太长。起初鄂多拉斯也想过飞过去,可是书房的通道实在太窄,仅容一个人通过,翅膀根本伸展不开。鄂多拉斯在这本书的外围踱步良久,可始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正当他要放弃时,一个转折出现了。

  这件事也巧了,鄂多拉斯正准备转身离开,脚底一滑,下意识的右手去扶书架。

  "轰隆隆~~~"整个书架旋转了小半圈,留下了一个很窄的缝隙,鄂多拉斯侧着身子刚好通过,着便是那本雅玛帝国七千年的真实记载,当然这本书的作者是鄂可多曼。想来你就算借给那些写书的人几个胆子也不敢拿这件事开玩笑,这么一想这本书还是有可信度的。浏览了一遍这本书,鄂多拉斯整个人都陷入了震惊当中,而看到这本书的作者的名字时,鄂多拉斯明白自己或许知道了一件尘封多年的历史当中。而在这本书的最后一页夹着一本半面都被染黑的日记,没错就是那本斯科拉战士的笔记。鄂多拉斯翻开那本书后,之后就看到了那些被尘封的历史。

  最重要的并不是那本日记,而是在那本日记中夹着的一张纸条。上面用雅玛字写着:一万五千年以后我们还会回来的!

  回想起那本史书上记载的事情,腿脚不禁颤抖起来。斯卡拉种族的身体强悍程度都只是落了一个三天被灭族的结局。想想他们雅玛,这简直就是一群炮灰啊。

  鄂多拉斯走到了万年古树的一个枝干处,缓缓伸出右手。鄂多拉斯的手异常白皙,手指如弹琴的人那般长。鄂多拉斯抓住一片树叶,昂起头嘴中念着一些晦涩难懂的咒语。鄂多拉斯的双手合并,树叶被夹在里面,举举头顶,跪在空中。鄂多拉斯口中的咒语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风声和翅膀煽动的声音在周围回荡。!

  过了大概地球的十分钟左右,鄂多拉斯站了起来,双手向上摊开。那片树叶在鄂多拉斯摊开双手的同时,被一阵风吹起,飞入天际。鄂多拉斯的眼中充满着虔诚,就像西方的教徒看见了自己所信奉的神灵。万年古树的叶子在飞到鄂多拉斯正前方时,化为一缕金色的光芒,转瞬向四周扩散开来,最后变为了一副金色的画卷。上面有些隐隐约约的字,鄂多拉斯,紫帝之翼。皇室成员,资质不凡。这张金色的纸在雅玛帝国无人不知,因为这张纸可以决定每一个人的命运。这张纸在雅玛帝国被称作立命处。因为这张纸不仅能够测出一个人的资质,适合干什么。这也是万年古树的另一个能力,而立命处的来历,是当时一个很有权威的紫帝之翼拥有者所命名的。他对当时的高层说:"万年古树的叶子可以幻化成展望未来的一张金纸,犹如给一个人立下了一个人的命运。从今天开始,每一个即将成年的人都必须通过立命处。"这个人的名号并不华丽,但是每当人们听到他的名字时,无不从心底发出敬佩。这个人同时也是鄂多拉斯从小的偶像。他就是,史上最接近云电横行之翼的人——鄂淼貔!

  现在的鄂多拉斯很是烦躁,不为别的。自己的立命在浮现出自己的资质不凡后,就停止了。根本就没有提自己适合干什么,让鄂多拉斯认为自己什么都胜任不了了。这不就是空有能力,无计可施吗。正当鄂多拉斯思绪万千的时候,一个犹如经历了不知多少年的苍老声音回荡在鄂多拉斯耳朵里。

  "啊!终于到了这一天,等待了一万年。孩子你被选中了,进来吧我的孩子!"鄂多拉斯凭空飘了起来,周围还有着一层隐隐的白光。鄂多拉斯看着自己的双手,那白光正在从指尖进入,并缓缓的侵蚀着鄂多拉斯,转眼间那白光就已经蔓延到了肩膀,鄂多拉斯此时在挣扎已经晚了。

  鄂多拉斯的双手已经动弹不得了,身体还勉强能扭曲,每当鄂多拉斯的身体动弹一小下时,不知从哪里会反弹回来一道道暗劲。没经过一次,鄂多拉斯的身体都会被与自己的意识剥离少许。想着那不知出处的声音,和自己身体的变化,鄂多拉斯内心中危机感倍增。他拼命的挣扎,可丝毫没改变现状。鄂多拉斯发现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了,眼睛也下意识的缓缓闭合。

  鄂多拉斯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黑漆漆的东西,眨了眨眼,鄂多拉斯看到那是一双翅膀,亮黑色中还有银白色的光彩。

  "云雷横行之一,你是鄂祖!"鄂多拉斯猛地想起来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云雷横行之翼吗,而整个雅玛帝国从古到今只有一位拥有者,就是他们的祖先鄂。这让鄂多拉斯惊喜万分。

  "呵呵,没想到现在的小娃娃还记得那个老头啊。孩子我不是你所说的鄂祖,不过我要告诉你,你或许在将来能够超过他,不过你却要先知道你要做什么。首先你现在正处于雅玛帝国最大的秘密处,你要了解他并且你还要保护他,我会慢慢给你解释的。"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