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01 12:19:55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魔侠风云
  4. 第一章 忍将怨府委身平 自古沧桑是人生

第一章 忍将怨府委身平 自古沧桑是人生

更新于:2017-04-21 11:57:45 字数:2519

字体: 字号:
  这年是明洪武十七年,春节刚过,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一些高门大户,更是灯棚织锦,金碧相射,一片欢民康阜景象。然而江西临江府的六合门却大门紧闭,苍凉悲愤之中透出一股肃杀之气。

  大厅燃着十数只巨烛,照得如同白昼。西首角落放着一口楠木棺柩。六合门程老爷子的亲属、弟子、家仆均是披麻戴孝,一身缟素,脸上神色又是激愤又是伤悲。大厅正中排了果桌,一只大铁盆盛满纸钱烧过的灰烬,灵位上写着:显考程公讳立山府君生西之莲位。

  大厅东首坐着一个老和尚,白眉垂肩,相貌庄严,脸上如同涂了一层金粉,烛光一照,像要滴出水来。身后站着两僧,一高一矮,一瘦一胖,瘦子一张驴脸拉得老长,愁眉苦脸,看谁都一副苦大仇深模样;胖子倒是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未言先带三分笑,天生一张讨喜脸。

  厅上一片肃然,静得可怕。众人一言不发,人人神色凝重,死死盯着紧闭的大门,仿佛随时便有什么可怖之极的东西闯进来。人群中一个年轻弟子,熬不过这死水般沉重气氛,对身旁的同门道:“余师兄,你说那人会来么?”他声音原本压得极低,但大厅实在静得出奇,甫一出口,便如平静如镜的湖面投下一颗石子,迅捷异常地圈起点点涟漪。众人均是怒目而视。那弟子脸一红,屏息静气,不敢稍动。

  静!绝对的沉静!

  偌大一座庭院,百来号人,竟无一丝声响,就连呼吸声都刻意压得极低。这种变态的沉寂让人生出一种不真实感,天地仿佛缓缓化作一体,时空也不再存在,只有手中坚硬寒冷的兵刃,自灯光照耀下,泛出幽幽蓝光,似是在告诉厅中诸人:“一切都是真实的,那个比怪物更可怕的敌人,那个武林第一大魔头,即刻便要出现了。”

  忽然屋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脚步声。脚步虽轻,踏在众人心头,却无异于晴空霹雳。众人浑身一震,耳听得脚步声愈来愈近,一颗心也随之愈跳愈快。那脚步声到得头顶,得得两声,倏地再无声息。

  程老爷子的三个儿子一使眼色,一齐奔出大厅。三人提一口气,已纵身上了屋顶。那老和尚道:“真善,真能,上去接应!”那一胖一瘦两僧躬身应道:“是!”身形一晃,已到回廊之外,跟着便跃上屋顶。但听得脚步沓沓,中间夹着凌厉掌风,似是真善五人在堵截敌人。真善喝道:“相好的,请留步!”跟着听到嗖嗖两声,显是有人发射暗器。忽听得一声凄厉惨叫,屋顶上摔下一个东西,啪地一声,落在庭院地上。

  六合门的一众子弟齐声欢呼:“打中啦!”纷纷围拢过去。众人借着烛光看时,见地上一个黑漆漆的物事,竟是一只野猫。这时真善五人陆续跳下,见了野猫,不禁十分尴尬。众人纷纷回到大厅。这一闹腾,厅中气氛登时活跳起来。大敌当前,人人森严戒备,丝毫不敢怠忽,这时猛然放松下来,才觉手心,后背全是冷汗。

  忽然六合门帮众中,一人失声尖叫道:“门口有个人。”众人无不相顾骇然。大厅百余双眼睛,任谁也没瞧见那人是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出现的。厅中一时安静之极。众人面色惊恐地看着眼前这人,心底不由得同时升起老大疑惑:“这人便是杀人无算的魔教大魔头?看着不怎么像啊。”

  那人四十来岁年纪,头戴方巾,面如冠玉,一袭襕衫,作书生打扮。程老爷子的长子程行恭,上前两步,拱手道:“未请教阁下大名?夤夜造访,有何要事?”那人拱手还礼,说道:“在下慕长风,奉少林寺净心大师手谕,前来赴约。”众人听到“慕长风”三字,不禁耸然动容,“啊”的一声,惊叫出来。程行恭心头大震,眼见对方虽然神采奕奕,俊雅风流,但是身板羸弱,活脱脱便是一介文弱书生,哪里有半点江湖传言的大魔头模样?可他自称“慕长风”那是确无可疑的,一时不知作何反应,茫然道:“你,你真是慕长风么?”

  那人呵呵笑道:“如假包换,在下就是慕长风。”程行恭道:“家父与你素无仇怨,为何下此毒手?”他语调悲愤,声音却微微发颤,也不知是激动还是害怕。慕长风愕然道:“什么?敢问台端高姓大名,尊大人又是哪一位?”程行恭恶狠狠地道:“我叫程行恭,家父上讳立下讳山。”慕长风见他一身缟素,大厅群情激愤,自己却是半点也摸不着头脑,只得斟酌道:“程老爷子仙逝了么?”程行恭见他装模作样,满腔怒愤再也难以遏止,刷地一声,抽出腰间钢刀,喝道:“恶贼,今天叫你血债血偿!”

  程行恭左腿虚出,劲坐右腿,右手持刀,刃口向外,左手五指成钩,正是“六合八荒刀”中的起手式“龙鼠献桃”。他死死盯住慕长风,眼中像要喷出火来,沉声道:“恶贼,出招吧。”慕长风双手负在背后,朗声道:“我慕长风一生,从未见过程老爷子,至于加害一说,更是无稽之谈,这其中必有隐情。”程行恭见他兀自诡辩,大喝一声,身子已疾弹而出。

  忽然一个淡黄色人影飘来,右手轻轻搭上程行恭肩头。程行恭只觉身子一顿,双脚如灌铅石,再也难以前进一步。那人白眉垂肩,脸如金纸,便是先前大厅东首的那个老和尚。程行恭一张黑脸涨得通红,低声道:“师伯,怎么?”那老和尚低声道:“且慢动手,这人心狠手辣,贸然上前,只怕要吃大亏。”此时二人与慕长风已相距不过三丈。慕长风仍是双手负立,以示并不想动武。

  程行恭垂手退到一旁。那老和尚踏前两步,双手合十道:“慕施主果然是践信之人。”慕长风见他声音纯厚,气势庄严,忙躬身回礼,说道:“想必这位就是少林寺的净心大师了?”那老和尚道:“‘大师’称呼,万不敢当,老衲正是净心。”慕长风与净心均是武林成名人物,但是正邪殊途,二人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慕长风道:“久闻净心大师‘金鼎玄甲功’独步天下,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达摩东来之后,在少林寺面壁禅坐九年,终于意会神通,创制出《易筋经》内功心法。《易筋经》共有十二门内功心法,分别对应人体十二经脉。净心习研的“金鼎玄甲功”属于人体“足少阳胆经”,此经脉起于眼角的“瞳子髎穴”,向上直达额部“颌厌穴”,下行至耳后“完骨穴”,又折而上行,至眉上“阳白穴”,如此反复曲折,左右交会,止于第四趾的足窍阴穴。其间更有三大分支,经脉纵横交错,习练时候只消稍有差池,轻则全身瘫痪,重则心智失常,经脉寸断。嵩山少林自建寺以来,能练成“足少阳胆经”的也只寥寥数人而已。慕长风对少林武功知之甚少,但传闻“金鼎玄甲功”愈到后来,脸上金光之色愈盛。净心脸如金纸,就算尚未臻登峰造极之境,估摸着相差已无太远,是以慕长风才有“今日一见,名不虚传”一说。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