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21:53:15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影杀传
  4. 第二章 受辱,交易

第二章 受辱,交易

更新于:2018-03-16 07:08:29 字数:2435

字体: 字号:
  润扬城往东五百里,有一座山,山直插云间,烟雾缠绕,恍如仙境。此山名流坡山,位于九州大陆极东,过了此山,便是东海。传说山上本是妖魔横行,凶兽泛滥,其中最厉害的当属凶兽犼(hou)。犼以龙为食,生下数子,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神兽麒麟。不知何时,有一位赵晴的仙人在流坡山山顶一棵青松下得道,赵晴得道后,与犼大战数年,最后一剑将犼连同流坡山劈为两半,而后飞升高去。赵晴门下弟子不合,分为两派,各占半山。得流坡山西者,因山顶有赵晴得道时的青松,故唤名青松派。得流坡山东者,以炼气闻名,又靠近东海,取紫气东来之意,唤名紫气宗。几千年的积累,两派虽然打打杀杀,但俨然是九州大陆东部数一数二的存在。

  流坡西山,生凯背着生梦历经一天一夜,终于爬到了山顶。一座宏伟的建筑矗立在山顶,山门四周,有无数点点星光飞来飞去。近了才发现,是人,仙人。生凯满怀激动,妹妹终于有救了,这么多仙人,妹妹很快就能好了。狂喜的生凯抱着妹妹向山门走去。“咦,你个小孩子怎么会来到这里?”领头的山门守山弟子打量着生凯,后面还站着七八个守山弟子。待生凯说明来意,领头的守山第子不耐烦的一把将生凯推开。“原来是求药的下人,我还当是哪位师叔的侄子呢!”生凯进不去山门,每逢山上有星光飞下,便跑去寻求帮助。生凯的腿追的青肿,丝丝血迹流了下来,却没有一个仙人为其停留,有的甚至用法术将其摔的老远。生凯趴在了地上,喘着气。守山弟子们嘲笑地看着生凯,领头的守山弟子走了过来。“小子,想进山门吗?”“想”躺在地上的生凯毫不犹豫,点了点头。领头的守山弟子邪恶地笑道,“兄弟们过来”,只见守山弟子们一纵排开,岔开双腿。领头的守山弟子指了指胯下,“从我们这钻过去”。生凯透过守山弟子们的胯下,看到的正是山门的入口。“哥哥,不要,我们不求他们了”生梦哭着喊着。“没事”生凯对着妹妹笑了笑,慢慢地从守山弟子胯下钻了过去,近了,离山门越来越近了,还有十米,还有五米,生凯笑了,就剩一米了。突然,“啊”生凯发出一声惨叫,最后一名守山弟子竟然用双腿夹住了生凯的肋骨。抬头一看,正是领头的守山弟子,生凯疼的汗水直流,但是仍然向山门爬去,却怎么也动不了。不甘心我不甘心,生凯的右手已经越过了山门的门线。“放开我哥哥”生梦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口咬住领头守山弟子的小腿,守山弟子一脚将其甩开。生梦在地上翻滚了几个轮回。“不”看着妹妹被踢飞,秋名猛地站起,一拳挥向了领头守山弟子的会阴处。领头的守山弟子始料不及,捂住下体,痛苦不已“东哥,怎么样,没事吧!”四周的守山弟子关心道。“郭旭,给我宰了他”。名叫郭旭的守山弟子一步步向生凯走来,一个巴掌把生凯扇得飞起。生梦爬过去靠紧生凯,哭着擦着哥哥的嘴角溢出的血。生凯捂着没有知觉的右脸,怒极而笑,“哈哈哈哈”,郭旭竟然被怔住了。生凯目光狠狠地把守山弟子们一一扫过,又看了看门上闪亮的“青松派”三个大字,咬牙切齿,嘴角溢出丝丝鲜血。“去死吧”郭旭似是恼怒自己竟被一个蚂蚁吓住,一个纵步,一拳轰向兄妹两。不待郭旭杀来,生凯用劲最后一丝力气,抱起妹妹,跳下了身后万丈悬崖。

  半空中,“妹妹,对不起,哥哥无能,到死也不能治好你的病。”“哥哥,是我不好,是我害了你”生梦在生凯的怀里哭泣着,但眼神里流露出的更多的是深深仇恨。

  大派,何以为大,凡事出于其门,无论具细,都是沧海一粟,过眼云烟。

  正派,何以为正,凡事出于其门,事无对错,皆是正道沧桑,吾道永存。

  生凯醒来的时候,竟发现自己在一处草屋石床上。“妹妹”生凯慌忙起身,寻找生梦。出了草屋,却发现门前的树下坐着一个紫衣蒙面的女子,长袖无风自动,宛似仙女。“我妹妹呢”生凯焦急道。紫衣女子纤手指了指隔壁的一处茅屋,生凯随着手指方向看去,心定了下来,妹妹正在熟睡。

  “从来只闻人求仙,却没见过仙助人。”紫衣似是自语,又似乎在说与生凯听。生凯身子一怔,想起这一路上的经历,不外如是。以前的神仙故事描述的如何如何,而事实却是狗屁。什么修仙大宗,什么名门正派,都是些沽名钓誉,虚与委蛇之辈。“你妹妹的病难治,但有一个地方肯定能治好。九州大陆极北,玄冰域”紫衣女子语气不缓不急,“可惜这里离玄冰域何止千里万里。”生凯听到妹妹能救精神一怔,听到紫衣女子后面的话,又垂下头去。“我可以救你妹妹,但我可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在我的规则里,有付出就得有回报”紫衣淡然的说道。生凯听到妹妹能救,下意识的就要跪下去,却被紫衣女子一脚踢起。“你一个男孩子,看你的性子也是有耐心,有傲骨的,怎么动不动就给人下跪,岂不闻男子膝下有黄金。男子汉,可跪天跪地跪师跪父母,但就是不能弱于人。”紫衣女子皱起眉头,不满。“您教训的是,但这一路走来跪得太多了,我只是希望这一次跪得有用。”生凯语气颤抖的说道,说完扑通跪了下去“姐姐,求你一定要救我妹妹”生凯磕了个头,认真说道。紫衣女子严肃地点了点头,将生凯扶起,“我说过这就是场交易,我把你妹妹治好,你帮我办事。我可以告诉你,你要办的事情九死一生。当然,不管你死还是活,我都会实现我的承诺。你去不去?说实在的,我觉得你活着比你妹妹活着更好。”生凯坚定的摇了摇头,“我妹妹一定要活着,我答应你。”“很好,你去的这个地方,倘若能完成任务,到时自然有人会安排你们兄妹见面”紫衣女子点了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胯下之辱好受吗?被人瞧不起的滋味如何?想报复吗?只要你能在将要去的地方存活,你就能变强。”“我将要去哪里?”生凯好奇夹杂着期待。紫衣女子摇了摇头,“永远记住,不要问,用眼睛去观察,用心去发现。”紫衣女子看了看天,“趁着这几天天晴,好好欣赏阳光吧。”

  青松山山脚下,生凯看着山顶飞来飞去的鸟人,耳边不时想起紫衣女子的询问“胯下之辱好受吗?被人瞧不起的滋味如何?想报复吗?”生凯情不自禁地捏紧拳头,默默道:“我要变强,胯下之辱,来日必报。”又看了看苍天,大地,大吼道,“天不仁,地无义。我生凯发誓,日后除了师父,再也不会对谁下跪,哪怕是天,是地。”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