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35:23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霹雳竞天
  4. 第一章、魔神降临

第一章、魔神降临

更新于:2018-03-17 11:18:27 字数:3378

字体: 字号:
  藏青云地,结界外围。

  银鍠朱武、补剑缺、东宫神玺、四非凡人、莫沧桑、伯藏主等苦境正道群雄聚积在一方,与异度魔界的五大魔王之首御灵天王啻非天带领的部属伏婴师,拜江山,断风尘,暴雨心奴,唐绝等众魔对峙着。

  银鍠朱武手执涅磐剑,凝视着啻非天,眼中带着冰冷的肃杀,“你,真要拦我吗?”

  眼前的男子姿容出世、衣着华贵,举手投足间尽是说不出的霸气,他手中的血断邪刀散发着凛冽的赤红光泽,“没有人能阻止弃天帝再临人间,你,也不能。”

  银鍠朱武眼神一凛,横剑而立,“那今日,我们便在此一战吧!”

  啻非天的手指轻轻划过那寒气森森的剑刃,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你不是我的对手。”

  银鍠朱武短促地冷笑一声,眼角眉梢间杀机尽现,“战过便知。”

  啻非天浑身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威严,他沉声道,“既然你执意求死,那我便奉陪到底!”

  异度魔界最强者的一战,一场牵连天下命运倾刻划开战局。

  银鍠朱武催动着手中的涅磐剑,一出手,便是势如雷霆的极招!

  “气双流、贯天击、一斩风月!”银鍠朱武口中低喝,剑上爆发出不可匹敌的威力,直击啻非天。

  啻非天知此次对手之能为,丝毫不曾大意,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闪身避过雷霆般的一击,同样以极招相对,他口中喝道,“赤血神印、十二天罚!”

  最最强悍之招,迄今为止异度魔界最是强悍之人,极致的战意,令天地随之微微颤栗。

  与此同时,苦境群雄与异魔群魔战在一处。各自守护的立场,只有不顾性命的搏杀,倾刻之间飞砂走石,烟尘乱舞,光影齐飞,血雾漫天。

  ***

  天际乌云笼罩,冷月与繁星被团团黑气遮蔽。天地之间散发着一种诡异的气息。

  藏青云地,结界之中。

  高高的祭台之上,站着一个容貌绝世、几乎让人惊为天人的女子。她的衣着华贵、气度雍容,眼角眉梢间却透着一股邪魅的气息。此人正是异度魔界五大天王之一朱翼天王织语长心。

  她凝眉冷视着台下那一片灯光的海洋,眼底一抹诡谲的微光一闪而逝。

  仔细看去,那片海洋却是由几百人双手间滚动着的水晶球所发出的光芒,比漫天的星辰还要耀眼。

  星辰的前方,是一根足有五丈宽,抬眼望去看不到尽头的似是与天相连的巨大支柱。

  织语长心抬首仰望着天际的浓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台下那星星点点的光芒越来越炽,突然,织语长心沉声开口,“启阵!”

  随着她的话语,那片灯光的海洋刹时射出一道道白光,光线与光线相连,点亮了周围的空间。

  那些水晶球在那些白衣人的手中悬浮滚动着,发出轻微的能量波漩,空气之中散发着一种细微的能量浮波。

  刹那之间,由四百六十四个术师组成的巨大法阵形成了一个形状奇特的图腾,那图腾发出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七色光晕,一时光芒大盛,照彻万古!

  织语长心抬起手掌,掌上祭出一把散发着幽幽蓝光的剑。那剑浮在她手掌一寸之处,微微鸣动。

  织语长心口中吟诵着繁复的咒语,那把剑竟像活了一般,向着阵中的上方而去。

  那把剑凝滞在图腾的中心,一时之间,那图腾似劈出道道五光十色的闪电,向着剑身冲去,一触即被吸纳吞没于剑中。

  然而诡异的是,那些白衣术师却在这样的阵法中逐渐变得形容枯槁,一个一个地倒了下去,失去生命的鲜活气息。

  剩余的术师见到这样的场面,却没有一点退却和犹豫,仍是不断地驱动着身体里的力量之流,完成最后的献祭。

  不知过了多久,织语长心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两指微动,口中道,“斩!”

  那把吸附了数百术师灵力的剑陡然变成一把长约三丈的巨剑,在半空中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旋转着,冲着神州之柱斩去!

  剑刃击向那坚固的巨柱,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柱身沿着断裂之处纷纷碎裂,神州震动,天地失色!

  ***

  结界之外,藏青云地已是横尸遍野。

  众人感应到了神柱之毁,血战中的苦境群雄此时已经损失过半,反观魔界一方也是如此。满目的残肢,断臂,血肉,和再也不能拼凑完整的尸体。

  拜江山发出一声大笑,满眼狂喜,“成功了!”

  暴雨心奴双眼射出疯狂的光,几乎要顶礼膜拜,“魔神降世了!弃天帝降临人间了!”

  在场苦境群雄眼见大势已去,不由心中涌上一层绝望。

  补剑缺看着远方那上下碎裂的神柱,破口大骂,“我灭你老母!”

  银鍠朱武此时衣袍染血,双膝跪地,眼中现出难以言喻悲愤之色,“终究,还是来不及了吗?”

  啻非天也是受了伤,他捂着左肩不断冒血的伤口,深紫色的眸中划过一道不可提摸的锐芒。

  此时,大地巨烈地颤动,天际的乌云激烈变幻。地表之上,突现一条巨大的裂缝,随着那条裂缝的迅速扩大,整个藏青云地一寸寸龟裂,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无与伦比的力量,浩瀚如滚滚狂潮,挟着吞天灭地之势席卷而噬,募然之间已是充斥了空间中一切可容纳物质的空间缝隙,连风与光都被割裂,乾坤震荡,能量挪移。

  感应到危险的众人疾速飞身而起,避过那股逆天之力的冲击。而那些没有反应过来的人却被那灭世之威波及,连一丝惨呼都没有发出便被卷入那能量的气流中,眨眼间便化为齑粉!

  这时,一个巨大的光球从天而降,强烈的光芒耀得人睁不开眼,那股光芒逐渐显现出一个人形,黑色的发,黑色的长衣,华丽无比的装饰,睥睨一切的气势。

  那人携着摧毁一世之威能降临人世,凌驾于众生之上的眼神带着极端地蔑视,口中诉出惊世之语,“人间,又污秽了!”

  神州第二柱崩毁,毁灭之神再临人间,这场倾世的浩劫将如何化解?

  天地动荡,风云际会。

  ***

  而神州大地之上,天崩地裂,山洪海啸,无数的苦境平民惊呼逃窜。

  “天啊!海水倒灌了!海水淹过来了!快跑啊!”

  “这是天罚吗?!这是天要灭苦境吗?!”

  “末日降临了!末日降临了!大家快跑啊!”

  “娘!娘!你在哪里?宏儿好怕!”

  “苍天啊!那是什么?泥石流吗?谁来救救我们!”

  在这场吞噬一切的灾难中,无数的人被洪水冲去,被泥石流淹没,被碎石瓦砾活埋,被纷乱的人流踩踏至死,尸骨成丘,血流成河。

  ***

  大地之上腥风血雨哀鸿遍野。

  而此刻的高天之处,云海之间,萍山之上却依旧一片安静详和。

  萍山的十里蒲团,云雾飘渺,桃花纷纷,一道飘然出尘的身影盘膝坐在云海石台的蒲团之上,正自闭凝息,吸纳天地之灵气。

  她戴着一个遮住半边脸的银色面具,瀑发如雪般纯白,一袭淡蓝色与白色相间的长衣,眉目如画,气质清华。

  突然,感受到大地之上异变的灾厄,她瞬间睁开眼晴,一滴血从指尖射出,滴向那虚无缥缈的白云之海,那云海起了一层淡淡的雾之涟漪,旋即现出一个个画面来,奔逃的人群,绝望的呼救,尸骨无存的苍生……她看着那一幕幕如同炼狱的场景,眼底浮起暗涌。

  ***

  藏青云地的结界外围,传说中的魔神、异度魔界之皇弃天帝从天而降。

  啻非天冷声吩咐,“众魔,退!”

  那些异度魔界的魔兵魔将似是早已商量好了一般,朝着一个方向疾速退散。

  而银鍠朱武也是对苦境群雄道,“众人快撤!”

  只见弃天帝手掌轻抬,一道光漩便从手中激射而出,迅速扩大,将那撤退不及的大部分苦境群雄罩在其中,只听一声强大的爆裂之声响起,那被缚住的众人倾刻全灭!

  而银鍠朱武想要阻止,却是被弃天帝指尖发出的一道气漩光带缚住,挣脱不开。

  弃天帝看向银鍠朱武,“吾儿,你也想与我为敌吗?”

  银鍠朱武在那强大的威压之下,心头竟划过一丝颤栗,然而只是一瞬,就不屈地迎上弃天帝的视线,“父皇,请你手下留情,放过世人吧!”

  “说出这句话,吾儿,你也污秽了。”弃天帝神色冰冷,俯视着跪在地上的银鍠朱武,“你难道不知,吾创造异度魔界目的就是为了摧毁人间。”

  银鍠朱武沉声道,“力量不是绝对,人间也不该崩毁!”

  弃天帝冷冷一笑,蔑视天下的眼神狂妄霸气,“朱武,只有绝对的力量才能达成愿望。你只有一个选择,追随吾见证这个污秽人间的覆灭。”

  银鍠朱武道,“你也只有一个选择,杀了我,否则我将阻止你,至死方休!”

  弃天帝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哦?吾儿,那父皇就留你一命,让你好好看着你身边的至亲好友一个个死在你的面前,痛苦,后悔,但是求死不能。”

  银鍠朱武冷声道,“弃天帝,人类没你想像的这般脆弱,你注定失败!”

  “是吗,”弃天帝手指微动,解开朱武身上的束缚,“那就让吾一观人类的韧性。”

  ***

  神州动荡,魔神降临,各路群雄纷纷出世,这势不如魔的局面将如何逆转?

  天下风云变幻,大乱已启,苦境之世,谁主沉浮?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