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3 14:43:47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崩坏之心
  4. 第二章 歃血

第二章 歃血

更新于:2018-03-18 11:07:10 字数:3018

字体: 字号:
  第二章歃血

  西历2636年,超能力的发现令人类文明走向了鼎盛。

  西历2638年,“梦魇”的出现终结了人类的繁荣,他们以攻击超能力者为目的,生存、繁殖的方式都无从知晓。

  西历2652年,在“梦魇”的蚕食之下,人类最后的堡垒——“阿瓦隆”成为了梦魇的目标。同年十月,总督威尔斯战死,总督由将军米勒接替。

  西历2653年,由米勒主导的新政开始执行,人类被分为7个等级,由此确定社会地位及责任。在新政的作用下,人类得以生存下去。

  西历2654年,就是今天。

  “人生来便有相貌美丽之人,身体强壮之人,有愚笨之人。所谓的正义与权只不过是弱者庇护自己的理由!弱肉强食才是这个世界最原始的真理!强者们啊,向梦魇挥下我们制裁的重锤吧!”橱窗内的电视重复播放着米勒的动员演讲,雄浑的声音震颤着空气,给人一种不可侵犯的感觉。

  望着城外森严的防线,破想起那一切人类的丑态,“强权即真理,真的是对了的吗?”破将斗篷的帽子戴上,遮住眼睛,朝那厚重的隔离门走去。

  ........

  隔离门外,两个士兵慵懒地站在哪里,望着这周围井然有序而又毫无生机的一切。

  “啊.....啊!”一个士兵靠着门缓缓倒下,并不住地呻吟着。

  “你怎么了?”另一个士兵走了过来,还未走到两步,“啊.....啊....”他也呻吟着倒下,未合拢的嘴角还流着口水。

  破麻木地看着这两个士兵,戴上帽子慢慢地走过门去,他黑色的披风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扎眼。

  两小时后,S区。警报声不绝于耳,四处都有士兵在站岗坦克游走于各个街道。

  在一座洋房里,亦静静地看着窗外的世界,奢华的衣服掩盖不住她无尽的悲伤,一想起这座如同囚笼一样的房屋,两滴泪水就从眼角滑落,在抹着浓妆的脸上留下两道印痕。

  “亦。”门外一个金发男人走了进来

  “晓?”亦连忙抹干泪痕,“有什么事吗?”

  “还在伤心吗?”晓默默的关上了门,“你明白的吧,如果你选择离开,我们所有人都不会得到幸福。继承了恶魔和天使两种血统的你,无法挣脱这种可悲的命运。”

  “是,我明白。”亦凝视着窗外

  “我会陪你的,一定。”晓走了过来,半跪在地,用手擦干亦的泪痕,“一定!”

  站在门口的一个士兵突然举起枪向另一个士兵开火,一阵枪声,士兵应声道下“快退后,亦!”晓一下子用手挡住亦,然后一道光束从眼中射出,那个士兵瞬间被燃成灰烬。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晓。”破慢慢地走了进来,放下斗篷的帽子,深红的瞳孔令人无法回避,“你不是被抓走了吗?”

  晓咬了咬牙,什么都没有说。

  “这是我的要求。”亦从晓的背后走了出来,“他是我的骑士。”

  “什...什么?”破似乎触电似的,眼睛深深的凹了进去,“是这样啊。原来我什么都不是呀,还这么义无反顾地来救你,为了力量连自己都出卖了,我真是可笑呢。”

  “破...破...你没事吧?”亦关心的伸出了手

  “啪!”一声脆响,破果断利落地将亦的手打开,破抬起头来,眼神变得令人恐怖,“那么,我就杀了他!”破一下子就冲到了晓的面前,一把匕首刺了过去,但晓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虚影?”破一下子转过身去,“虽然我从来没有想过和你交手,但你果然很难对付呢。是吧,晓,S级能力者,被称为曙光的男人。但是,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我,很强。”

  “破,你到底怎么了!”晓一边闪躲,一边喊道

  “你背叛了我,打着被抓走的旗号却呆在亦的身边,你以为你刚才对亦做的事情我没有看到吗?叛徒!”破的眼中闪出一道红光。

  “怎...怎么回事?身体动不了了?”晓一下子定在了那里

  “你曾经不是很爱哭吗?不是很弱小吗?为什么现在又以S级能力者的身份站在这里?”破的右脚在地上猛地蹬了一下,整个身体腾空而起,匕首径直向晓刺去,“去死吧!”

  “不!”一束红发在破的面前闪过。

  尽管破努力改变了匕首的方向,但还是刺中了亦,亦被刺倒在地,鲜血从手臂中流出。破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亦...亦...”瞳孔中的愤怒被温柔取代。

  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破,亦笑了笑,“太好了,你终于又变回了那个平时的破了。”

  “亦...亦你别说话,我马上为你包扎。”

  “不用了。”,亦缓缓地坐了起来,“我这被诅咒的身体不会惧怕这点小伤。”

  “亦,对不起。”破抱住了亦,“现在的我,无法相信别人,甚至连自己都不能相信。”

  “没事,我依然相信你,相信你依然是那个温柔的破。”

  “跟我走吧,亦。离开这牢笼。”破一把拉起亦,往外走去。

  背后却有一阵拉力,“不,我不能跟你走。”

  “为什么?”

  “寄宿着恶魔和天使力量的我,从一开始就要替人类承受痛苦和悲伤,这是我的命运。我要在这里等待我们黄昏的到来,等待我的死亡。”两行泪水划过脸庞,亦松开了破的手,朝后退了几步,“和我在一起只会为你带来厄运,你走吧。”

  “那种可悲的命运怎么样都无所谓!从一开始就无法反抗,也无法改变,等待着死亡。别开玩笑了!那份悲伤,那份痛苦,就让我与你一同承受!”破一把抓起亦的手臂,允吸着她的血液。

  “够...够了,破,不要在这样,这份命运我们无法改变的呀。”

  “如果连试都不试,怎么知道可不可以。如果有人阻挡我们的步伐,就算是神,我也杀给你看!”

  “那是不可能的,放弃吧!破”亦挣扎着

  “一味地屈服不会换来任何同情。你等我,我一定会给你自由!”破紧紧擒住亦的手臂。

  “那么,我等你,等你打开缠绕在我们身上的枷锁,等我们自由。”亦停止了抵抗,瘫软在地上,看着眼前这个时而温柔时而残暴的男人,嘴角扬起了难以察觉的笑容。

  “嗯,我一定改变给你看。”破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啊...啊....啊!”一股黑气从破的体内溢出,破的身体慢慢的悬空。

  “破...破你怎么了?”亦上前走去,一只手挡在亦的前面,晓默默地看着痛苦的破,“如果他一定要替你承受这份痛苦,就让这份痛苦与罪恶以及这恶魔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里扎根吧。”

  破的手背被烫出了几个符文,背后一双黑色的翅膀张开,“亦,我们的约定我一定会完成的,等我。”

  “嗯,我等你”亦看着空中的破。

  一阵强大的气流刮过,破直接冲破房顶,飞向那无尽的星空。房子外面早已被士兵团团围住。

  下面几乎同时闪起了火光,子弹,炮弹,导弹以及来自各种能力者的攻击从四面八方向破袭来。

  火光瞬间包围了破,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没有了声响。

  “呐呐,破!”脑海中传来亦稚嫩的声音。

  眼前的亦还没有长大,一袭红发,白色的连衣裙让亦显得格外清纯。一旁的自己坐在亦的旁边,仰望着无尽的星空,“嗯?”

  “破,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呢?”亦俯下身来,清澈的双眸盯着自己。

  “我想成为希望。众人的希望,还有亦的希望。”

  破的慢慢剥开了眼睛,时间仿佛又恢复了一般,接着就是一连串爆炸。硝烟消散之后,穿着风衣的破依然在天上,破深红的瞳孔中出现了那个手上的纹章。

  “快!快开火。”下面的士兵慌了起来。一连串的攻击又向破袭来。

  “没有用的。”破的眼睛中映射着子弹的轨迹,“都太慢了!”破自如的躲开了袭来的子弹,一枚导弹从侧面袭来,破一只手挡住导弹,瞬间将比自己大得多的导弹捏得粉碎。

  “挡我者,死!”一只无形的手打向下面,顿时扬起了数十米高的烟尘。

  “任何人都没有伤害他人的理由!”一个雄浑的声音传来。

  “这个声音?是那时救我那个的男人。”破还未说完,就被强大的重力给吸了下去。

  “砰!”一声巨响,破被牢牢地压在地上。

  ......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