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2:38:29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逍遥玉诀
  4. 第一章 玉现江湖

第一章 玉现江湖

更新于:2018-03-18 07:09:18 字数:3112

字体: 字号:
  江湖传说,一块晶莹剔透的逍遥碧玉,藏着绝世武功,得玉者得逍遥诀,得逍遥诀者得天下,于是,玉石再现江湖,又是一场怎样的武林动荡。

  “把逍遥玉给我交出来,不然你们这个家族的人都要陪葬。”火光四起,贪婪的眼睛凶狠,威逼着眼前的主人,可是即使他伤痕累累,也始终闭口不言。

  “我看你骨头太硬了。”旁边一阴柔男子,一个掌力过去,主人立刻忍受不住直接倒下,口吐鲜血,可是眼前这群人可不会让他那么容易死去的。

  “给我杀,一个不留。”话语,狠狠砸下,血,浸红了整个庄里,火光四窜,想要燃尽一切。

  在慌乱的人群中,一个妇人连忙将一个刚足月的婴儿,抱进了密室中。“凡儿,家族不幸,惨遭横祸,娘亲绝不独活,你要好好呆在密室中,等人来救你,这是家传玉石,今天就交给你了。”

  从怀里掏出一个平凡无奇的石头,妇人戴在了婴儿的身上,眼中尽是不舍,可是其他人已经遭了毒手,连夫君也是,她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只是可怜怀中孩儿,但愿有正义之人,好好抚育洛家唯一的血脉吧。

  将孩子放在桌子上,妇人眼眸一冷,跑了出去。“你们要的玉石在我手上,要就来拿吧。”说完,妇人往后山跑去,只有用自己作为诱饵,才能引开这群贪婪恶毒之人,才能让凡儿不会被发现。

  “那女人往后山跑去了,追。”杀伤殆尽,一群凶神恶煞的人追着妇人的方向去,没有谁发现,密室中婴儿微弱的哭声,只留下满地悲凉。

  “师兄,看来我们是来晚了。”看到整个庄里的人无一活口,眼前惨不忍睹,一个道士打扮的男子一脸愤意,这群人,为了一块所谓的逍遥玉,竟然如此痛下杀手。他们得到消息后已经赶来,谁知道还是救不了人。

  “也许这就是天意吧,景弟,四处看看,也许还有幸存下来的。”抬脚迈过地上的可怜之人,林阳风和师弟刘景四处寻找,像是有若隐若现的啼哭声。

  “师兄,好像是那边传来的。”刘景屏息侧听,果然还有幸存者。“走,赶紧过去看看。”心里一喜,林阳风一个使力,施展轻功过去。

  “师弟,退后。”墙体后面越来越明显的啼哭声,可是却找不到进去的途径,林阳风凝聚内力,想要将眼前的阻隔碎掉。

  “是一个男孩。”跨过废墟,刘景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看到林阳风他们,原本啼哭的孩子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的陌生人,似乎没有惧意,而他不知道的是,今天开始他成了孤儿,生母在后山中拿着假玉石跳入山崖下,玉石俱焚了。

  “师兄,我们先赶快离开这里,免得那群人返回。”看着怀里讨喜的男孩,刘景倒是挺喜欢。“好,那我们先离开再说。”匆匆离去的背影,留下满是废墟,风吹过,像是在叹息着什么。

  “可恶,那娘们竟然拿着玉石跳进了山崖,害得我们什么都拿不到了。”无功而返的一群人,重新回到了洛家庄,可是却什么都得不到。“大哥,我看这玉石肯定还在这庄里,要不我们再找找。”那个阴柔的男子对着领头的老大说到,眼里闪烁着贪婪的光。

  “算了,玉石的事情以后再打探,只要还在,就绝对有拿到的一天,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免得到时那些武林正派的人来到,起了冲突。来人,把这里给我烧了。”环顾四周,为首的恶人倒是不想多做逗留,除非玉石已经沉入山崖,否则总会有重见天日的一刻。

  玉石现,武林掀风雨,他倒要看看,那些正派的武林中人,会怎么解决这件事,他就不信,没有人觊觎这逍遥诀。

  “盟主,这次的魔教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为了一个不见踪影的玉石,杀了洛家一百多口人,这件事,可不能忍下去。”联盟厅里,一个中年的男人愤愤说到。

  “是啊,盟主,洛家人何辜,只是传言逍遥玉在他们家族中,就惨遭魔教毒手,我们身为武林中人,决不能姑息这种邪教的存在。”另一个男子也附言而起,他们早就看到那个什么承天神教不满了。

  邪教中人满口胡言,说什么承天之命,拯救世人,简直是狗屁不通,现在还滥杀无辜,更是不可容忍这种邪教的存在。

  “我看这件事还是要从长计议,毕竟这个承天神教一时间冒了出来,我们都还不知道底细,就算要去歼灭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要是弄不好我们人马损伤,就得不偿失了。”

  看到盟主沉默不语,一边的黑衣男子倒是说起话来。

  “柳宗主难道是跑了邪教不成,我们武林中人为了正义结盟一派,现在武林中出了事情,难道要我们坐以待毙。”不乐意地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另一个大汉也气汹汹说到。

  正义盟是一年前组成的,有一个盟主和四大宗主,八大护法,刚才说话的正是四大宗主中的柳宗主,柳义。而其他几个人则是金宗主和张宗主,金飞和张淮,最后的大汉是护法周正。

  “各位别吵了,邪教的事情就如柳宗主说的,一年以来我们跟邪教也是不时冲突,可是却总是被他们狡猾逃脱了,这次洛家的事情我也感到遗憾和痛惜,但是在没有完全保证邪教的情况之前,我们也不能意气用事,大家坐在一起商量,也不是来起争执的。”

  威严有力的话语,赵盟主赵天定出声说到,他明白,洛家的事情,也让武林中人危机四起,毕竟要是让承天教拿到了逍遥玉,那么到时候武林风雨骤起,祸福难测啊。“那照盟主说的,我们只能是忍气吞声,坐以待毙了吗?”

  一甩手,周正的暴脾气可不管眼前的人是什么盟主,他就是冲着正义盟的义气两个字来的,难道现在叫他们都当缩头乌龟吗?“周老弟稍安勿躁,我知道你极恨魔教中人,尤其这次还会你义弟一家遭难,我保证,假以时日,肯定会带领大家消灭魔教,还武林一个安静的。”

  安抚着眼前的大汉,赵天定有自己的打算,逍遥玉在一个月前突然说出现在洛家,而现在洛家遭难,玉石失踪,是不是落到了魔教手中,还无从得知,皱着眉,他知道这次的事情很是难办,弄不好,盟主的威望荡然无存。

  可是魔教的老巢在天涯山,四处绝壁,难以登上,之前不是没有尝试过登山而上,可是都失败告终,现在即使有心要消灭魔教,也还是无从下手。

  “等,等,等,一直等到什么时候,说好要商议,可是谁能拿出个决策来啊。现在魔教继续嚣张,我们只能坐在这里等着,我是等不下去了。”

  很是生气地甩身离开,周正知道仅凭他一个人,肯定是连承天教的一根毫毛都消灭不了的,可是看着一群人在那里不言语,这叫人难受,一想起洛家人的惨剧,他心里更是气氛难消,跟承天教的仇,是结定了。

  “盟主,我看就有我们四大宗主率人围攻天涯山,截断魔教中人的下山之路,他们只能是被困在山中,等到一定时间,就一定会下山求饶的。”金飞主动请缨,他跟洛家也算是有交情,何况魔教中人,武林人士皆可灭之。

  “这个……”沉吟间,赵天定略显为难,他是很想不顾一切去围攻天涯山,可是不但上山难,而且承天教高手众多,待会要是攻克不下,岂不是让盟中人员白白牺牲了。

  “盟主,难道真的要像周正说的,当缩头乌龟吗?”看不下赵天定的沉默,张淮也大声嚷着,其他人更是声讨要消灭魔教,振威正义盟。只有柳义也跟着沉默,大家这样被怒气所影响,是不是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呢。

  “好,我决定,今天起由四大宗主领兵马讨伐魔教,一震武林威风。”想了多时,赵天定还是决定试试,魔教欺人太甚,武林人士得而诛之。“消灭魔教,一震武林威风。”瞬间,大厅中气势十足,誓要消灭魔教。

  “混账,你们居然私自下山,还杀了那么多人。”一个掌力,将眼前的人全部刮到在地,承天教主南涯君一脸的怒意,他得到消息,正义盟已经决定要为洛家讨回一个公道,要攻打天涯山了,虽然这些武林人士他没有放在眼里,可是现在教中事务繁多,而且他也不想跟那些武林中人起了冲突。

  “教主饶命,我们是听说逍遥玉在洛家,想要拿到手好孝敬教主的。”不敢站起来,为首的人跪着说到,他知道南涯君一直想要得到逍遥玉的。

  “你们只会坏我的事,滚出去。”看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手下,南涯君一脸的怒火,看来跟正义盟一战,是不得不打的。逍遥玉,玉现江湖日,总要掀起一场风雨。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