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50:12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屠龙使
  4. 约会

约会

更新于:2018-03-15 19:25:32 字数:2793

字体: 字号:
屠龙使目录
共5章
  羽衣,顾名思义,姓羽名衣。人生四大事,衣食住行,衣是第一位。“子曰无衣,与子同袍”,无衣就无法上战场,因为人是要尊严的。至于羽衣他爹为何给他取这么个名字,原也没这么多想法。他爹是个农夫,吃的靠自己双手去种,住的房子是他爹的爹的爹留下来的,走路有双脚。就这衣服嘛,破破烂烂,衣不蔽体,他老爹就盼着儿子有好衣穿,于是给他取了个“衣”的名字,希望他能活得体面点。羽衣年方二十,生得虎背熊腰,却是英眉秀目,唇红齿白,这种相貌的男人很受女孩子喜欢。不远处,盈盈走来一个俊俏的女子,那女子一头乌亮的黑发,眉如远山,眸若星河,见到羽衣,朱唇张了开来,道:“嘿,羽衣,你怎么在这里啊?”正满脸欢喜的羽衣闻得女子此问,道:“不是苏小姐请何先生约我到这来的吗?”女子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即舒展开来,露出甜甜的笑容,道:“我这菊花圃很少有人来,既然你来了就陪我逛逛。”羽衣闻言内心大喜,忙点头道:“好的。”两人走了几步路,眼前一片片色彩斑斓的菊花一团团绽放着,金黄色、粉色、白色、橘红色,耀人眼球。女子道:“我这里的菊花有贡菊、怀菊、祁菊和毫菊,你最喜欢那一种?”羽衣挠了挠头,憨笑地道:“我都喜欢。”女子噗嗤一声,笑道:“你看那些菊花的颜色,你最喜欢哪一种?”羽衣伸长脖子,看了看这个颜色,又看了看那个颜色,伸手一会指这个,又一会指那个,手足无措,不知选哪种,最后只得腼腆地道:“都喜欢。”女子看着他无从选择的呆样,掩嘴哈哈笑了起来,道:“我最喜欢那白色的白菊,唐代司空图《咏白菊》三首这样写的。”说着轻轻念了起来:“人间万恨已难平,栽得垂杨更系情。犹喜闰前霜未下,菊边依旧舞身轻。莫惜西风又起来,犹能婀娜傍池台。不辞暂被霜寒挫,舞袖招香即却回。为报繁霜且莫催,穷秋须到自低垂。横拖长袖招人别,只待春风却舞来。”看着她衣襟随风飘飞,听着她碎碎念诗声,闻着她身上沾染了满圃的菊花清香,羽衣仿佛在做梦,一时醉了。“好诗!好诗!”一声大煞风景的男音立即打破了羽衣的美梦。羽衣转过头去,见是本镇镇长的儿子罗应卿,与之同来的还有四个青衣家仆。女子眉毛皱了起来,喝道:“罗应卿,你没事跑到本小姐的菊花圃来做什么?”罗应卿哈哈笑了起来,道:“本公子听说咱们桃源镇的第一美女苏云瑶小姐跟人约会,所以赶过来看看。”说完盯着羽衣全身上下打量一番,连连摇头,道:“这小子有什么好!你看他,身上就没一件像样的衣服,袖子短了一截,裤子屁股头还破了个洞,简直就是个臭要饭的。”羽衣一听,不由羞愧,是啊!自己这身打扮,哪配得上苏小姐?低下了头去,不敢看苏云瑶。苏云瑶怒道:“罗应卿,你休要侮辱人。本小姐来逛菊花圃,碰巧羽衣在这里,所以请他欣赏一下菊花。”羽衣的心跳了一下,瞄了苏云瑶一眼,见她怒不可歇地瞪着罗应卿,心下一酸,原来苏云瑶真没有约他,是何先生骗他来的。罗应卿嘿嘿冷笑,道:“是么?本公子也碰巧到这里来,怎么不见苏小姐吟诗给我听?”羽衣一听,不由暗下点头,苏小姐对我还是有好感,她念诗给我听了。苏云瑶耸眉道:“你要怎样?”罗应卿撸起袖子,淫笑道:“想苏小姐也念一首诗给罗某过过耳瘾。”羽衣竖起耳朵来,朝苏云瑶看来,也是想再听听苏云瑶念诗的声音。苏云瑶瞥了羽衣一眼,见到这个男子虎背熊腰,顿时胆气也壮了,道:“本小姐现在没心情。”罗应卿眉头一皱,手指着羽衣,眼睛却盯着苏云瑶,冷冷道:“你有心情念诗给这个连我家阿花都不如的人听,却没心情念给本公子听。”羽衣一听,心中不由有些怒气,谁都知道阿花是罗应卿养的一条狗,说他连阿花都不如,就是说他连狗都不如。苏云瑶厌恶地看着罗应卿,一字一字冷冷地道:“本小姐对以羞辱别人来抬高自己的人根本没心情相陪,也不屑与他相识。”说完拉着羽衣就要走。“站住!”罗应卿大喝一声,顿时四个仆人拦住去路。罗应卿道:“苏云瑶,你今日若不给本公子念首诗来听听,休想回去。”“让开!”苏云瑶对着拦路的青衣仆人大叱一声。其中一个仆人嘿嘿笑道:“苏小姐要仆人让开啊,本来是没问题,可是我们还想听听苏小姐的诗音呢!”苏云瑶看了看羽衣,叫道:“羽衣!”羽衣热血上冲,大喝一声,道:“谁敢拦苏小姐!”双眼一瞪,有若天神下凡。四个仆人被他一喝,吓了一跳,但随即回过神来,大怒,对羽衣道:“好胆!竟敢吓唬我们。”说着一起围了上来。羽衣踏前一步挡在苏云瑶身前,一个仆人一巴掌扇在他脸上,一个仆人一拳打在他鼻梁上,一个仆人踩了他一脚,还有一个一脚踢在他肚皮上。羽衣顿时脸面火辣通红,鼻孔鲜血溢流,脚尖通透骨髓,肚腹胀痛麻木。羽衣站立着大喊道:“让开!”仆人不理,又是几拳几脚,打得他嘴角溢血。啪啪声不绝于耳,四个仆人对他是拳打脚踢,可羽衣就是依然站直着身子挡在苏云瑶面前。苏云瑶见了不忍于心,唤道:“羽衣,你还手啊,镇上人人都知道你力大无穷,只要你还手就没人打得过你啊!”羽衣摇了摇头。罗应卿在一边冷笑,道:“他敢还手,他不想在桃源镇混了?他就一懦夫,连乌龟王八都不如。”苏云瑶鄙视地看了罗应卿一眼,转对羽衣道:“羽衣,你不是懦夫,你力大无穷。”罗应卿冷哼一声,道:“他要不是懦夫,就打我一拳给我看看?”说完,“呸”地一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羽衣心中愤怒,怒视着罗应卿,可是想起老父亲那耳提面命的教导,“我们一家要想体面地活下去,就不能被撵出桃源镇,所以不能惹是生非。”“羽衣,你告诉我,你不是懦夫,你跟白菊一样,可以欺霜傲寒!”苏云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羽衣心道:“我不是懦夫!……不是!可是我不能打人。”罗应卿冷笑道:“懦夫……,废物……。”羽衣站着任这些仆人拳打脚踢,身子却纹丝不动,鼻子、嘴边的血不断溢出。苏云瑶吓坏了,道:“羽衣,你还手啊,你再不还手你会死的!”羽衣转过身来,咧嘴朝她一笑,道:“他们打不死我。”苏云瑶气愤地道:“这样打下去,他们终会把你打得血流干而死,到时我怎么办?”羽衣身子一震,是啊!我流干了血,终归会死的。我死了不要紧,云瑶怎么办,爹娘怎么办?他疑惑了起来,皱了眉毛思索起来。“我这辈子就念诗给四个人听过,我爹、我娘、何先生,还有一个人。”苏云瑶说道。“那个人是谁?”羽衣不由嫉妒起来。“为报繁霜且莫催,穷秋须到自低垂。横拖长袖招人别,只待春风却舞来。”苏云瑶慢慢念来。羽衣一愣,随即想起来这不是苏云瑶刚刚念给他听的吗?朝苏云瑶看去,正好苏云瑶盯着他看来,两人对视一眼,两两相望。罗应卿看着,心中满不是滋味,大叫道:“给我使劲打!”“砰砰”几声自背上和腿弯传来,羽衣晃了两晃。“你要是真当懦夫,我以后再也不念诗给你听了。”苏云瑶对他道。羽衣点了点头,抓住她手,轻轻一脚朝后踢去,“啊”的一声,把一个仆人踢倒。另外三个仆人惊愣住了,没想到这小子竟敢还手。罗应卿也吓住了,自言自语道:“这小子不是一向不敢打人怕惹事的吗?”羽衣没理会这些吓呆的人,拉着苏云瑶直往前走,谁敢拦他,那就来试试他的力量。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屠龙使目录
共5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