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3 11:19: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新元:东风祭
  4. 第一章 平天之乱

第一章 平天之乱

更新于:2017-04-20 19:32:09 字数:2411

字体: 字号:
新元:东风祭目录
共1章
  道明街的青石板被晨雾浸湿,石缝里的青苔小心翼翼地向四周蔓延,但此时没有人会去践踏它的生命。人们聚在街道的两边,彼此并不攀谈,肃穆而庄重地站着,注视着道明街尽头市政院的方向。市政院的轮廓被薄雾钝化,这栋威严的建筑飘渺得不剩下一丝气势,像一幅浸在水中的画,形色都快被洗涤殆尽。长生寺的钟声从远处传来,悠扬而悲凉。一位身着素衣的长者从雾中走来,手中摇着一个铃铛。“噫,”他顿下脚步停止摇铃,“天地。”人们默默地低下了头。“左右,克兰博卿,冯公,”那老者用力摇了三下手中的铃铛,然后高声呼道,“将往长生。呜呼哀哉。将往长生。”素衣老者继续向前走,身影慢慢消散在迷离之中。白衣素缟的队伍徐徐走过,丈余高的白幡没有迎风招展。雕艺算不上精美的楠木棺内躺着的便是泰元庭钦命世袭大夫,出云城长吏克兰博·冯。克兰博·冯的离世让本就不平静的出云城蒙上了一层更加诡异的阴霾。人们议论道,反贼不是都打到宁元道了吗?如果出云一丢,整个云津道就完了。天子的剿贼敕令刚刚到,克兰博卿就死了,莫不是乱党所为?出云城无主,若真打起来,那胡平天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把我等给......反贼的确已经打到了宁元道,他们从洋滨挥师而上,一路势如破竹,三月就拿下了尚明道。贼首默里德·胡竟在此宣布封土,自封平天君,还扬言要打到奉天,把云中城给他隳了。这时的奥兰德·冯才十六岁。作为嫡长子,他继承了父亲的爵位。上面忙于对付胡平天,也竟一时没有给出云城派个长吏。按照先例,由奥兰德·冯充当代理宰。人们并不寄希望于这个毛头小子。但当他一身戎装站在城墙上号令军士的时候,人们仿佛看到了一线生机。宁元道很快失守了,平天军如乘风之火,以催枯拉朽之势席卷而来。长吏们几乎拱手让城,拖家带口地往奉天逃窜。翻过殷山山脉就是云津道广袤的平原,首当其冲的便是出云城。奥兰德下令紧闭城门,于城外百里内连设三路防线,每道防线驻军士千余人,以期能有缓冲之机。不能避免的一战旋即而至,乱贼已兵临城下。从出云城的城墙上看去,不出三百里就是胡平天的大营。隐约还能看见“平天制世”的旌旗。他们并不妄动,像是蛰伏的巨兽在静静等待狩猎的时机。出云将士们也有急待一战的正摩拳擦掌,驻防将军马克兰德·元正按耐不住,冲到市政院。奥兰德正在沙盘上研究战术,被这样一打扰显得蔚为光火。“元正将军,你不好好守你的城门,跑到市政院作甚?”“代理宰大人,”马克兰德草草作了一揖,“这胡贼都大军压境了,而大人您反却毫无动作。我等当初是念在大人一片赤诚才追随与您,现在看来,大人莫不也是贪生怕死之徒?若大人仍无所动容,那我携元正家的死士出城迎战,您也就莫管了。”说罢,他大手一挥就要出门。“你给我站住,”奥兰德冲他吼道,“凭你的军士能有何作为?贸然前去岂不送死?”“那也比贪生之徒苟活于世来的强。”“胡闹!我冯家从文明复兴时就开始侍奉天子,又岂是苟且之徒?你且待三日,三日后我必取胡贼狗头。”马克兰德哂笑一番,“黄口小儿之言。代理宰大人,我就等三日,三日若你未践此诺,我元正家绝不坐视不理!”说罢攘门而去。马克兰德并不死心,他回家后,纠集市政院的一众长老于家中商议。入子夜,才有人陆陆续续地来他家中。也不都从大门进,有的被家臣从后门领进庭院。三更时分,人差不多已经聚齐。马克兰德叫家臣关了门退下,方才开口:“今日,我去见了代理宰。方才知道,黄口小儿不足为信。”旁的一位白发老者不以为然道:“代理宰大人虽未及弱冠,却也是天子钦命世袭大夫。我等家臣岂能在背后妄议主上之是非?”马克兰德斜眼一瞧,缘是听政院掌院明南家印。“明南先生教训的是,可毕竟大夫还是小孩子,眼看胡贼兵临城下,咱们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呀。”马克兰德虽心里不服,口里也不得不逊让三分。明南氏虽是冯氏家臣,却也是世袭安元公的光显家旁系。光显家曾权极一时,即使现今的当家光显代也是礼番部大臣,家族势力不容小觑。明南家印刚要开口,文宣院的老儒就接过话去,“我记得当今天子是八岁领的授命状,依将军的意思,是欺主上年幼要反了不成?”这老儒本是明南的门生,说话自是向着自己的老师。“不过,”市政院的财务执事,年轻有为的休谟·靖反诘道,“天子当年有相国、宰国大人扶持,而今看来,我出云尽是些无能死板之辈。若那位大人真是卖国求荣之徒,真是我奉元庭的不幸。”“哼,”那老儒又反声呛道,“乱臣贼子没被铲尽的野种也配在这里大言不惭地讲什么忠义。”新元186年,南元公企图趁先天子武德君罹病之时谋权篡位,甚至为此不惜杀了自己的母亲安完太君,而靖家当时的当家是南元公的老师。后来谋事失败,南元公被革除了门籍,处以极刑。靖家虽受牵连,却仅是丢了上大夫的名号,被贬至出云而已。休谟·靖虽有才智,也无奈这叛党之名不能舒展,因此也只作气焰嚣张之事。休谟·靖听到乱臣贼子四字也不好发作,只能隐忍。老儒见自己得了便宜,还想再进一尺,明南家印连忙喝止。老儒见自己老师阻止,便不再多说什么。一边医学馆的元石·康若有所思地说道,“这胡平天想要改弦更张,这合众国不会坐视不理吧。好歹泰元庭也是合众国授命的执政代理啊。”众人听到这厮竟谈到合众国,也不敢搭话。文明复兴后的人类摆脱了黑暗世纪,抛弃了近三千年的西元,迎来了新元时代,充满希望的人们建立了合众国。然而短短数十年的时间,合众国开始分崩离析。歌洛里亚(合众国首都)日益衰败。四个野心勃勃的军阀建立起了四个强大的邦国:古欧罗巴地区的神圣歌利亚,古东亚细亚地区的泰元庭,古中亚细亚地区的迦南婆陀以及古亚马孙地区的亚马孙邦联体。他们虽然仍自称是合众国的一部分,但各自为政。泰元庭地域广阔,领八府三十二道。但自南元公以后,国力渐衰,短短数十年间,先后有十多位奸诡佞臣粉墨登场。也正是因为这样,人民怨声载道,因此才有胡平天这样的人趁机发难。明南家印打破沉寂,“既然代理宰大人提起三日之约,那就三日之后再做打算,如何?”马克兰德也巴不得这场闹剧早早结束,便应允了。
字体: 字号:
新元:东风祭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