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0:30:11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办事
  4. 1

1

更新于:2018-03-16 13:19:13 字数:4917

字体: 字号:
办事目录
共1章
  办事

  1

  顺子他爹今天运气不好,忙里抽闲来城里卖趟菜,叫交警把三轮车给扣下了。打从买了这辆旧三轮,没交过养路费,不常来城里,农村也没查车的。天公不做巧,今天碰上倒霉事了。一千多的罚款,够再买一辆的了。一车的菜,加上车,也不值一千块钱。没办法,想办法吧!

  有个表哥在城里有点权势,只是多年不常往来,人家会帮忙吗?死马当成活马医,走一步算一步吧!买了条烟,顺子他爹挺心疼,五十呢!赶上俺半年的烟钱了,可是找人办事总不能空手吧?

  还记得表哥的家门,前几年来过一次,舅母去世的时候。中午十二点了,楼道里飘满了饭菜的香味。顺子他爹也饿,可是没心情吃,先办事要紧,晚上还得赶回家,明天小麦要浇水了。天旱,村里的水井忙,明天再不浇,怕是又得等到猴年马月才能轮的上。

  表哥的门牌号好像是13号吧?记得是花木做的门,怎么换铁做的了?砰砰,顺子他爹敲了两下门,“谁啊?不是有门铃吗!”屋里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哗啦,门开了,“是嫂子吧?我是......”“啊!顺子爹啊!今天怎么有空来窜门了?快进屋吧!”嫂子还是那么热情、会说话。“啊啊!”顺子他爹应着,进了门。“把鞋拖了吧!这有拖鞋。”嫂子说道,“哦哦,”顺子他爹迈出的脚又缩回来了。“谁来了?”屋里响起洪亮的男人声。“顺儿他爹!”嫂子回声道,“哦!好久不见了啊!快让他进来!”表哥只见其声不见其人。进了客厅,顺子他爹打量着这间房子,变样了啊!比前些年来时漂亮多了,地毯、天花板、彩电是新的吧?大啊!搁地下,都齐腰高了。表哥正坐在饭桌前吃饭,也没起身,“坐吧!好些年不见了,那有沙发。”表哥努努嘴示意,“啊!”顺子他爹坐下,真软活!能把人弹起来似的。“有五、六年没见了吧?”表哥接着又问。“嗯,快六年了,今年腊月初十,就六年了,俺舅母去世六周年。”顺子他爹道。“是吗?挺快的,都六年了。”表哥嘴里嚼着饭说。“顺儿他爹还没吃饭吧?坐下吃点?”嫂子关了门,转回身道。“吃了!俺吃了来的!”顺子他爹眼撇着饭桌上的菜说。“再吃点吧!昨天你哥他单位上发了点鱼,再吃点吧!”嫂子走到饭桌,坐下说。“不了!俺饱了。”顺子他爹强咽下口水道。“是吗?那你不吃,俺俩吃了,”嫂子拿起筷子道。“吃吧!吃吧!甭管俺,你俩吃吧!”顺子他爹道。“今天来有嘛事吗?”表哥撂下筷子问道,好像是吃完饭了。“那个,那个......”顺子他爹不知道怎么张口了。“有嘛事说,别吱吱唔唔的!”表哥还是那么心急,有些不耐烦了。“那个,俺车叫人家扣下了。”顺子他爹声都软了,不知道表哥能给帮忙吗。“车?车叫人家扣了?”嫂子问道。“嗯,叫交警扣了,让俺交一千罚款。”顺子他爹委屈道。“这......有点麻烦,”表哥有些无奈。“你给办办,一千块钱,顺儿他爹得忙活小半年,”嫂子道。“下午吧!这晌午交警队里恐怕没人,”表哥道。“下午你给找找人,顺儿他爹不急吧?”嫂子问。“不急!不急!下午就行!”顺子他爹忙道,表哥答应了,这事就有戏。“行吧!下午我去找交警队的王局长问问看,能少交点吗,现在上面这事查的紧,一分不交是不可能。”表哥道。“行行!能少交点也行!”顺子他爹嘴上说着,心里不太乐意,怎么还得交钱啊?“那行,下午我去看看,我得睡会觉,昨天打了一宿麻将。”表哥打着哈欠道。“你睡吧!睡醒了咱再办!”顺子他爹道。“你看电视吧!我先回里屋了,”表哥起身向卧室走去。嫂子也吃完了,收拾好饭桌,道:“我也得睡会,这两天身上乏的慌,你看电视吧?顺儿他爹?”“不看了,别噪着你俩。”顺子他爹道。“中,你要是累了,就躺在沙发上眯会,”嫂子道。“你俩睡吧!甭管我。”“中,我回里屋了啊!”嫂子转身也进了卧室。

  偌大的客厅,只剩下顺子他爹自己了。仔细从新打量这间房子,真漂亮,真好看!这才几年啊,变大发了,什么都是新的,电视、沙发、家具......连吊灯都铮亮铮亮的。表哥就是本事啊!比自己强了多少倍。自己这些年什么变化也没有,倒是饥荒拉下了不少,还不是顺子上大学上的。其实想想也值,上大学不就是为了有出息嘛!

  肚子饿的发慌了,抬头看看挂表,快两点了,表哥还不起来吗?下午还想早点赶回去呢......办事(2)

  两点半了,表哥从里屋出来了,抬头望了一眼挂表,看了看顺子他爹道:“你没眯会?”“没,俺没睡,不困。”顺子他爹回道。“也是,心里有事哪能睡的着,走吧!我领你去趟交通局,把事办了!”表哥睡醒了觉,倒是精神了。顺子他爹一听,满心欢喜,道:现在就走吗?你不喝口水?”“走吧!早办早利索,省的你也没心思,”敢情表哥看出来了。“嗯!嗯!对了!这条烟......”顺子他爹还没忘了买的那条烟。“拿着吧!你哥他不抽这烟,嫌呛的慌,你拿着,待会说不定能用上。”嫂子也从里屋出来了。“这怎么好意思呢。”顺子他爹倒是抹不开面了。“拿着吧!怎么和俺俩还讲这个呢。”嫂子总是通情达理。“行了,快拿着走吧!别晚了耽误了事。”表哥又不耐烦了,穿上鞋先出了门。“那嫂子,俺先走了啊!”顺子他爹急忙撵着往外走。“走吧!完了事,回来吃晚上饭啊!”嫂子站在门口冲顺子他爹道。“嗯!看看再说吧!”顺子他爹顾不得和嫂子说话了,紧跟着表哥身后往楼下走。

  下了楼,表哥推出辆摩托车,点着了火,努努嘴道:“坐后面。”“嗯!”顺子他爹答应着,跨上了摩托车。这车也好,不用蹬,像汽车似的摁钮就行了,不比俺的破三轮,得使大力气摇,顺子他爹心里惦记着他的三轮车。

  表哥骑着摩托车带着顺子他爹往交通局走。半路上,表哥突然扭过头问:“你身上带了多少钱?”把顺子他爹问结巴了,“俺...俺...俺身上......俺身上还有五十多块零的。”“就五十?”表哥有些惊讶。“俺早上带了五十,买菜得了五十,还买烟了。”顺子他爹还没忘了手里拎着的烟。“五十好干什么呀?”表哥好像生气了,扭回头再也没搭理顺子他爹。五十还不够吗?再加上条烟,一百了都,顺子他爹不明白办个事得花多少钱算数。

  到交通局了,放好了摩托车,顺子他爹跟在表哥后头往大院里走。进了交通局大院,表哥径直来到传达室,问值班的民警:“张啊!王局长在局里吗?我找他办点事。”“刘科长啊!王局长在呢!在二楼办公室,您现在去就能找着。”值班的民警似乎和表哥挺熟,说话也客气。“那行,我先上去了,你忙吧!”表哥说完,往楼上去了,顺子他爹紧跟着。“刘科长你有事先忙吧啊!有空了,过来喝杯茶!”民警在后面大声道。

  上了二楼,表哥来到写着“办公室”的牌子门口,轻敲了几下门,“请问有人在吗?”“请进。”里面有人。表哥推开门,进去了,“哟!王局长忙着呢!”“哎呀!刘儿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快坐吧!今儿这有好茶,铁观音,你不是爱喝吗?”局长起身迎道,满热情的。“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表哥进了门就坐在沙发上道。顺子他爹头一次来这种政府办事的地方,进了屋,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哦?还有难道刘儿的事,说来听听,要我帮忙吗?”局长沏了杯茶给表哥端在面前,这才注意到顺子他爹,“这位是?快请坐吧!”“嗯!”顺子他爹唯唯诺诺的坐下了,靠着表哥。“王局长,上次跟您说的,我那儿子工作的事......表哥喝了口茶道。“就这事啊!刘儿你还用来吗?等你儿子毕业了,直接过来上班就行了。”局长回身坐下了。顺子他爹听着糊涂,今天不是给俺来办事要车来了吗......办事(3)

  表哥笑笑道:“那就麻烦王局长了。”王局长摆摆手:“没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举手之劳而已嘛!对了!刘儿啊,上次那笔装修费的事......”王局长想起了什么事,表哥赶紧道:“批了,我批的!盖了财政局的章了,放心吧!”王局长脸上都快笑成花了:“谢谢刘儿啊,改天德顺楼,算我的!”“这怎么行呢!还是我请吧!盖个章还用王局长破费吗?”表哥无所谓似的道。“行,谁请都一样,咱俩谁跟谁啊!”王局长打着哈哈道。“哎呀!今天来还有件事要麻烦王局长给办办。”表哥似乎想起来了。“还有什么事啊?能帮的上忙的尽管说!”王局长打下包票。“我这位表弟的车,叫局里给扣了,您能给通融一下吗?”表哥算是还没忘了这档子事。“是吗?”王局长道,“你等会,我打个电话问问。”王局长拿起电话播了个号码。“喂,今天查车了吗?”电话里传来细小的声音,顺子他爹也听不清。“哦!有辆车你看看在吗?”王局长说完又问表哥:“什么车啊?牌号呢!”“三轮!6440”顺子他爹抢着道.“三轮车,6440,你给看看吧!不行就放了吧!”王局长对着电话说。顺子他爹听着,心里一阵窃喜。“没交养路费?还违规摆摊?”电话那头好像有人告诉了王局长什么。“好吧!一会再打个你。”王局长撂下电话,有些无奈,道:“有点麻烦啊!车是在,可是让张副局长扣了,那家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啊!”顺子他爹一听这话,心里立马凉了半截,看样还得花钱啊!“这样啊!”表哥若有所思,“要不给他点好处?”这话也不知是向谁说的。“也只有这么办了。”王局长也赞同道。表哥接着又道:“王局长看,多少合适?”王局长瞅着顺子他爹道:“这个吗......”“你先出去一下,等一会我。”表哥对顺子他爹道。“那个......嗯,俺先出去了。”顺子他爹不太情愿,俺的车,怎么不和俺商量呢?

  出了办公室的门,顺子他爹站在门口等,心想:表哥,俺可摆脱了!可得让俺少花点!约莫过了五、六分钟,表哥拉开门出来了,“王局长,就这么说定了!您给办办这事,别起身了,不用送了。”“那好,你俩这就去领车吧!我手头有点事,就不远送了!”屋里王局长道。“好!改天德顺楼见!”表哥说完,随手关了门。“走吧!领车去吧!”表哥挺痛快。“嗯!现在就去?”顺子他爹迟疑道。“现在,马上就能领!”表哥道。“嗯!嗯!走!”顺子他爹有些欣喜若狂了。

  下了楼,表哥领着顺子他爹来到交通局的后院,指着不远处一溜汽车问:“那辆是,现在开走就行!”顺子他爹东瞅瞅西瞧瞧,终于在一溜汽车里发现了自己的破三轮,跑过去道:“就这辆!”“开走吧!”表哥道。“嗯!”顺子他爹刚拿起摇杆子,表哥又道:“忘了!这次办事,我给你垫了五百块钱。”“五百?”顺子他爹手拎着摇杆子,张大了嘴脸上写满了惊讶......办事(4)

  表哥望着顺子他爹惊讶的脸道:“怎么了?嫌我办的不利索?”“不,不是,哥你看是不是花的多了点?”顺子他爹放下摇杆子道。“五百还多?要不你得交一千!”表哥不屑道。“你不光没交养路费,还摆小摊卖菜,这也不行!人家没把你送税务局就不错了。”表哥越说越生气:“我费了好大的劲才给你把事办好了,你还不领情,好心当成驴肝肺!要不你自己去整吧!”表哥真发火了。顺子他爹确信自己没这个能力,看着表哥发火的样子,只得道:“俺没愿你,哥!俺身上今天没带这么多钱。”“我还不知道你没带吗?改天赶紧给我送来!真是的,给你办事,我还不赚着好!”表哥还生气。“哥!要不你把烟拿着吧!”顺子他爹到底没忘了这条烟。“自己抽吧你!烟!烟!就知道烟!”表哥气还没消,“我要马上回单位了,你要是去我家你就去,不去你就回家!别忘了把钱给我送来!”表哥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顺子他爹望着表哥的背影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来。

  把车开出交通局的大门,顺子他爹心想,别去了,去了还惹人家生气,怪难受的,自己也真是的,怎么惹的表哥发火了呢?往家走吧,明天还得浇麦子。

  赶了几个小时的路,到家都黑了。顺子他爹开着车,进了大院,顺子他娘从屋里迎出来。息了火,顺子他娘走近一看道:“咋了?咋菜还有这么多啊?不好卖吗?呀呀!都奄奄了!咋了今天?回来的咋还晚?”顺子他娘一口气问了这老些。“烦人!要不你去卖去!个臭老娘们,瞎嚷嚷啥?”顺子他爹叫顺子他娘一通疑问,给问火了,没希得理会,推开门,就进了屋。

  进了屋,顺子他爹卷了一袋旱烟,叭嗒叭嗒的一口接一口的抽,边抽边看着白天买的那条烟。顺子他娘后头跟着进来了,见顺子他爹发火了,没敢再絮叨。“顺子来电话了吗?”顺子他爹默了半晌,开口问。“那个,还是上个月来的!”顺子他娘回道。“兔崽子!不知道还有个家啊?给他打电话,给他说,学不出个东西来,叫他别回家!”顺子他爹吼道。“你今天这是咋了?咋火气这么大呢?”顺子他娘从没见过顺子他爹发过这么大的火......(完)

字体: 字号:
办事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