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8-22 15:04:4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小铁匠的天下第一剑
  4. 第一章:奇怪的交易

第一章:奇怪的交易

更新于:2017-04-21 15:39:51 字数:7634

字体: 字号:
小铁匠的天下第一剑目录
共1章
  我是一个小铁匠,今年虚岁十二了,我家住在峨嵋镇,那个,那个……。总之,我那个,那个……。唉,我还是直说吧……

  这都是我师父的主意。吃完晚饭,我就要回家了,他忽然说我学徒三年了,应该有点“水准”了。我从今天必须开始写“打铁心得”了。他还拿出他的“心得”给我看。倒是有厚厚的一摞,都是些前言不答后语的杂记。另外还有一些订单,镖局的货票,当铺的当票,铁匠铺各种应用之物的清单,偶尔写的打油诗,峨嵋龙吟剑的铁坯配方及打造方法,唐门五雷弹的火yao配方,还有师妹小时百日咳的药方……。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师父说,这将来都是要我传承下去的“本门不传之秘”。

  我顺口说谁会在乎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师父的眼睛一下子就瞪了起来。抓住我的衣襟,连夜开了香堂,这下可把我吓到了。师娘也拉了师妹过来看热闹。看到她们乐呵呵的样子,我心里放心了大半,师父总不会踢我出门的吧。

  师父自己前后张罗摆了香案。我们是不供奉太上老君的,虽然大家都认为太上老君是铁匠的祖师爷。我进门时拜的是一把铁锤,师父说那是他师父的师父留下来的,要代代相传的。可是今天他却拿了另外一把铁锤。我扭头看看师娘和师妹都没注意,我也不敢吱声。后来我看了师父的“不传之秘”才知道,那把铁锤早在师父娶师娘以前就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师父领我恭恭敬敬的对着香案磕了三个头,然后郑重其事的把“不传之秘”交到我的手里。然后他闪着泪花说,他师父的“不传之秘”被他弄丢了,还好他都学会了,也差不多都教给我了,总算没有背上不孝之徒的恶名。但总是个心结。他的资质有限,所以要我想办法补齐。而且以后这个铁匠铺要我好好的传承下去。敢情又是他惹得祸……。

  我问师父,那我要写多少啊。师父很得意地说,他师父和他师父的师父留下来的“心得”装了满满两大木箱呢。我一听就傻了,两大木箱的东西也能弄丢了?师娘和师妹也很好奇。师父则很是无辜的说,早先他独自一人闯天下,往这里搬家时走的是水路,半夜船上有人喝了酒打架,不小心掉下船去的。我们一听就明白了,那些打架的一定有他一份。师父平常是很好的一个人,可是一喝酒就撒酒疯。娶师娘时就因为他酒后大闹自己的婚宴,师父的老丈人邓员外差点要悔婚呢,这个大笑话全镇的人都知道的。师父谈到这些有些尴尬,对我大声说:“我在你身上花了三年功夫,所以你怎么说也要给我补齐四大箱才说的过去!”我又一次傻掉了。

  “傻小子,喂喂,傻小子!”我感觉耳朵被轻轻揪了一下,知道是师娘在叫我。师娘乐呵呵的对我说,没关系的,反正也没个时限,一天写一点就是了。我苦着脸说:“那可是四大木箱啊,还不如直接让我去考状元呢。”师父一听又开始吹胡子:“小牛子,你以为当铁匠是那么容易的?!”我当时就又不敢吱声了。师娘瞪了师父一眼,对我说:“别怕他,你只要每天晚上把你一天的重要事情记下来就好了,把和打铁有关的事也记下来。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写。”我说那还不都乱套了?师娘笑着瞥了师父一眼,对我说,只要我想着要让以后一个不认识的人能看懂就是了。还说从今天开始不用我练字了。这倒是不错,我最不喜欢练字了。于是就有了现在我正在写的“打铁心得”。

  我今天白天吹牛来着。对了,我叫铁牛。……是叫张铁牛,师父叫我小牛子,师母叫我傻小子,师妹叫我牛哥,还有管我叫小黑子的,……我长得不黑,可是一干活就黑了。我师父叫张铁匠,呃……,是叫张德彪。很少有人叫他名字的,都叫他张铁匠。我师娘叫邓小红,我师妹叫张月娥。

  有一天,师父到我家,不知和我妈说了什么,我就不去黄秀才黄老头的私塾了,去师父那里做了学徒。这样也好,我也能养家了,师父一个月给我五钱银子呢,不比我妈种药材赚得少。对了,我妈叫巫兰儿。我爸在我没出生时就过世了。我妈说,师父对我这么好,是因为他是我爸的一个远方亲戚。别人想到他那里学徒,他还不收呢。我师娘对我也很好的,她可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她有时还教我读书呢。比黄秀才教的好,而且从来不打我掌心的。她教我的第一本书是《三国演义》。我头一次见到有这么多字的书,比佛经的字还多。师娘讲的和说书先生可不一样,她从不问我关老爷的马前卒叫什么名字,反而问我他们为什么要打架。我哪里知道啊,我妈也不知道。还好师父是知道的。我就问了师父,再去告诉师娘,很好玩的。可是师妹从来不爱听。师娘也不强求,只是教她女红。别看我师妹只有九岁,我的衣服破了都是她补好的。师妹不许我叫她月娥,只能叫师妹,她说等她长大了也要打铁,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师娘常常笑话她,师父很宠她,从来也不管——咦,我要说什么来着?

  对了,我今天吹牛来着。“刘坏水”说我们只配打铁钉,我当时就火了,他……。呃……。“刘坏水”叫刘怀才,是峨嵋派的二十三代弟子,这是他自己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酒馆郭老板为他欠的酒钱找上峨嵋山时,大家都说不认识他。那个郭老板就是峨嵋酒馆的郭老板,他叫郭喜财。人如其名,他真的很爱财。他的酒馆虽然叫峨嵋酒馆,但是和峨嵋派是没有关系的。他说这样就没人敢在他那里捣乱了。可是捣乱的人还是不少,……呃,又扯远了。

  事情是这样的:刘怀才喜欢唐门的一枝花——就是温如意温姑娘。温姑娘喜欢精巧的小玩意,所以刘怀才就常来我们这里,——我师父才懒得理他,他就让我仿照些唐门的暗器机关什么的,拿去哄温姑娘开心。昨天刘怀才又发花痴,说是让我打造唐门的镇山之宝——碧血蟾蜍。其实那只是个道听途说的东西,哪里会真的有。就算真的有吧,那也是唐门的不传之秘,又有谁见过了。我实在不胜其烦,推说师父派的活紧,没有时间做的。况且没个现成样子,那又如何打法?刘怀才说你等着,就一溜烟跑了。

  我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算了,哪知今天他还真的拿了一个碧血蟾蜍的图纸来了,非要我打出来不可。其实那又是什么图纸了,就是他自己画的:一只胖胖的癞蛤蟆,——长得和他自己差不多。嘴里向外吐出几条虚线,权当是发出的毒针。后腿可以活动,就算是发动的机关。如此而已。看样子倒是和龙门茶馆茶博士老赵说的差不多。可是谁知道里面是个啥样子啊?就算只是打一只实心的铁癞蛤蟆,要那么象的,也不容易啊。我们就这样争执起来,越吵越大声。

  我们铁匠铺在镇西,靠近山林,本来很偏僻的。不知为什么,今天门口竟然聚集了很多人:踏青的,放风筝的,打柴的,采蘑菇的,刚刚赶完集的,出镇子的,进镇子的……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还有峨嵋派的,都是刘怀才的跟班;还有几个唐门的,温姑娘没来,可是她的师哥师弟大都来了。就连龙门茶馆的茶博士都来了。我们的铁匠铺本来就不大,原本只是院子边上的马棚。这么多人,一下子就挤得满满的。那些看热闹的只能站在外面看。

  其实铁匠铺后面的小院子也不大,只有两间瓦房。一间师父师娘住,一间给了师妹。师父买下这个院子就是为了迎娶师娘的。本来想另寻间屋子打铁的,可是师娘不让,说那还要多花钱的。就把马棚改了一下,重砌了围墙,便成了一个单独的铁匠铺,铁匠铺后门直通小院子,而小院子又另开了一个大门。我很喜欢这样的:进后门就吃饭;冬天冷了,全家人还能聚在一起烤火,聊家常,很有亲情味。而且家里总有人,所以铁匠铺也总有人,那些山路远些的,也不用担心会大老远的白跑一趟了。只是每天烟熏火燎,叮叮当当的,好在周围邻居很少,师娘师妹也习惯了。

  茶博士叫赵启泰,高高瘦瘦的。他在我后面拍了拍我肩膀,说道:“让我看一下好不好?”我回过身一看,见到门口一大堆人申着脖子的样子,感到很好笑,顺手把“图纸”铺在桌子上,说道:“你们看看这东西怎么个打法。”大家呼啦一下子围了过来,东一嘴西一嘴的问刘怀才这张图是哪里来的。刘怀才很不好意思的说,那是他花了一天功夫在池塘边画的。我们都是一愣,然后一起哈哈大笑。吵吵闹闹,乱作一团。也许是我们声音太大了,师妹也拉着师娘从后院出来看热闹。可是我们一大堆人闹了半天,出了不少主意,这个“碧血蟾蜍”到底怎么个打法,还是没个头绪。我想要是师父在家,一定有办法。可是他偏偏一早就出去了,直到傍晚才回来的。

  就在我们都渐渐看着“图纸”发愁不吭声时,忽然有一个声音尖尖的女人说到:“唐门的镇山之宝要是那么好打,唐门也就要关门啦!”我当时心里一惊,一定是“不好惹”到了。那是唐门的二师姐唐丽丽,整个唐家除了掌门老爷子,就是她说了算。出名的不好惹,护短,不吃亏,不讲理。都快二十岁了,长得也不错,可就是没人敢去提亲,可见其恶名远播。就在我全身刚刚激起鸡皮疙瘩时,又有一个苍老的声音呵斥道:“胡闹,一边去!”我心里的石头登时落地了。敢这么和“不好惹”说话的一定是唐门的二叔公,唐丽丽的父亲唐玄唐老爷子。有他在,“不好惹”今天就不会太过分了。这里的都是本镇的人,心里恐怕和我也是一个念头,赶忙分开两旁,让出道路。这时我们才看清,铁匠铺外面又来了好多人,除了看热闹的,唐门的,峨嵋派的大师兄他们也到了,只是刚才没有出声而已。

  唐丽丽站在人群中间,一身红衣,很是刺眼。对旁边一把白胡子的二叔公道:“他们连‘碧血蟾蜍’都敢打,这不是踢我们山门吗?”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的表情都很古怪。我这时才意识到,原来我无意中已经惹了个大麻烦。我心虚的环视一圈,还好,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刘怀才。刘怀才的名字真不是白起的,还真是有急智。昂头挺胸,不慌不忙的说:“这个‘碧血蟾蜍’打出来要送给天下的哪个门派,不知道二师姐知道不知道啊?”这一句登时把大家都逗乐了。我一想,也对啊,那是给唐门一枝花的,这样也没什么不妥的啊。反正也没有给唐门“泄密”。“不好惹”气得满脸通红,啐道:“呸!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说着看了二叔公一眼,愤愤的不吭声了。很明显,要不是二叔公在,她一定不肯罢休的。刘坏水和他的跟班也看了出来,眉来眼去的偷笑不已。我心想,“刘坏水”这下又惹祸了。果然,唐丽丽看出了名堂,登时大怒,戟指喝骂道:“坏坯子,你们笑什么?!”刘怀才他们登时个个满脸正经,假装错愕的道:“谁笑了,没有啊。”唐丽丽愈发愤怒,骂道:“呸!峨嵋派就没个好东西……”唐丽丽还没骂完,就被二叔公在后面打了一下脑袋,回过头来,发现峨嵋派的大师兄一众人在自己后面,个个表情尴尬,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打。

  峨嵋派的大师兄叫龙怀安,外号叫龙吟剑。虽然是大师兄,年纪却五十出头了,平时和二叔公都是平辈论交的。他抹了把胡子,对二叔公说:“小孩子的事就由他们去,这么可爱的女娃子你也舍得打么。”说着又向刘怀才他们看了一眼。刘怀才和他的跟班,登时如霜打的茄子,低着头,再也不敢乱说话了。这时我才相信他们的确是峨嵋派的。那唐丽丽现在满脸通红,小嘴上翘,气鼓鼓的一副小女儿形态,倒是有一点可爱。可接下来就不可爱了,她十分狠毒的瞪了刘怀才他们一眼,换上了一副吃人不吐骨头的表情。我心中暗想,但愿刘怀才他们这个月别被唐丽丽捉到才好。

  二叔公叹了口气,说道:“早晚被她气死。真不知掌门是怎么想的,居然把唐门交到她手里。我真是死了也不能闭眼啊。没有我的约束,她每天要闯多少祸啊。恐怕唐门就此败了。唉……。”说着连连摇头。龙怀安看了看周围的峨嵋弟子,也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看着他们一个个风尘仆仆的样子,我忽然想起,他们不是要去参加泰山武林大会的吗,走了才几天,应该还没到地头,怎么又回来了?后来我听说,他们刚回镇子就听峨嵋和唐门的弟子说起刘怀才打“碧血蟾蜍”的事,也是好奇,拐个弯过来瞧个热闹。

  二叔公慢慢走到我旁边,指着桌子上的“图纸”问道:“这就是‘碧血蟾蜍’吗,小铁匠?”我道:“是,是刘怀才自己画的,做不得准的。”二叔公点了点头。龙怀安也很好奇,过来一同观看,却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我想,这下脸可丢大了,还好是丢刘怀才的。唐丽丽也过来看了一下,也不生气了,笑着对刘怀才道:“刘师兄好文采啊。”刘怀才他们却低声嘀嘀咕咕的,看样子是在商量脚底抹油了。我转头看了师娘一眼,只见她正在抱着师妹。师妹刚才和我们吵闹了半天,现在有点困了,在师娘怀里迷迷糊糊的,看来就要睡着了。

  二叔公仔细的看了老半天,我们都开始奇怪起来了,这有什么好看的。二叔公忽然问我这个东西要怎么个打法。我当时就乐了,说我们大家研究半天了,就是打不了啊。二叔公又问道:“要是我硬要你打,你会怎么打?”这话把我问住了,我又转头看了师娘一眼,师娘冲我点了点头。我便壮着胆子说:“拿张薄铁皮,找个木头的‘刘海戏金蟾’拆开来,作蟾蜍的底子,先打出蟾蜍的外形。再想办法用崩簧做个小型的机弩,拉动蟾蜍的后脚来发射。可是发射毒针的准头就不好找了,很可能会横着射出去的。”这些只是我的初步想法,经不起推敲的。比如说小型机弩如何做法,如何安装到蟾蜍体内都是模模糊糊的。我说完以后,心中忐忑不安。人家二叔公是什么人物,峨嵋大师兄是什么人物,我给人家提鞋都不配的。可是大家的反响却出乎我的意料,都不吱声,好像在静静的想像我这个版本的“碧血蟾蜍”打造出来的模样。然后你瞧瞧我,我瞧瞧你的,还是不说话。和刚才吵吵闹闹的不一样了,气氛变得很压抑。我又转过身看了师娘一眼。她正盯着二叔公看。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二叔公双眉紧锁,仰头朝天,双手不停的相互搓弄,久久不语。龙怀安则低着头盯着“图纸”,不时轻轻摇头。大家则开始窃窃私语,都不理我。我忽然觉得后颈发凉,前后找了一下,才发现是“不好惹”正在斜着脑袋盯着我看。也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不过我知道,必须马上转移她的注意力,不然我一定会很危险,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二叔公忽然长叹一声,拍拍龙怀安的肩膀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就是不进棺材,也会有人抬我们进去。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我们都老了,老得该死了!”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尽皆动容。不过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听出来他说的不是我。一定是有别人,——还是个年轻人,得罪了他,可那个人又是唐门和峨嵋都惹不起的,他们一定是吃亏了。难怪他们还没有到泰山,就灰头土脸的回来了。想到惹不起,我偷偷的看了“不好惹”一眼,只见她杏眼圆睁,粉拳紧握,哼了一声,独自生气去了。我倒是有点高兴,她终于不盯着我看了,我安全了。

  龙怀安想安慰一下二叔公,可是张了张嘴,又不说了,也跟着叹了口气。二叔公忽然又高兴起来,笑着对龙怀安说:“你的徒孙很了不起啊,以后我们唐门再不用担那个‘碧血蟾蜍’的虚名了,哈哈,不错不错,哈哈哈哈。”这时我们大家才知道原来唐门根本没有“碧血蟾蜍”,不由自觉的都向这个消息的来源茶博士看去。老赵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我不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你们还肯来喝茶,摆龙门阵吗?反正唐门大人有大量,也不会来理会我,是不是啊二叔公?”说着对二叔公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的。我们一起对茶博士发出鄙夷的眼神。从此“茶博士说过的”就成了我们峨嵋镇的口头禅。龙怀安也有点不好意思,转头又瞪了刘怀才一眼。

  二叔公却忽然弯下腰问我道:“除了‘碧血蟾蜍’,你还会打什么?”这叫什么话啊,就算你是唐门二叔公,也不能如此亵du我这个铁匠的尊严啊,我硬着头皮说:“只要有好铁,我们什么都能打!”二叔公笑了,捻着胡子想了一下,转头对唐丽丽说:“明天你带三十斤玄铁来……”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心想这是要干什么啊,玩笑开大了。二叔公接着说道:“……再把演武堂的家伙都拿来,做个比对的样子,嗯……,再把唐门九打也拿些来。”这下不只是我,连龙怀安也傻掉了。唐门要搬家吗?二叔公对我笑了笑,说道:“别担心,我也不规定你必须打什么,只要你把那些玄铁用完就行,哪怕都出了废品也没关系。但是你打的东西必须是新式样的,包括废品在内都要给我,怎么样?”说着又对唐丽丽说:“这件事就由你来办吧。你什么都要听他的。”唐丽丽也不明白,问道:“老爸,你这是要干什么啊,有钱也不是这个花法啊。”二叔公一拍脑门,又对我说道:“对对,这丫头不说我倒忘了,这个活计你要收多少钱啊?”

  我很机械的把头转向师娘求助,我的脑袋已经一片空白了。师娘可真了不起,顺手取过桌上的算盘,和二叔公算起了账:“玄铁要融入精铁再打造兵刃的,也就是说这个活是按件收费的是不是。打大的兵刃和唐门九打那种小的暗器用铁量相差太多,所以现在谁也不知道会打出多少件了是不是?”二叔公挠了挠头,不停点头说是。师娘接着说到:“要打完三十斤玄铁,要用很多天是不是。那干脆按日子算钱好了,就算是我的学徒给你唐家包去暂时做了长工好了。这个小子两天能打三把龙鸣剑,除去成本,能为我们赚二两银子,一个月就是三十两。你们唐门是老主顾了,给你打个五折,一个月十五两,先付半个月的,然后按月算钱,余下的按天算钱就是了。二叔公你看呢?”我不禁越发佩服师娘了,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两天三把剑,第三天我就累死了。再说我们生意什么时候这样好过,一个月能卖掉四十五把龙鸣剑?二叔公却好像捡了个大便宜,不住的点头,“好好好,就是这么办。”说着就把定金钱给了师娘。我不禁又想,师娘是不是要的太少了?

  不管怎么说,这个糊里糊涂的交易总算是定下来了,一时间主客尽欢颜。我忽然想起一事,对二叔公道:“不行不行,这活没法干。”众人都很奇怪的看着我。唐丽丽第一个不答应了,质问道:“怎么,你这个不知足的小铁匠要涨价吗?!我们唐门是这么好欺负的?!”看来她也觉得自己吃亏了。我忙道:“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们这里太小……,你们演武堂的东西很多吧?这里放不下的吧?”大家听我这么说都怔了一下。唐丽丽很骄傲的道:“当然了!”然后大家都开始打量这间不起眼的小铁匠铺。在别人面前说自己的铁匠铺小,感觉很对不起师娘。师娘这时也掐着腰打量着这个住了十年的铁匠铺,发现我愧疚的眼神,冲我轻轻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算是安慰。

  二叔公哈哈一笑,道:“没关系,没关系,那就再起一间屋子好了。反正老板娘给我打了五折,算来我也不吃亏。哈哈哈哈。”唐丽丽当时就蹦起来了,挥舞着拳头大叫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二叔公笑容不减,将唐丽丽拉到一边,笑骂道:“瞧你,那有点女娃的样子?”然后又对我说道:“不管再有什么难处,你都可以直接来找我,这笔买卖我是一定要做成的。你可不要让我这个老头子失望啊。”说完,一边呵呵笑着,一边拉着不甘心的唐丽丽回唐家去了。峨嵋派的和看热闹的什么时候走的,我一点也不知道。我被二叔公彻底吓傻了。

  师父回来后,我和师妹抢着吧这天的事讲给师父听。师父惊奇之余,对我笑道:“好徒弟,比你师娘还会要钱!哈哈。”又对师娘说,“你怎么没叫二叔公把咱们住的房子也重起几间呢?”师妹抢着说道:“因为我那时候不小心睡着了。”我们都大笑起来。然后就是吃晚饭,师父开香堂的事了。

  我临走时,师娘忽然叫住我,把一包银子揣进我的怀里。我吓了一跳,知道是二叔公给的定金,忙道:“这是师娘的。”师娘坏坏的一笑,道:“你让唐家起大屋已经还了。这些是你的,你师娘怎么能占你的便宜,你说是不是啊?”这话好像对,又有点怪,却又说不上来。我就这样回了家,把钱给了妈妈。妈妈看到这么多钱,也吓了一跳。我和她解释了好半天呢。

字体: 字号:
小铁匠的天下第一剑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