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14:2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铸心略图
  4. 故事

故事

更新于:2017-04-21 11:07:05 字数:2166

字体: 字号:
铸心略图目录
共1章
  古镇暮气炎炎,锈发着古朽的古墓霖气。

  炎热的气浪巩固着,被一层虹膜罩住,辗转反侧之间,流而不散,汇聚着热浪烘烤,让古镇有着一股生机盎然。

  这是一座不起眼却是荣誉武林的一座古镇子,羊骨镇。

  十年之间,古惑人非,今天的繁华世界,明天的落幕尽然。

  这是一镇铁匠,天生的铁匠胚子,世代以铸铁锻器,神兵利器,也许百年时间沉练,它就会成一代名器,传世天下。

  断琅门,她就是古镇“羊骨镇”的唯一号令宗门。

  一层断浪空折成,琅琊古意唸其中。

  古灵秀气,是他们铸出的兵器带的特点。

  优美的线条修身,清晰的泪痕滴滴空音,走进古镇上,拿着大铁锤敲打的大汉,每一件成品的武器都有着与其格格不入。

  天星倾斜,斗转星移,侧重的天谴偏移,一阳一阴,模糊阳起阴沉。

  根据古训,断琅门等待七百年,她有一剑,需要天时地和才能入手铸剑。

  火热的心,激昂的红脸……

  在一个辰晚之后,前来求剑的武林豪杰根据地图的标志,发现他无论如何转走,地图上的一个标点在地理中,却如多余的一个标记号,根本寻找不到“羊骨镇的点滴踪迹。”

  十年,物是人非,只有几把幸存而没折断的古剑古刀还记的依稀的出声地,…“羊骨镇”断琅门。

  一片红光染,片刻山河成悲殇。

  建领山头的一大庄,无辜火势通天,欲燃天地不甘不平,“啪啪”作响燃烧断裂木头,跳动了不清的频率。

  山下平民,提着一木桶,水桡边缘,动荡不安的波纹,上上下下,看得出提它的主人手臂的颤抖。

  闻言之音都是唉声叹气,“火势太大,没办法扑灭”之类的揪心之语。

  今晚,没人入眠,没法入眠,筋疲力尽以后,他们紧皱眉头,担心的很多,这样的日子如何能睡得着。

  更多的谜题,更多的不安,更多的害怕,人思的越多,懂得越多,看的就越长,看的更深,心就不由更沉几分,也不能不紧张几分。

  也有聪明人,懂的谋略,为自保,为家人,为牟利,他们都是聪明人,懂的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也许,天一亮,会有各种猜测,会有各种原因的出现。

  山顶大火,烧的通天透明,在这种情况,生命灭绝,寂灭虫音。

  上上之巅,颠徒着一个影子,他身似葬身火势海洋,却又如火中使徒,能在火焰中来去.

  火势的烟尘熏得热辣,烧得生机涂炭,迹象荒芜.

  影子就在火中一步徒乏,影子有点动荡波澜,好像一个眨眼它就会散掉无踪,弱小的姿范,能于见怜.

  大山,山势大,地势广,因为这样,它总会有意外,还是说...上天总会在冥冥中余留一线生机.

  影子逐渐拉清,出现在山石内,清晰了一刻,影子是一个衣衫满是分不清是肌肤还是布料的小身影,身体能看出是娇小,眉目被烟熏得乌黑,满头毛发也是因为炙热而枯卷,已经不能辨认其身份了.

  徒步行,手掩嘴鼻,淡淡的咳嗽轻轻不断,在火势怪异的蔓延,他总会柳暗花明的有着前进的路,就好像满山火焰为了他做掩护一般,迟迟得燃烧了他出现的一切踪迹,也如同君臣,君过臣随.

  十年百年,当初的一段流言被掀开,而它,正是大火肆虐,云路灭绝的起源。

  相传,古镇‘羊骨镇’的神宗‘断琅门’一门无辜失去踪迹,是因为断琅门暗中按照祖训,遮掩天机,巧骗上苍,利用阴阳调衡的一霎那,铸造了一把绝世神剑。

  按照天机阁推演看到的一角,而断琅门不是无辜失踪,他们不是失踪,而是一刹那之间,方圆百里,刹那被断魂夺命,没有踪迹的死亡了。

  此剑一出,刹那芳华,凋零谢幕,以生机为食,以血肉筑神,起灵生智。

  天机阁为此成立天机门,专诸江湖三湖四海,只为了那一角的迹象,查缉那一柄死亡之剑。

  同时,在江湖的黑暗中,有着一股不一样的势力也在追寻这那一角迹象。

  他们黑暗,堕落,残忍,暴戾,径流出手的地方,鸡犬不留,鸟虫无声,能有的,或许只有飘渺的冤魂之说了。

  一把火的燃烧殆尽,是他们最常规最简单的一种销毁踪迹的最有效方法之一。

  天机阁。

  阁楼殿阙,隆重而有序,笼络了精妙与绝美,高大而优雅,高高在上却不似辉煌。

  雾气云来,少不了的一点仙境缥缈。

  一座笼络阵法,预知天地施舍的一点可怜未来,苦苦熬制的盘栓。

  智而知,知而智,方为年长为说。

  白发苍苍,却不带暮气岁月,他们就是天机阁阁老们,一堆七八十的老头,智者,知者,如同半仙一般存在的老爷子。

  云路山庄,武林三庄之一,云阙山,山势磅礴,浩如长存,自在山中自有仙灵,是一出山福天地。

  如今,一把大火,烧尽了。

  他的身影是如此的弱小,伴着火焰,用尽每一丝的力气逃离,慢慢的,他走过了平常玩耍的地方,离去了欢乐嬉闹的土囊。

  在不远的脚下,他看不出来那里出现了一断崖,他还是拖着疲乏的身躯,还是咳嗽着一步一摆的拄着离去前进。

  天机阁。

  留下了诏告武林的一纸结语。

  剑出,剑侍,剑逝。

  夺得天剑者,诛行天下。

  同时,江湖流言,武林有剑,以血饮食,夺魂种魂,故而被称。。饮血魔剑。

  而在百年之间,江湖不知流转了一把杀剑,夺人心魂,操控人性,江湖百年以来,无人能于驾驶,故而被称。。。噬心鬼剑。

  加上天机阁的无故昭告,三柄魔剑,搅起了江湖大浪。

  而...饮血魔剑,直指云路山庄,那座被燃烧中的云阙山。

  他还是在轻轻的咳嗽,火焰虽然很奇怪的没有燃烧,但是漫天烟尘也是把整座天空覆盖,盲目的路途,路是越来越难于看到了。

  在他的侧边,他看不到的一块断碑,写着“......断崖。”

字体: 字号:
铸心略图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