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2:30:2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渔岛鬼火
  4. 第一节、诡异的笑容 第二节、小师妹的电话

第一节、诡异的笑容 第二节、小师妹的电话

更新于:2017-04-21 13:32:17 字数:3096

字体: 字号:
  1、诡异的笑容

  此刻的叶书很惬意。

  红彤彤的夕阳将沙滩染成一片金黄色。叶书穿着宽松的沙滩裤,双眼微闭,叼着15元一包的红色硬壳七匹狼,懒懒地躺在靠椅上沐着阳光浴,不经意间,看到正在不远处嬉水的妻子和刚满4周的儿子,嘴角上浮,露出会心的笑容。

  叶书从身边的袋子里掏出一听可乐,“啪”地拉开易拉罐环,往嘴里猛灌几口,“嗝……哈!”叶书吐出惬意的声音,把可乐放一边,又开始看着妻子和儿子嬉戏。妻子和儿子正在挖沙坑,妻子把沙子挖出,儿子又调皮地倒进去,乐此不疲。偶尔发出清脆的笑声。叶书很享受这种感觉,微笑着闭上眼睛,忽然生出一种恍惚,眼前突然浮现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叶书刹那就醒了,感觉后背凉了一块。

  叶书一直没有忘记这个笑容。一周前,叶书领着侦查队的兄弟们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成功破获了闽东公安边防支队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偷渡案件,捣毁了一个跨国组织偷渡团伙,抓获

  “蛇头”4名。当时其中一名叫阮和文的“蛇头”被押运上车时,回过头来望了一眼叶书,笑了。叶书没来由心里一渗。他无法形容这个笑容,是残忍、讽刺、戏谑……叶书心里莫名一渗,却又无法描述。事后的审讯异常顺利,阮和文也极其配合,很快供述了组织人员偷越国边境的犯罪事实。然而,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笑容。叶书曾经几次试图挖出阮和文“诡异笑容”背后的企图,却始终没有头绪。

  鉴于叶书的突出贡献,榕城省公安边防总队向公安部边防局报批,为他荣记了二等功,并批准了他半个月的假期。

  难得的假期让叶书很高兴,妻子也很兴奋,撒娇着要去旅游。叶书爽快地答应了妻子的要求。然而,当妻子提出去丽江的愿望时,叶书却选择了离市区不远的小白鹭度假村。不是因为他没有钱,而是他心里总觉得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果然,当几天安逸的休假生活让叶书几乎产生错觉时,“诡异的笑容”不失时机地出现了。

  “唉……自己还真的是劳碌命!”叶书深吸一口烟,还是决定给兰旭参谋长打个电话。

  “我确定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狼……”手机的彩铃响起,叶书忽然笑了起来,却很快被接通的参谋长听到了:“怎么?立个功,休个假,把我们的叶大队长乐成这样了!”

  “队长,你别笑我。你这手机铃声从我在连职就听起了,怎么还没变啊?”对于侦查队的老队长,叶书总情不自禁地“没大没小”。

  “我就不信你会闲到打电话听我手机铃声,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叶书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疑惑。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说:“我相信你的直觉,能不能再说细一些?”

  叶书微眯起眼睛,似乎在回想着什么,目光也变得犀利起来:“能!一,我从来没见过阮和文承认犯罪这么干脆的,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二,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查扣的船舶内舱也太封闭了一些,三,这个偷渡路线似乎也有点舍近取远的嫌疑,还有……”

  叶书越分析感觉越不对劲。直到参谋长挂断电话,他才发现声音都变得有点颤抖起来,连妻子江霞来到身边都没有发现。妻子带着孩子在一旁安静地等着,有些哀怨地看着他。叶书一阵窘迫,满脸的严肃赶忙换成笑容,高高抱起孩子,拉过妻子的手,“走,大爷带你们喝酒吃肉去!”江霞“噗嗤”笑了,任随叶书拉着走进一家小饭馆。

  晚饭显得有些沉闷。妻子江霞“叽叽呱呱”地向叶书说着今天和儿子的开心事,而叶书却是有一搭没一搭地总分神。直到江霞脸色有些变了,叶书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地挠了挠一头小板寸,在用力地搓了搓自己的脸,挤出一个鬼脸:“老婆大人,你就原谅了小的吧。”江霞“噗嗤”又笑了。

  看着妻子江霞的笑容,叶书内心满是愧疚。长期工作在侦查一线,叶书与家人总是聚少离多,这种一家人共聚的天伦时光,对于他和妻子而言简直是“奢望”了。也难怪妻子会不高兴。

  夜里,儿子玩耍了一天,早早地睡去。叶书与江霞手挽手默默走在沙滩上,享受于此刻的宁静。良久,江霞说:“这次虽然没去成丽江,但是我已经很开心了,从来没有这么惬意地和你一起这么多天。你有事情,我们就先回去吧。半半也玩累了,刚好回家休息休息。”

  叶书一脸愧疚地看着江霞,忽然想找烟抽,翻遍了口袋,才发现落在了酒店。

  二、小师妹的电话

  叶书提前回到了单位,把侦查队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队长,嫂子没吃了你啊!”“老大,你对共产党的事业简直太热爱了吧!”……

  “去去去……好好干活去!”叶书打发着同事们的打趣,径直来到了参谋长的办公室。

  “老队长……”

  “诶,怎么提前回来了?也不用这么急啊!多陪弟妹几天啊。女人家不容易。”

  “我知道。”叶书苦笑,“可心里堵得慌。江霞也支持。”

  “坐,慢慢聊。”兰旭参谋长丢过来一支香烟。

  叶书两手连抓两下,接住香烟,仔细一看,“哟!队长,改品味了啊。‘333’的牡丹烟现在可不好找哇!”

  “想要?整包给你,你嫂子发的福利。”兰旭把整包烟丢了过去。叶书故意装出谄媚的样子,将烟塞进口袋,“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

  “瞧你这点出息,别人给你‘软中’不抽,跑我这来蹭‘牡丹’!”

  “那不一样!哈哈……”

  两支“牡丹”徐徐燃气,两人的说话氛围也严肃了起来。“你上回说的疑点,我向支队长说了。他也觉得不对劲。可如果说要立案查,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合计了一下,认为还是由你挑两个人,先摸一摸情况,怎么样?”

  叶书沉吟了一会,掐掉烟:“可以,我先理一理思路,然后再向你报告。”

  回到办公室,叶书坐在椅子上,脑中回放着上起偷渡案件的情节,似乎遗忘了什么,又似乎抓住了什么,直到手机响起小师妹莫小涵的电话。

  莫小涵今年26岁,家住吉林,属于典型的东北女方,五官端正,身材高挑,薄薄的嘴唇总有着说不完的话,性格是豪爽干脆。说是“小师妹”,其实并不全对。莫小涵是地方大学毕业考入武警学院的边防管理学研究生。去年毕业后,支队将她分配到白石边防派出所,增加基层工作经验。在上次的偷渡案件中,叶书第一次与她合作,虽然有很多经验上的不足,但也出了不少的好主意。因为叶书曾经在武警学院进行过一次为期两个月的侦查学培训,莫小涵一直大大咧咧地称呼他为“师兄”,叶书索性就叫她“小师妹”了。

  “小师妹,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找我啊?”叶书说。

  “师兄,你说白血病遗不遗传?不对,应该说是白血病传不传染?”莫小涵忽然莫明其妙的问了一句。

  叶书听出莫小涵的心情有些低落:“一位法医曾告诉过我,白血病显性遗传的证据目前还不充分,有关家族史的报道也不多,但是现在医学界也认为可能有遗传因素,但是白血病不是传染病,肯定不传染,小师妹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看了什么韩国电视剧?”

  “不是。师兄,你还记得上回办案送我们出海的老钟和老刘吗?”

  “当然记得,当时老钟一脸的白癜风可没把你吓坏。怎么啦?”

  “他们两个都得了白血病死了,这也太巧了,你说是不是互相传染什么的呢?”

  “居然有这种事情?那我也不清楚,可能是巧合吧。他们会不会是得另外一种类似的病呢?”

  莫小涵说:“这就不大清楚了!说起来也可怜。他们的病发现的很突然,现在已经都死了,是镇医院收治的,听说从住院到死亡时间很短,现在人恐怕都已经火化了。”

  “怎么这么急?乡下不是都要举办几天的法师吗?”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听他们南溪村的渔民说,他们俩是撞邪,被鬼缠住索命了。所以才急着火化的。”

  “南溪村?不正是偷渡案件的发生地吗?”叶书听到这个地方,忽然想去看一看,于是安慰了莫小涵几句,挂断电话,又拨通了妻子江霞的电话,简单解释了一下,就只身赶往白石镇。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