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22: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罚天之神
  4. 第五章 龙凤呈祥

第五章 龙凤呈祥

更新于:2018-03-17 17:22:25 字数:2377

字体: 字号:
  每个国家,最繁荣的地方,无疑便是帝都。而帝都的中心位置,坐落的无疑是皇宫。

  “他们到了。”

  “嗯,知道了,下去吧。”身着金黄之色的华服青年点点头,挥挥手,让这黑袍之人退了下去。

  “那么.......”青年微微一笑,“接下来,便是游戏的时间了。”

  “我的局,你不入也得入!传下去,帝都才子会明日开始。”

  “是。”

  ....................

  墨城牵着黎清雪柔若无骨的小手,在这车水马龙的喧嚣大街上行走着。“跟当初一样,还是没怎么变化啊。”墨城感叹道。上一次来,带走的可是羞辱啊。不知道这一次,你宋青山还能否像当初那般的嘲笑我。

  墨城缓缓握紧拳头,感受着最近才修炼出的灵力,嘴角一抿。

  当年的话,会实现的。

  .......

  “墨城,你倒是起来啊!哈哈哈!!!”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踩着一个七八岁少年的脸狞笑道。

  被踩在脚下的少年,面无表情,而瞳孔深处,点点的寒意却是逐渐透了上来,宋青山望着那充满寒意的双瞳,不由松开了踩着墨城的脚。墨城翻身而起,而后,近乎咆哮道:“我不允许!任何人!说我的娘亲!任何人!都不许!”少年眼神之中的寒意让宋青山的背脊微微发寒。

  “灵力么?!就凭你有了灵力,就可以打我?!”

  “等我有了灵力,我一定会用它,杀了你!!!”墨城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吼道,稚嫩的小脸充满了执着。

  “我等着。”宋青山不以为然,就算你修炼出了灵力,你能超越我?他的自大,多年之后,尝到了苦果。

  ...

  墨城顿步,抬头。轻声念出了四个字。

  龙凤呈祥。

  “清雪,我们进去看看吧。”墨城却不等黎清雪回答,牵着她的手迈向那家店铺。

  刚入店铺,只觉一股冷清之意不由而来。偌大的店铺,竟只有一人。那一人看这打扮,便是这店铺的店主。而那店主却抚摸着手指上的戒指,不停地在一小块地方踱步,眉头紧紧皱着,哭丧着脸,似乎将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一般。

  “掌柜的。”墨城轻喝一声,似乎想要将那走神的掌柜惊醒。

  那掌柜一个激灵,陡然回过神来。“客官,想买点啥?”

  “你的店铺最贵的首饰是什么?”墨城微笑地问道,“不用担心,钱不是问题。”

  对于拥有封地的墨家来说,钱,真的不是问题。

  “客官,当真?”掌柜紧皱的眉头忽然松了几分,心道:如果那样的话,除去交的保护费外,女儿的病,需要的治疗的费也够了吧;不过,如果这二人见到宝了,会不会杀人越货?但是看这两人的样子也不像杀人越货的人。这次错过的话,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索性不管了,缓缓道“两位客官,知道本店为什么叫做龙凤呈祥么?”

  墨城一愣,无缘无故问这干什么?而黎清雪却是一脸的好奇,目光移向墨城,墨城会意。冲着掌柜问道:“为什么?不知掌柜可否告诉我们?”

  “龙凤呈祥,是从我祖上传下来的。传说,是由一龙一凤孕育出来的。”掌柜一顿,“据祖上说,当龙凤呈祥合在一起的时候,会有天地异象,不过,这么多年来,龙凤玉佩,我保存得好好的,而且一直合在一起,却并未有祖上所说的天地异象。”掌柜说着,进入内屋,不到片刻,拿出了一个玉盒。接着,他掏出一个钥匙,钥匙看上去很古老,应该是有些年份了。

  咔嚓。

  掌柜将钥匙插入钥匙孔后,一转。玉盒的盖竟是自行打开。

  “如今的龙凤呈祥,应当不复当年的风采了。”掌柜微眯着眼,等待着玉盒的完全开启。

  一块玉佩静静的卧在玉盒的中心,周身淡淡的光晕诉说着它并不是凡物,玉佩的形状与龙凤呈祥这名字相对应,上面刻着栩栩如生的龙与凤,一眼望去,好像龙在舞,凤在翔。

  “这玉佩,今日便卖给你们了。”掌柜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神情。

  “一百万两?”墨城报出了一个数目,着实让那掌柜吓了一跳。而后答道:“好。”

  墨城自怀里掏出一张银票,郝然便是一百万两的银票。然后,墨城拿起其中的凤翔玉佩,走到黎清雪身后,将那玉佩戴到了她的粉颈之上。而后有些霸道的道:“清雪,你这辈子可别想从我的手心里逃出去了呢。”

  “嗯。”黎清雪螓首轻点,如蚊语一般的轻嗯一声。脸蛋与脖颈之上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之色,令天地为之失色。

  陡然,一个不符时宜的贱笑之声随后响起,“哇哈哈!这是哪来的靓妞啊!”一个约莫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自那门外走了进来,脸色蜡黄,一看便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

  “快跟大爷回去爽爽!”无良的手竟伸向黎清雪。竟无视了墨城的存在,墨城的脸当即黑了下来,伸出一只手,抽掉那只伸向黎清雪的手,眼神森冷,道:“既然你那么不爱惜自己的命,那么,你的命我收下了。”手掌再次探出,双指一弯。

  “你敢动我?我爹可是这帝都东域的地下皇帝!”那青年似乎有所倚仗,料定在他面前的少年不会动他,可惜,那个少年叫墨城。

  墨城弯曲的手指化为手掌,狠狠拍向他面前的青年。

  啪!清脆而响亮的巴掌声带起的是一声冷笑,“哦?是么?”

  “我可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啊,所以,不管你是谁的人,我都会杀了你。”墨城面无表情,竟是将灵力附在了手上,对着那青年的头上轰去。

  不带任何声响,只是那青年带着满脸的不置信,却是死了。

  而掌柜目瞪口呆地望着一切,缓缓叹了一口气,道:“两位可知道他是什么人?”

  “不是帝都东域的地下皇帝的儿子么?”墨城答道。

  “那你为何还杀了他?”掌柜无奈,顿了一下,道:“而且这帝都东域的地下皇帝吴任与那当朝太子联系十分密切。”

  “哦?后台挺硬的。”墨城略微惊讶了一下,“不过,我还不怕他,如果那什么吴任来找你麻烦,告诉他,杀他儿子的人叫做墨城。”

  掌柜语塞,既然墨城把话说到这种地步,他也没必要再说下去了。

  “掌柜的,感谢你的龙凤呈祥。”墨城拿起盒子中剩下的名为“龙舞”的玉佩,戴到了脖子之上。淡淡的光晕一圈圈的流转着,煞是好看。

  墨城牵起黎清雪的小手,向着外面走去。

  宋青山,你真的很不错啊!!!

  额,竟然那么久没写,真是抱歉啊。

  新书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