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2-19 19:54:2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魔道无垠
  4. 第一章 不想种地

第一章 不想种地

更新于:2017-02-17 21:51:27 字数:5078

字体: 字号:
魔道无垠目录
共1章
  十一月深秋的天空万里无云,大陆的东边的人们在经过了漫长的夏季的燥热之后,终于迎来了凉爽的秋季,在城里住的姑娘们在感叹夏季过得如此之快的的同时也穿上了薄薄的绒衣。一到秋季,西摩尔的人们就开始繁忙起来,城里的有钱人家的小伙子们纷纷摩拳擦掌,把自己雕刻着镂空花纹的名贵铠甲擦得锃光瓦亮,西摩尔的城主,那个喜欢穿着红色皮袍奔驰在旷野上的的贵族老爷佩尼金大人便要在郊外举行盛大的秋猎活动了。秋猎活动可是一个极其盛大的活动,佩尼金城主大人规定每年都要进行的活动会让那些年轻的富家子弟们好好表现一番的,要知道,一旦得到了这老不死城主大人的一丁点赏识,以后的前途便会一片光明啊。当然,这些准备在秋猎上崭露头角、好好表现的富家子弟也仅仅只是普通的“富家子弟”而已,他们通常有一个暴发户亲族,但仅仅只有不知道用何种手段得来的大笔资财而已,他们本身并没有贵族的称号,只不过是有点儿钱的平民。

  尹莫大陆有着极其严格的等级制度,平民在有钱也只是平民,而要成为贵族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尹莫大陆的爵位制度分为五级: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还有赏赐给优秀武者的荣誉称号:骑士。爵位的获得却也简单,只要向帝国财政捐一笔数量极其壮观的“护国金”,再加上一位有点名气的贵族的推荐,那么,这个人就会获得一个“某某男爵”的荣誉称号,以后,这个人便可以称自己为“高贵的贵族”了,但是无论这个人捐多少的钱,最多也只是获得一个“男爵”的荣誉称号而已,要想得到一个男爵以上的头衔,不但需要巨大的功绩,还需要本国皇帝陛下的亲自批准,还需要帝国国政议会反复的讨论,教廷的审核、授权等等,总之是极其麻烦。所以,对于暴富户的平民们来说,能让自己的子侄获得一个“男爵”的虚名,那就是毕生的追求!而在西摩尔,获得城主推荐的最好的机会就是每年的秋猎……

  城里的少年们忙的心潮澎湃的时候,在西摩尔城周边的村镇上,农民门也同样忙的不可开交,大陆北部的莱茵河流域附近盛产一种叫做龙心果的水果,这种水果果实成熟之后芳香诱人,颜色鲜红,果肉鲜嫩多汁其果肉富含营养,有镇静凝神的功效,龙心果叶子是一种药材,再加上龙心果的储存时间比较长,每年十一月,尹莫大陆的秋天,西摩尔的附近就会见到来自大陆各地的形形色色的商人在到处游走收购当地特产龙心果,当地的农民也大都以种植龙心果为主,十一月是尹莫大陆的秋季,香甜的龙心果就在这时候成熟了。这一天,太阳早早的挂到了天上,一丝温热的风吹着地里高大的龙心树叶子,西摩尔城外东三十里外的一片长满了密集龙心果树的田地里,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浑身黝黑的大汉正在拖着一个大筐在地里不停的把已经摘完了果子的龙心树的宽大的叶子用一个巨大的剪刀完整的从头到尾的把龙芯树叶子剪下来放在大筐里,剪这叶子可是一个技术活,一定要把叶子完整的剪下来,不然,那些奸诈狡猾的收购商上门恐怕又有理由疯狂砍价了。久而,他停下手头上的工作,用粗糙的大黑手揩了一把汗,眼睛四处张望着,嘴里自顾自的说道:“唉,这小子,又偷懒了……”而在离这片龙心树地不远处的一条平静小溪里,窄浅冰凉的河水里,一个同样浑身黝黑的躯体在清澈的河水里上下起伏,周围不时的传来各种小虫子的鸣叫声,明明已经进入了秋季了,可今天特别的炎热和令人烦闷,要是平常,召赖一定会在岸边那块尤平涛又光滑而且又有阴凉的大石头上躺着闭目养神,这是召赖在炎热的夏天里避暑和消磨时光的最好方式,可是今天的天突然转热使召赖的心里有种莫名的燥热,他不由自主的想扑进清凉的河水里翻腾着。这条小河是莱茵河的一条小支流,莱茵河奔腾与帝国北方,而这条无名小河流经布鲁小镇,漫长的夏季,充足的光照,为布鲁镇的龙心果提供了充足的有机物。早在几天前,镇上的农民们便把地里所有的龙心果都摘了下来,随即运送到了自家的小院子里和地窖里,最近这几天,镇上陆续来了一些小商队,对于召赖这样的乡下孩子来说,这些商人就像从天上掉下来一样新奇,他们穿着庸俗的、破旧不堪的袍子(当然在乡下人看来这就是好衣服),带着一顶小皮帽讲着唧唧呱呱的让人听不懂的南方口音,以三或五个铜币就从这些无知的农民手里购走几大车的龙心果,然后尽快运到再靠南一点的地方,经过精心的包装之后,一个成本极低的龙心果就会在南方市场上卖到至少一个银币的超高价格,也就是说,只要时间和货源利用得好的话,即使是交足了关税和商业税之后,贩卖龙心果的利润也是巨大的,一班比较正规的商会在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就能得到高达上百金币的纯利润。当然,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们也不可能一点钱都不赚,到了这个时候咱们亲爱的佩尼金城主大人就会派专门的商队来收购龙心果,价格自然比那些来路不正的商贩们高许多,在那儿,一个龙心果的价格就能达到二十到三十铜币,是那些小商贩的几倍多,所以,大多数农民都还是希望把自己家的的果子卖给这些城主指定的“有钱”,可是,这些商队又不可能把所有的龙心果都买下来,所以,只有有限的果子才能卖出高价,剩下的果子就会直接或间接的堆上了南方小商贩的大筐车。其实,布鲁真的农民们也并不吃亏,龙心果的产量很高又极少发生病虫害,甚至平常的打理也只是浇水而已,种植龙心树,不但简单省力,而且龙心树的叶子、树皮等都能当作药材卖,总体来说,即使龙心果一个只卖五个铜币,农民们也丝毫不吃亏。这些来自南方某地的小商贩们也会带来一些小玩意儿在西摩尔附近出售,在这段时间里,召赖父亲的钱袋就会一会儿鼓一会儿瘪,卖果子挣的钱不时的被召赖要走,在某处地点,这些小铜币就会被换成一朵金黄色的手工纸花或者一个精致的玩偶泥俑。或许我们很难想象,已经十六岁的召赖竟然会喜欢这些小玩意儿,没错,召赖最喜欢的游戏便是把这些形态各异的小泥俑组成两只迷你“军队”大战一番,久而久之,这两只“军队”的数量都能赶上一整个营队了。这些本来就幼稚的行为在布鲁真的亲戚邻居,尤其是召赖的父母看来绝对是没出息的行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不想着好好种自己的地,整天只摆弄些玩偶,这算什么?还是小孩子不懂事吗?已经十六岁了啊。至于“战争”和什么所谓的“将军’,在这一片和平了百年的平静土地上早已经被人们渐渐淡忘了,只在历史和吟游诗人的诗词里出现。在这些没有受过教育的农民的心里:最有出息的的事就是种地了。附近村里像召赖这么大的孩子早就成为一个纯粹的庄稼人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人知道召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即使是玩的比较好的几个同龄人也不了解他,他们跟不上召赖的思维……在水里扑腾了一会,感觉心里的烦躁有所删减,召赖爬上了岸,照样还是躺在往常睡回笼觉的大石头上,“呃……”召赖舒服的忍不住呻吟出了声,玩完水之后,躺在平坦的石头上接受着温暖的阳光的洗礼,真舒服呀。召赖的身体一直就不好,幼时气喘病落下了病根,一剧烈运动就累得几乎喘不过气来,胃肠也不怎么好,不敢吃过凉的东西,这个季节别的孩子大人都在猛啃龙心果的时候,他只能喝温开水……在石头上躺了一会之后,召赖张开了眼睛,嗯,阳光很温暖。已经快要中午了,该回家了,召赖慢慢的爬起身,从石头边上取下衣服穿了,只不过是一件粗麻短袖,和一条材质还不错的绒布裤,鞋子是召赖母亲亲手做的,还不错,合脚。小河的旁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最靠近河的那一颗树的树阴正好挡住了那块大石头的三分之一。穿过树林,树林里很阴凉,过了树林就是一片坑坑洼洼的黄土地,在向前就能到布鲁镇某位大叔料理的龙心树地了,龙心树不高大概只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树干有韧性,枝上没有刺,树丛再茂密也可以安全的通过。穿过这一大片龙心树丛之后就能看见布鲁镇的边缘了,布鲁镇没有城墙,只不过是房子比较密集而已,现在,在通往布鲁镇的一条大道上还扎满了帐篷,一个接着一个,所有的帐篷围成一个圈,把几辆装满货物的大车围在中央,召赖知道,这里面就是商贩们廉价从乡亲们手里收购来的龙心果,毫无疑问,这些帐篷就是那些商贩们的,布鲁镇是一个小镇,这儿没有供人住宿的地方,也没有公共仓库,远道而来的商人们只好扎下帐篷住宿。照这些帐篷的数量来看,商贩的数量相当多,布鲁镇也比平常繁盛了许多,不算街道的街道上走满了在以前从没见过的人,他们穿戴也和别的商贩们不一样,他们穿戴着简易的皮甲,手里拿着用来伤人的短剑或手斧,脚上穿着皮靴,把小腿裤子部分束在皮靴里,显得十分精干利落。召赖知道,这些人叫做“佣兵”,以前偷偷的在西摩尔城的一家小学堂里偷听的时候,老师讲过这种职业,是一种帮助雇主完成任务获得酬金的武装力量。可是,布鲁镇里怎么会有佣兵那?以前商贩们来收购龙心果的时候可从来没带过佣兵啊。难道,镇子出事了吗?忽然,召赖的心里涌出一种异样的感觉,不清楚是怎么的感觉,但感觉就是和平常不一样,是因为终于见到了“传说当中的佣兵”而且还有这么多明晃晃的兵器心里过于激动吗?是的,召赖生在小镇,他所在的生活条件只能让他见一些镰刀、锄头一类的东西,可现在,突然让他见到这么多只有书上才有的杀人用具和浑身铠甲的人,不适应……可是,不仅是这样,佣兵的出现,突然让召赖的心里涌出一股激动:我要走!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回了家,召赖的家在小镇的靠南处,一间石屋,两间茅屋,用简易栅栏围成的一个小院子,里面饲养了零星的几只鸡,它们正在院子里遛腿,石屋的后面一缕炊烟寥寥升起,召赖的母亲正在石屋的后面做饭,石屋的门槛前有三节台阶,现在,召赖的父亲阿弗米正坐在最高的一级台阶上将头靠在门上抽着旱烟,烟叶是镇子东面的海伦大叔亲手种的,叶片金黄,昏昏欲睡。“嗯?你回来了?”阿弗米张开了微闭着的眼睛随口一问。“嗯,我刚从河里回来”召赖进了院子顺手将院门关闭。“到后面去吧,你妈就快做好饭了”阿弗米对召赖轻声说。“哦,你那?”召赖问。“没事儿,我再抽会儿烟”阿弗米回答道。召赖点了点头:“嗯,快点过来吃饭啊”。阿弗米吐出一口气:“行了我知道,你快吃饭去吧”。进了石屋,在从对面的一扇门出去,到了院子的另一面,这里堆起了一堆堆的柴草,这是阿弗米在附近的山上砍回来的,一堆柴草的旁边还搭起了窝棚,炊烟就是从这里面飘出来的。召赖还没走近,就听见了亲爱的母亲康娅的声音:“不用进来了,饭马上就做好了。”“哦,知道了”召赖立马回了一声,随后从石屋里搬出来一张大型的木桌,不久,他们就在这里开饭了,召赖还有一个奶奶弗西,今年七十岁了,老眼昏花,拄着一根拐杖,召赖扶着她来到了饭桌旁,老奶奶拉着她亲爱的孙子的手,坐在了饭桌旁的两个小凳子上,老奶奶和蔼的看着眼前的召赖,慈祥的问:“今天又去河里玩了?”“嗯”召赖老老实实的回答。不仅老奶奶疼爱孙子,召赖也十分亲近这个老奶奶。“奶奶,来,给你看这个”召赖把手伸进了裤手袋,弗西睁了睁老花眼,召赖松开手心,里面安静的放着两粒糖果,老奶奶笑了:“又买糖吃了?你个小馋猫”。召赖把手里的一枚糖果剥开纸皮,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捏着一粒糖果送到了老奶奶的嘴边,“来,奶奶,张张嘴”召赖轻声说。可是老奶奶却赶紧将嘴巴闪的远远的,“不、不,好孩子,还是你吃吧”老奶奶不舍得自己吃这一个铜币一粒的糖果。“不,奶奶,你吃嘛”召赖固执的说。“不,不,奶奶从不吃糖”老奶奶说了一个很善良的谎话。这样明显的谎言无法阻止召赖:“奶奶,就吃一个行吗?我可好不容易才买到这种糖果呢”。老奶奶是舍不得吃的,但拗不过孙子的固执,终于还是吃了一粒,在嘴里慢慢的品尝着,召赖拉着老奶奶的手在奶奶耳边轻轻的说着如何要给奶奶买好多好吃的……不一会儿,召赖的母亲康娅端着几碗菜过来了,摆在桌子上之后,康娅立即招呼老奶奶吃饭,桌上的饭菜极其简单,不过只是两盘本地出产的野菜,一盘四块用龙心树叶子包着的糯米糕,最大的盆子里装的是一整盆的手擀面条,这四块糯米糕是专门给老奶奶吃的,奶奶老了,牙齿不好,只好吃些软东西。剩下的一大盆面条刚刚够阿弗米、召赖、康娅三个人消灭的,可现在,老奶奶却非要把儿媳妇给自己做的糯米糕给孙子吃,召赖当然不会吃,双方说着话,康娅站起身对儿子说:“我寻你父亲去”。原来,阿弗米还在石屋前抽烟那,康娅来到阿弗米的身边,她的皮肤同样粗糙和黝黑,长期的劳动早已磨灭了她四十岁青春的光环。“在想什么那?还不去吃饭去”康娅对丈夫关心的说。“唉,今天,又有人说召赖了……”。阿弗米的脸上充满着愁容。“又说啥了?咱不管他”康娅也皱了眉。“可是,康娅……”阿弗米抬头望着天,“嗯?”康娅盯着丈夫。“咱们召赖……到底能干什么呀”这是阿弗米的叹息。唉,农民的儿子不想种田,没上过学。不会魔法或者武技,贫困又奇怪的召赖啊,你的路接下来要怎样走那?

字体: 字号:
魔道无垠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