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2:37:36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立剑为道
  4. 第三章 告别

第三章 告别

更新于:2018-03-17 07:43:18 字数:2324

字体: 字号: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起点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青苍府,青苍二字的由来,在民间有很多个版本。

  其中最可信的一个,据说是三千年以前,最初来到此地的一群人,曾得到过一只青色巨雕的守护,才得以度过那段野兽环伺的岁月。人们感念其恩,遂呼其所在为青苍塬。

  此后,塬上慢慢的形成了一座小村庄,村庄发展为小镇,小镇壮大为城,而后以城为中心,周围越来越多的人来定居,也就有了现在的青苍府。而那座城,自然就叫做青苍城了。

  天下三十二府,若论军力,青苍府怕是只能排得个中流,但若论繁华,却是能排进五,店铺林立贸易兴隆,酒楼、茶馆、码头错落有致,舫船、马车亦是络绎不绝。

  兴许是受到齐近去世的影响,各处坊市虽然依旧繁华,人们却比往常小心了许多,城市也因此少了些喧闹。城防军的数量更是变为了平日里的两倍还不止,不复平日里的懈怠,多了几分紧张与肃穆。

  夕阳的余晖中,城外的驿道上不知何时多了三道缓缓行来的身影,三人穿着与普通百姓无异,气质却略显非凡。

  为首一人看着三十多岁的年纪,剑眉星目,却又温和儒雅,带着浅浅微笑;居左是一位女子,面容精致,步履婀娜,自有一股温婉贤淑的气质,只是此时紧抿着嘴,似乎稍显紧张;右边的少年则是满脸懒散,半眯着眼睛,双手枕着头,显得有些无精打采,连带着腰间的长剑也似乎没了精神头。

  城门下的一个小卒首先看到了三人,紧张的咳嗽了一声。其余士卒朝这边儿一看,立马挺胸昂首,面容肃穆。其中一个犹豫了一下,似乎想要阻拦三人,却被其余的伙伴一齐狠狠的瞪了一眼,顿时便又站了回去,目不斜视,一副没有看到任何人的样子。

  那三人便这般畅通无阻的通过了城门….

  刚过城门没多远,便有两人披盔戴甲单膝跪于秦远川身前,其中一个低头道:“属下该死,适才我得到齐近府内的人传出消息,齐允于昨日便已暗中离府远遁了,这两日留在府中的只是一个替身而已,似乎齐近闭目前曾与齐允说过些什么…….”

  秦远川双目一凝,嘴角笑意悄然消失:“还不快派人去追!追到后,就地格杀!尸体给我带回来!”

  两名甲士额角本就全是冷汗,听到这句话再也不敢停留,一路跑着离开了。

  舒兰在一旁听着,心中有些不忍,本想劝阻几声,但见秦远川冷漠神色,暗叹一声,只能作罢。

  倒是易航没有丝毫惊讶,反而疑惑道:“秦叔你逃离如此之久,为何齐近不将你的亲信铲除一净?那样起码齐允还能有与你斗的资格。”

  秦远川似笑非笑的看了易航一眼,道:“他明白当时若是能成功杀了我,齐允倒是能稳坐府主之位。撕破了脸却没杀掉我,那么再想对我的下属动手只会让局势烂得更快。还不如让齐允早些乔装打扮逃出城,还有希望保住一条烂命。”

  易航恍然,笑道:“原本还以为会有一场乱斗,没想到却是这么轻而易举。”

  秦远川亦是笑道:“倒还有些犹自蒙在鼓里的老鼠需要处理,说不得便要你出手才行。”

  易航明白,应当便是当初齐近派来刺杀秦远川夫妇的那些客卿了,也没再多言,跟在秦远川后面,缓步走向府主府邸。

  舒兰知道后面定然有许多血腥场面,让秦远川派人将自己送回了家中等候。

  虽有易航在旁,秦远川仍是叫上了两队精锐甲士跟在了身边。易航暗叹,在山谷中时,秦远川定然也一直在操控着这边,齐近身为府主几十年,不可能没有一些个心腹,这会儿却是如此平静,怕是早就或被离间,或被幽闭,或被铲除了。

  一踏入府邸大门,不出所料,大门两边埋伏的着受齐近供奉多年的忠心客卿便一拥而上,做那垂死挣扎。然而到此时仍保持着忠心的客卿本就已剩不多,何况还有易航和秦远川这两个修为远超他们的剑客坐镇,不过注定是送死罢了。

  大门后是一片占地极广的园林,假山隐着莲池,莲池连着小亭,让人目不暇接。

  在大门外便听得到的哭声,到得此时反而没再出现。只到临近主殿,才看到那悚然的画面:一位位身子仍在颤抖的女眷整齐的被白绫悬挂在房梁上,而地上也横七竖八的倒着用剑自刎而死的官员、奴仆。

  秦远川仿佛没看到这情景一般,径直走到主殿内的棺材前,凝视半饷,叹了口气,终究还是取过了三柱香点燃,拜了几拜,而后对甲士淡漠道:“厚葬”。

  易航靠在门边,沉默地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当晚,秦远川带着易航仍是回到了自己府中,舒兰早已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宴,跟之前一样,仍旧是三人一起吃着晚饭,只是多了些仆人而已。大概因为下午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气氛却是怎么也以往的活跃,甚至是有些冰冷。唯有舒兰仍旧跟以往一样,这边一下那边一下的给另两人夹着菜。

  饭毕,舒兰便拉着这有些怪异的二人出府闲逛,他们二人气氛有些不对,舒兰觉得似乎也算正常。

  毕竟无论如何,秦远川也是齐近一手提拔,甚至以前在秦远川的剑道上也曾有过指导,说是师傅也不为过。而如今,却差点被这曾经的恩师暗杀,恩师死后,又不得不去杀害恩师唯一的爱子。这无论换谁,心中都不会好受。

  而易航如此沉默,也就更加正常了。毕竟这么年轻,突然一下见到这么黑暗的事情,一下接受不了也可以理解。舒兰锤了锤自己脑袋,埋怨自己之前没把易航也拉回来。

  也就在这儿怪异的气氛下,三人便互相沉默的又逛回了府内。

  回房之前,易航突然告知秦远川夫妇自己想明天便启程回家,舒兰自是百般挽留,易航仍是坚持要走,转头想让秦远川劝说一下,却看到秦远川意味深长的看着易航,却一句话也不说。看到易航心意已决,再看了眼含笑坐着的秦远川,仿佛也察觉到了什么,说了句“明天我和秦叔送你出城”便不再言语,黯然离去。

PS. 5.15「起点」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起点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