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28:28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方术之士
  4. 第三章 迷路了

第三章 迷路了

更新于:2018-03-15 21:09:01 字数:3070

字体: 字号:
  那天我们出发的时候也就是十点钟左右,天像下火一样,阳光晒在皮肤上给人带来一种灼痛感。因为身体缺水的原因,感觉呼吸都十分困难,嘴唇上的皮肤已经脱落了好几层,干巴巴的,没什么生机。村子里林子不算太远,也就是步行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是因为行走在空旷的开阔地上,感觉没走一步都是十分煎熬,但是我们四个人没有任何抱怨,因为我们相信进了林子就会找到水的。

  “宇子,你说我们咱们村子的人都不去西面的树林呢?”狗子肩上挂着一捆绳子,手里拿了把钩镰刀,腰上拴着个布袋子,小声的问着我。

  “可能西面的路不好走吧,或者西面的山上没有什么药材吧。”我当时根本顾不上考虑这些了,我一心想在林子找到水,想做英雄,吃点苦算什么呢。

  “宇哥,一会我们进了林子,一路上要用刀子在树上做好记号啊,万一迷路了就惨了。”二胖眨巴眨巴小眼睛,抿了抿干巴巴的嘴,充满顾忌的问我。

  “二胖啊,你宇哥我也不傻啊,放心吧,要是林子里的路不好走的话,我们就在林子外围转一转,不深进去。”我十分不屑的心想你这胆子也太小了,想想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咱们这算的了什么呢。

  “宇哥哥,我好渴啊。“小雪的眼睛都似乎没有了原来的水灵劲。刚才我都没注意,现在这一看吓了我一大跳。

  “我们赶紧进林子,先给小雪找点带水分的东西。“我真的有点慌神了,这种天气在大太阳下面太容易中暑了,何况现在我们都属于缺水的状态,万一脱水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啊。

  紧走将近十分钟,我们终于来到了林子的边缘,这片林子处于西面这座山的边缘,一直延伸,没有边际。虽然天气十分干旱燥热,但是林子里依然翠绿盎然,生机勃勃。当时的我十分兴奋,因为看着这些没有任何缺水症状的树,我对找水更有信心了。

  当我们踏入林子的第一步,就注定了要走上一条不一样的路。

  初入林子,我们就神情一凛。一股清凉感从心底蔓延,遮天蔽日的树冠挡住了绝大部分的阳光,没有了阳光的直射,我们都感觉清爽了不少。树林里的空气十分潮湿,带着一股土腥味夹杂着树叶腐烂的味道。虽然潮湿,但是并没有给人带来闷热的感觉,反倒是让我们十分舒适。我们贪婪的呼吸着这不一样的空气,想让空气中的水分滋润一下我们干渴的身体。就连打不起精神的雪都拿着手里的菜刀当扇子用,感觉缓过来不少。我们三个互相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读懂了对方的意思,这个丫头果然很像她妈,真汉子啊。

  我们像林子深处走去,脚下是厚厚的落叶层,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每走十米左右,我都会在树上用斧子留下一道深深的斧痕,当做返程时的路标。大概走了半小时左右,我们回头已经看不见来时的路口了。四周都是树,无边无际。我擦了擦头上的汗,说:”大家都注意观察一下周围,看看树上有没有果子什么的。“口干舌燥的感觉让我十分难受,就算找不到水也必须找点能补充身体水分的东西了,要不然还没等我们找到水就得都栽在这林子里。

  “宇哥,你说这林子里会不会有狼啊。“二胖拿着手里的大砍刀,警惕的看着四周。其实二胖说的不无道理,东北的山里,狼是最常见的。而且由于狼都是群居性动物,一遇见就是一群,我们手里也没有什么火器,如果真的遇见了,就注定要成为狼的一顿大餐了。

  小雪看见我紧皱的眉头,挥了挥手里的菜刀,对我道:“没事的宇哥哥,狼要死敢来,我们就杀,来多少杀多少。”这小丫头果然是没有什么担心的,她也许根本不知道狼的可怕性。

  “狗子,你注意点四周,要是有异常情况要及时告诉我。”我此时此刻才真的觉得这次找水之旅不是那么简单的。

  “宇子,你看!”狗子扬起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树。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看,顿时眼睛一亮,只见那棵树上都是紫色的星星点点,再一细辨认,竟然是满树的桑葚。还不等我说话,只见他们三个一阵风一样的冲了过去,狗子像猴子一样,几下就爬上了树。二胖和小雪站在树下等待着桑葚雨的降临。等我跑到树下的时候,狗子已经开始摇晃一根树枝,随着狗子的逐渐发力,大量的桑葚果像雹子一样纷纷落下。我捡起了一颗,细细看了一下,这个桑葚好像和我们之前吃的有些不一样,比正常的桑葚都要大,这的桑葚竟然像大拇指大。我闻了闻,没有什么味道,刚要和树下那两个人说我的疑虑,只见雪已经一口吞进去了一个果子,并用力咀嚼起来。看着她一脸的满足像,二胖也尝试着咬了一口,可能是果实里的水分太过充盈,剩下的果子竟然爆开掉了,红色的果酱明显与之前吃过的桑葚不同,这个果子里的汁液是通红通红的,像血一样。二胖脸上胸前都是果子的红色果汁,像是受了重伤一样,看着及其恐怖。

  “这,这。。。”二胖竟然语无伦次起来,我紧张的看着他是不是有什么异状。“这真是太好吃了。”二胖半天憋出的这句话差点让我晕倒,只见二胖付下身子,又捡起好几个这种不知名的果子,迅速放进嘴里大口咀嚼着,一脸陶醉的样子。

  这时狗子从树上退了下来,捡了几个果子看着我还没吃,疑惑道:“大宇,怎么

  了?”

  “没什么,这个和咱之前吃的桑葚不太一样。”我把玩了一下手里的果子,犹豫的说。

  “也许是林子里是纯天然的吧,吃吧,不吃就渴死了,我宁愿被毒死,也不想被渴死。”狗子边说边把果子往嘴里扔。“真甜,水分真大,太解渴了。”

  我一想也对,再不补充水分就要渴死了,反正都吃了,大不了一起中毒罢了。我横下心,把手里的果子扔进嘴里,用力一咬。顿时感觉果子里的果汁在嘴里爆开,一种酸甜可口的汁液流进了喉咙。果肉很嫩,几乎全都是果汁,并带有一种清新的香气。随着果子的下肚,一股清凉在体内散开,感觉十分舒爽。果然很解渴,仅仅一个果子就让我干燥的喉咙得到了缓解。那酸甜的味道是我不曾吃过的,与其他所有的酸甜都不一样,让人舍不得这种味道在嘴里消散。只一口,我就喜欢上了这种果子。我们四个干脆坐在地上,每个人都捧着一碰果子大吃起来,

  好一会,我们四个才挺着圆滚滚的肚子站起来,把身上能装东西的地方都装满了果子。有了这些果子我当时就心里踏实了不少,起码不用再受干渴之苦了。

  我们打算按着我们来时刻的路标原路返回,毕竟这一折腾也已经下午了,我们得头天黑回去,要不然天黑之后迷失在树林里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向着我们来时所刻的最后一棵树方向走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我留下的路标。

  “怪了,我记得明明就是这啊,怎么这几棵树上面都没有呢?”我拍了拍脑袋,仔细想了想,对啊,没错啊。

  “宇哥,树林里的树长得都差不多,可能是眼花记错了吧。再说在这林子里分不清方向也是很正常的啊。”二胖的脸上像被干涸的血液盖上了一样,那是果子汁所留下的印子。

  “我们围着那棵桑树转一圈找一找吧。”狗子果然是行动派的人物,边说边向另一侧走去。

  我们跟在狗子后面,四处仔细观察,可是整整一大圈我们都没有发现来时的路标。这下我们可都慌了神了。

  “宇哥哥,我们是不是迷路了啊?”小雪问道。

  “不会的,一定是我们落下了哪棵没有注意到的树,我们再找找。”我尽量平静的说道。但是如果你仔细听我的语气,你会发现我的语气里带着一些颤动,尽管我这么对大家说,是因为我在安慰他们也在安慰自己,刚才寻找的过程中,我很仔细的看过每一棵树,竟然没有一丝熟悉的感觉,好像完全走进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别说斧子印了,我连来时的所牢记的路的特征都没有见到。

  就这样,我们又走了一大圈,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发现,我们四个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滩在了一起。莫大的恐惧感笼上了我们的心头,我们不得不面对我们现在的处境,我们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迷失在了这片人迹罕至的树林子里。看样子离天黑也快了。天黑之后,更不知道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困难。至少在那一刻,我后悔逞能来这了。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