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4:10:10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秦时之江山美人
  4. 第二章 公输阴阳

第二章 公输阴阳

更新于:2018-03-15 20:23:48 字数:2928

  朝食便是早饭,一般于辰时即七点至九点之间进行。

  琳琅换上一身白袍便前往嬴政的寝宫吃早饭,身边跟着自己的贴身伺候官,一进门,便看见二十几个兄弟姐妹都已经到了,分成两排跪坐于长形餐桌两边,琳琅说了声“哥哥姐姐们早!”便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位置是按照年龄安排的,故琳琅坐在左边的最后软垫,紧挨着的是十九公子胡亥,对面一排第一个是大公子扶苏。随便打量了一下,琳琅便静静等着嬴政出席,除了扶苏,其他人都时不时地闲聊着,不时传出阵阵欢笑,与琳琅格格不入。

  作为一个现代人,尽管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但琳琅始终难以融入其中。不同于扶苏,他作为长子,已经十二岁了,这个年龄,懂得了许多,身在帝王家,总是比平常人早熟的,他必须在弟弟妹妹们面前保持威严。

  这时,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来是他们的父王嬴政出来了。琳琅赶紧与他们一同起身向嬴政施礼问候,嬴政大手一挥,让他们不必多礼,吩咐他们坐下准备吃饭。宫女们上菜的速度毋庸置疑,不定期举行的一场家庭早饭和往常一样在沉默中慢慢进行着。待毕,嬴政便向他们谈起国家大事,如今,秦国已经打败了韩国,正准备着手攻打赵国。

  “父王,您去年刚破韩国,现在将要攻打赵国,连年征战,恐怕百姓苦不堪言啊!而且大家和睦共处难道不好吗!”扶苏苦涩道。扶苏性子谦和,看着华夏大地战火连天,心中疾苦不已。

  嬴政一声冷哼道“从古至今,战争总会伴随着大量的牺牲,区区百姓一介贱民,愚昧无知,只会贪图一时之安宁,怎知卧榻之侧,岂能容他人安睡的道理?天下群雄割据,文字不通,货币不通,文化也南辕北辙,时不时总会爆发区域之间的摩擦。想要和睦,必定需要疆域的大统一,写一样的文字,使用同样的货币,传承相同的文化,拥有唯一的律法,百姓才能安居乐业。”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想我大秦众多重甲铁骑,骁勇善战,所到之处敌军莫不丢盔弃甲,缴械投降!统一六国指日可待!”嬴政微怒道,浑身散发出磅礴霸气,眼中充满浓浓期待。

  扶苏便悻悻然不敢再反驳。

  “父王,孩儿相信您定能统一华夏神州,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百姓只有在唯一的皇帝统治下,才能无限强大。三分天下只是浪费资源罢了”琳琅见扶苏不敢再多言,心中嗤笑不已,向嬴政道。‘既然这一世我也是嬴政之子,未来秦皇之位我大可争他一争,有何不可,纵然你是大公子扶苏。’琳琅心道。

  琳琅也想通了,既来之则安之,作为嬴政十九子,还知晓秦朝的一些关键历史事件,未尝不能当当皇帝。

  “皇帝?”嬴政眉梢一挑,道:“寡人知道皇与帝,却还没听说过皇帝一词!”琳琅心中一惊,突然反应过来,皇帝一词乃后面嬴政灭六国之后才有的称呼,连忙说道:“父王见谅,孩儿只是想到将来父王独尊霸业,那岂不是超越了三皇五帝之人!到那时帝或者皇都已不能衬托父王的尊贵地位,故孩儿自作主张,觉得皇帝才能显示父王的身份!”琳琅心中大汗,想不到这种拍马屁的言语竟然有一天会出自自己之口,但又想到如今是拍自己大王老爹的马屁,便多少有些释怀。“嘿嘿,皇帝的称呼还是我送给嬴政的,也省去了李斯你们以后伤脑筋啊”琳琅心中阴险道。

  “哈哈哈哈”嬴政爽朗一笑道:“皇帝,哈哈哈,甚妙甚妙啊!想不到琅儿你小小年纪便有如此灵巧的思维,寡人又怎会怪罪于你呢?何况这称呼深得我意,想象来日寡人称“皇帝”之日,那是何等光景,寡人真是期待啊!琅儿,你1岁自行开始读书,果然聪慧过人,相较之下,你兄长们都不如你啊。”扶苏与几个公子脸上皆带不自然之色。

  琳琅连忙道“琅儿愧不敢当。兄长们博学多识,琅儿远有不如,最多算是琅儿离经叛道了一点。”琳琅当然不能这样因为一点小事儿得罪了兄长们,不然以后事后时不时给自己来点小绊子,那不是自找没趣?众公子心头这才稍微舒服些。

  “琅儿,你有一点错了。”嬴政盯着琳琅道。“请父王指教!”“我赵氏一族哪里需要墨守成规,离经叛道未尝不是一种特质,你们说呢?”“孩儿受教了!”琳琅与众公子异口同声道。

  “你们记住,赵氏子女决不妥协,想做什么那便去做,如若被教条规矩所限制,就不配作为赵氏后人,我们应该支配欲。望,想要,那就去争取,寡人未来的王位也一样。”嬴政突然神色一变,睥睨天下的气势让一众公子茫然,但不能阻止他们惶恐与崇拜。‘不愧为能灭六国的秦始皇啊,果然够狂,够霸气。’琳琅心中感叹。

  众公子心中对嬴政的一番话语进行消化琢磨,片刻后,琳琅抬头道:“父王,能给我讲讲灭韩的细节吗?想想那千军万马的景象,孩儿便感觉热血沸腾.”

  “呵呵,琅儿,等你长大了,只要你想,你也可以领兵打仗,真正身临其境,你就能深刻体会战场的激昂与悲壮共存的场面了。也罢,寡人便给你们讲讲那次战事。”嬴政道,“刚开始,寡人本是先攻打赵国的,但遭遇赵国顽强抵抗,连续三次受挫,我军战损15万,双方皆损失惨重,久攻不下,于是寡人便按便按原定的中央突破,由近及远,逐个歼灭的方针,将主攻方向指向韩国,遂灭之。”

  “据孩儿所知,即便六国之中属韩国最为弱小,但想要攻破之,想必也十分不易。”琳琅道。“正如琅儿所言,我派兵十万,而韩国全国上下不过五万将士,倘若没有公输家的霸道机关相助,寡人想要攻灭韩国亦非易事。正因有公输家的攻城机关相配合,寡人才对灭诸侯一事胜券在握。”嬴政道。

  “公输家?即是公输班的后人吗?”琳琅惊讶道。他不知道历史上公输家于之秦国灭六国真起到了如此大的帮助,听嬴政的口气,莫非古代的科级真达到了如此高度不成?居然能左右战争的局势。

  “琅儿何必如此惊讶。华夏泱泱大国,奇人异事多不胜数,总能创造一些奇妙物什,特别是公输家族创造的武器工具等威力巨大。公输家这一带的家主公输仇其机关精通程度已接近其祖师班,自暗中表示效忠于大秦之后,提供了寡人大量攻城器具,加上一些神奇机关,攻城无往不克。”

  ‘公输仇?这名字好像听过。。。额,这不是前世秦时明月里面的猥琐老头吗!诶,莫非秦朝时期还真有其人?或者。。。’怪异的感觉侵蚀着琳琅内心,让他隐隐期待。

  为了验证心中所想,琳琅试探道:“父王,公输家属于诸子百家吗?”

  “你居然还知道诸子百家!”嬴政欣慰道,“呵呵,非也,诸子百家由法家、道家、墨家、儒家、阴阳家、名家、杂家、农家、小说家、纵横家等诸多大家组成,在国家朝堂之上,军职体系中起到重要作用,更是在传承华夏文化过程中功不可没,但不是所有人都认同我大秦,这些大家的势力庞大无比,很少会孤注一掷,大多四面撒网,结局如何他们都是受益人。唯有阴阳家一派完全站在寡人一方,阴阳家的形象占卜实在玄妙,于寡人助益良多。”

  ‘来了,果然谈到了阴阳家,待我好好问问。’琳琅忽然觉得十分激动,心跳忍不住快了一拍。

  “父王,我从书中识到,阴阳学派自古在民间占据重要地位,特别是其中的风水秘术,寻龙点穴之术深得百姓之信仰,孩儿对阴阳玄学好奇非常,可否让琅儿见识一下,父王?”想要验证心中所想,看来需要亲自见一见阴阳家的人了。

  “自然无碍,多见识一些总没坏处,过几日,护国法师她便会到来一趟,到时,寡人自会让人通知你,结果如何便只能看你自己的机缘了。”嬴政道。

  这次谈话便告一段落,众人相继离去。

  琳琅更是满怀期待之情回到住处,只需等上一等,答案自见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