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33:20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苍生如妖
  4. 第一章 悲惨的少年

第一章 悲惨的少年

更新于:2018-03-17 14:58:23 字数:3229

字体: 字号:
  这是一个山谷,算不上荒凉,四季更替,使得这里能够种植很多庄家。因此有很多以此山为依赖的小村子。

  深秋的天气渐渐转冷,路上的落叶积累成层,冷风吹过,发出莎莎的声音。只剩下很少叶子的树枝上,几只麻雀惊叫着飞走,震落几片残叶。晨中的阳光洒满大地,一条小道上,大树旁边,几个小孩正怒视一个奇怪的小孩。

  “你是妖怪."

  “我不是妖怪。”

  “你就是妖怪。”

  “我不是妖怪。”

  “你就是妖怪,你若不是妖怪,为什么长得那么难看,就算不是妖怪,也是怪物!”

  “我不是妖怪,也不是怪物”男孩争辩都没有了力气!

  “妖怪,怪物,兄弟们,打他。”伴随着一阵拳脚,那几个小男孩得胜般雀跃的跑开,一边跑,一边还在念叨,“这个妖怪,活该被打,长得那么难看。”

  “我真的不是妖怪,也不是怪物”被打的小孩,从地上艰难爬了起来,虽然有点勉强,但是还是站了起来,脸上全是悲愤,“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你们不相信我,他们不相信我,村长不相信,就连爸妈也不相信,我不是妖怪,更不是怪物,真的不是,呜呜呜……”

  冷风习习,伴随着凄凉的哭声,小孩慢慢的移向远方,他不知道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去向哪里,仿佛世界之大,却无他立身之所。无论他走到哪里,都有人说他是妖怪、怪物,扫把星,嫌弃他,讨厌他,冷嘲热讽,甚至拳打脚踢,有一次,打得狠了,一条胳膊都被打断了,还是一位好心的瞎眼老人救了他。

  父母不要他,村里呆不下去,小孩不知道哪里去,站在村边,绝望的看向依旧炊烟袅袅的村庄,心中满是悲愤和泪水。

  “我不是妖怪,我真的不是妖怪,我只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这才变的这样,我是洛阳,不是妖怪,妈妈,爸爸,爷爷,村长,我真的不是妖怪。”洛阳哭了半天,哭的累了,在绝望中挣扎起来,向远方走去,这一次,他要离开这个村子。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依旧挽回不了这些曾经亲人的心,他已经绝望了,再也不想在在这里浪费时间,挨打,他已经习惯了,再也不想承受这莫名其妙来的痛楚。

  洛阳,年纪仅仅13岁,只因为三年前进山一次,误食了一朵幽兰色的花朵,这才闯了大祸,起初只是皮肤变的格外粗糙,蜡黄中带着褐色,却到后来,这层皮肤好像堆积一样,越堆越厚,而且上面长满了看上去是疮的东西,就连脸上也是,而且眉心中央还长了一颗瘤子,身上满是那样子的疮口,不见好,却越发的严重起来,看了很多医生,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村里人之是以为这孩子得了什么病,同情他,可怜他,也没有什么关系,照样可以生存下去。直到后来村里来了一位游方的道士,为了卖弄学问,故意说他是惹怒了此地山神,被妖怪附身,这才惹了大祸,因此被人误会,处处排挤他,前两年还好点,只是冷嘲热讽,最近一年,这些人越来猖狂了,不仅仅冷嘲热讽,还动手打他。而他的父母,起初只是到处为他看病,见看不好,只是叹息,后来也慢慢听了大家的谣言,渐渐开始也怀疑他起来,最近一段时间,饭都不给做,连两个弟弟,都开始叫他妖怪。

  别人还罢了,自己的父母也变成这样,洛阳的心中悲痛莫名,13岁的心中,第一次对人生充满了恨,他恨,莫名的恨,恨所有人,恨所有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

  “滚吧,离开这里,这里没有人欢迎你。”

  他还记得,村长老爷爷对他说过的话,这句话,他已经反复思量了好几天了,今天挨了这一顿打,终于让他痛下决心,决定离开这里。

  蹒跚着走向远方,慢慢炽烈的阳光下,温暖的心中满是冰渣,心中冷的疼了。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这个长大的村庄,洛阳满是恨道,“从今天开始,没有洛阳了,既然你们都不要我,我也不姓洛,也不叫洛阳,我叫……书上说,苍天有恨,有雨如泪。离开这里,陪伴我的只有这身布衣,那就叫布衣吧,无论如何,他还陪在我身边。”

  天空上,阳光渐渐的消失,不知何时,阴云笼罩了这一片大地,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刚才还晴好的天气,转眼间就变得让人无法行走,雨泪在雨中,依旧向远方走去,拖着蹒跚的步伐,一步一个脚印。若是他回头望去,就能看见,从这里,只有他的脚步在泥泞的土中,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饿了,吃路边的水果,渴了,也吃路边的水果,也得亏现在是秋季,各种果实都熟了,无论是野果,还是有人种的,雨泪默默的上去摘上几颗,然后就走,被人看见了,也无所谓,大不了就是一顿打而已。

  走了几天,终于看见一个小镇,不过,布衣却不想进去,他怕看到人,在小村里的经历他已经知道,现在自己的样子,恐怕这个世界上在没有人欢迎他了。就连走在路上,他都是尽量避着行人,有几次被人看见了,虽然只是几句奚落,但是心中却更是难受,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这些人奚落我,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的心中满是迷茫,彷徨。

  这是一个修炼者的世界,到处都能看到武者,虽然看不到还有传说中的仙人,但是传闻也不少,有许多人都知道这些仙人门派,却不敢去放肆,怕仙人责怪。只能先习武,身体强大以后,然后去看仙人看的上眼不,若是看的上眼,就能一步登天,学会传说中的法术,也成为仙人。

  布衣在小村子也听说过这样的传说,据说,在小村子不远处的太峰山山上就住着一群仙人,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传说中他们飞天遁地,无所不能,说不定,也能治好自己这怪病。

  但是想归想,布衣也不敢去,那是仙人的居所,若是自己的样子吓到了仙人,那岂不是要遭殃!

  布衣终究是个小孩子,虽然能在外面生存,但是还想喜欢人多的热闹的地方,待了几天,终于忍不住,想进镇子。找了一块布,把脸围上,就这样,破破烂烂的进了小镇,所幸的是,小镇并没有门守之类的卫兵,所有人都能够通行。

  小镇中繁华的很,布衣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村子,看到小镇,顿时忘乎所以,看了这个,看那个,眼中满是新奇,直到看累了,才又小心的出去了城外,背着旁人,找了一处能避风的地方,休息。

  他在这里一待就是好几天,起初还没有人发现什么,只是看他可怜,赏些铜钱,后来被人发现了真面目,又是几顿好打,不得已,只能流落江湖,到处流浪,很快,多半个月过去!

  “今天运气真好,前几天怎么没有发现这里还有个庙可以居住啊!”雨泪对于自己能发现这个庙,很是奇怪,前几天他找遍了四周,都没有发现这个庙,要是发现早了,前几天就不用那么受罪了。天气慢慢变冷,要是找不到能住人的地方,晚上迟早要冻死。

  走进去,布衣才发现,这个庙,也不知道供的是那个佛,佛像的半边身子已经不见,剩下的一半,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样子,破破烂烂,这里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东西,庙门内,四周的八部天众,也都残缺不全,虽然这些佛像大多狰狞恐怖,但是,在布衣心中,这些东西比人可爱多了,最起码,他们不说话,自己在这里睡觉,也没有人欺负他。在他小小的年纪里,早就明白什么是善恶,什么是恐惧。

  逛了一天,累了,找了一块地方,也不管干净与否,直接睡了。

  半夜,天空中一声霹雳震响,立刻惊动了正在熟睡中的布衣,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道,“打雷了么,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漏雨,先等等看,若是漏雨了,挪个地方。”

  正当他抬头透过闪电的光华看屋顶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不会漏雨,若是漏雨,他就不是法宝了,虽然是个烂法宝!”

  布衣顿时一惊,噌的站了起来,站在破庙中央,脑子一转,立刻大声说道,“谁在说话,在哪?快点出来,不要装鬼吓唬人了。”

  “咦,小孩子不错,居然不害怕!难道不怕我是鬼么?”那人似乎对布衣有了点兴趣,疑问道。

  “哼,你要是鬼,打雷了还敢出来吓唬人,早不知道窝在那个坟堆里,吓的尿裤子,不对,鬼不会尿裤子。。。。反正,肯定会被吓得半死。”布衣显然有点语无伦次,但是语气却十分坚定。

  “鬼怕打雷,小孩子知道的还挺多的么,天雷是天地至阳之物,能克制所有至阴之物,十分正常,你一个小孩子能知道这点,十分不错,呵呵呵,我喜欢,嘿嘿,有点意思。”正说着,在布衣更加惊奇的目光中,这破烂的庙中央,忽然出现一个紫影,这个黑影仿佛一团烟气,聚散离合,不出片刻,就凝聚成一团人形,居然是个黑袍人。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