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8:34:2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大魔王怎么能没小喽啰
  4. 第一章、序

第一章、序

更新于:2018-03-17 13:41:44 字数:6928

字体: 字号:
大魔王怎么能没小喽啰目录
共1章
  “老娘受够了,这天杀的穿越!”

  薛丽重复着七年来的心里日常,一遍一遍的诅咒着上天,但是人却只能无可奈何的顺应上天的安排,老实的站在队伍中间。

  七年前,她如愿以偿了,她那一直以来的狗运气给了她梦寐以求的穿越,地主之家,庶出之女,标准的女主模板。

  然而,似乎因为她把运气留在了地球,故事并没有按照正常发展,她不幸地被劫掠到了土匪山上。说是劫掠,其实就是一个媒婆一样的女人跑到他家里,说卧虎山上的某位看上了你家小女,这是她命中的福气云云,于是她就被家人看护着,跟着那老女人上了山,竟然是家人护送!

  无人为她伤心,因为这身体的亲娘刚死,如果不是这身体伤心过度哭死了,薛丽也不一定能穿到她身上。

  刚到山上,她那二十一世纪的独立精神就让她准备逃跑,书里一般都这样。

  可恨,一个猎人的女儿抢先一步,正当她恼怒打草惊蛇的时候,一个无手无脚的少女之柱被立在了广场中央,与蛆虫一起活了半个月。

  同样在七年前,她认识了他。

  当时她和一群少女被赶出来观摩逃跑女孩受刑,而他正在一遍又一遍的冲向广场中央、冲向被束缚少女,同时又一次次的被山贼四大王扔了回来,满身是血,步履艰难,却双目坚定,那份执着和不悔震撼了她和其他二十多个土著女孩。

  不过他最终还是失败了,因为山贼四大王说了,“规矩必须守,大寨主的孩子也一样,如果逃跑女孩从柱子上下来,他就把剩下的女孩子都做成人柱子。”

  他痛哭流涕,疯魔一样的照顾着那个女孩子,用汤勺一勺一勺的给她喂食,烈日下为她遮阳,暴雨中为她打伞,夜里为她驱赶蚊虫,最终也是他在少女的感激与热泪下,送了少女最后一程,当时薛丽和另外两个女孩在场。

  为此,他受了家法,被山贼四大王打的半个月下不来床,从那时起,他成了所有被抓女孩心中的英雄。

  几个月后,又有母女三人加入了女孩子的队伍,双胞胎女孩子和大家一样,十岁左右,妈妈柳娘则是二十三、四的样子,让薛丽感概古代生育之早,不过,仅仅过了几天,她需要感慨的事情就多的数不清了。

  少妇柳娘出现的第二天,奇怪变化就开始出现了。

  一直被当做观赏植物的辣椒出现在了菜里面,惊的薛丽目瞪口呆,不过仅有的理智让他克制住了找老乡倾诉的想法。

  第五天,柳娘住进了那最豪华的宅院,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少爷起居,可是谁又知道是照顾少爷,还是照顾山寨大王那个老爷?

  “不过,这才是正牌的穿越者应该做的事情吧。”薛丽想想别人,又想想自己,那时的她还和普通的土著女孩没有任何区别,嫉妒之火便熊熊燃烧。

  第七天,神奇的柳娘更加的神奇了,她竟然劝说动了他,他从逃荒流民中收集的四十个骨骼高大的少年亲随都剃了光头,换上了类似中山装的衣服,开始了队列、军姿训练。

  他亲临现场督促,亲自杖责了流泪的亲随,罚没其晚饭。

  第九天,少女队伍也加入了军姿训练,同样换上了在这个世界非常奇怪的长袖短打衣衫,发型也变成了齐耳短发。很多女孩子为了头发哭的一塌糊涂,山大王的压寨夫人亲自前来,赏了柳娘酒肉与短刀,赐其杀伐之能为。

  他也来了,一个个的安慰痛苦的少女,毅然决然的剪掉了自己的长发,誓与同苦,然后把自己的长发与少女们的一同葬在了屋边,堆石立冢,写了千字的祭文,古意盎然,几个地主家的姑娘因为识字,眼中星光灿烂,农夫家的女子因为不识字,眼神迷茫,却更加的崇拜,薛丽因为是古文,让她想到了语文考试,有些头疼。

  自那日起,开朗的双胞胎姐妹向着内向与自卑迈出了脚步,与其他少女之间那看不见的高墙一层层的加厚,只在他身边的时候,才能看到些许笑容。

  他也在那一日起彻底改变了束发青巾行猎服的形象,留了一个很不适合他头型的光头,每天刮的闪亮。可是这阻挡不了他成为几乎所有少女的偶像、英雄、和幻想的情郎,包括双胞胎少女,但是不包括薛丽,她对没有180毫米的正太无爱,不能超越电脑里的黑人兄弟,怎么跟得上穿越的她!

  半年后的某日,柳娘一个个地约见了少女与少年,然后一个叫做契卡的组织创立了,同时创立的还有每日一次的忆苦思甜、错误认知讨论会。

  在会上每个人都要先自我剖析,分析自己的优点与不足,然后指出一个队友的不足与优点,为了大家能更好的成为他的奴仆,不断的改进自己。

  会议男女分开,柳娘每次都第一个发言,发言肉麻,不过在女生队伍中却得到了发自内心的拥护,大家虽然发言羞涩,却真心认同,惊的薛丽目瞪口呆。

  于是,薛丽因为思想不进步,被关了小黑屋,那天让她对穿越者愤恨不已,因为那是只有穿越者才能想到的办法,一个狭小的空间,站不直、躺不下,无光、无声,如同矮小的棺材一样,那种折磨让她想死。

  在最初的一个小时里,她在心中大骂柳娘,并不断调整姿势,以让自己舒服一点。

  第二个小时,那种难以舒展的感觉,让她难以忍受,她用力的捶打厚木板,出声的大骂柳娘,以缓解那种发毛憋屈的感觉。

  第三个小时,手捶破了,那种毛躁的感觉在骨髓中肆虐,让她有砸毁一切的冲动,包括她自己,骂声却变成了祈求,虽然理智上她知道外面不会有人。

  第四个小时,她一会祈求,一会大骂,涉及到的人有、柳娘、他、山寨寨主、压寨夫人、所有知道名字的漫天神佛。

  第五个小时,她开始编织下次讨论会的言辞,用这种对自己有好处,又能分神的办法来减轻痛苦,她要确保言辞不会让柳娘知道她是穿越者,又能保证自己不会再被关小黑屋,同时她还不断告诉自己,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

  ……

  第二十三个小时,下次讨论会的言辞已经被修改的畸形了,如果是二十三小时前的她听见这些话,她一定觉得所有人类和性有关的贬义词加起来都不够形容这个人的下作,但是现在的她只担心不够下作。

  至于会不会被柳娘发现,已经不重要了,她觉得被发现弄死,也是一种解脱。

  二十四小时后,薛丽被抬出来直接参加了讨论会,并直接发言,她几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发言,大声的表示自己每一分钟都想含着某种长在他身上的东西,想被他随意的践踏,想像一只狗一样围绕在他身边,做他一辈子的忠狗,然后是更加疯狂的话,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

  惊的其他女孩子都目瞪口呆,其中包括柳娘。

  在以后的七年中,薛丽变的和其他女孩子差不多,讨论会上的发言都是那种一辈子都要做他的仆人,为他生为他死的种类,很肉麻,有点滴**,却不色情,有时还虚伪的批判一下自己想家,值得庆幸的是讨论会在开始的一个月后改成了每七天一次。

  不过,这七年的安全,却让她对柳娘难以理解,无论她是什么想法,都不应该对另外一个穿越者不管不问。

  深深的吸口气,然后随着步伐用口呼出,队伍已经跑了有一会了,薛丽跟在队伍中间,开始转换呼吸频率,以缓解疲劳。围绕着山寨跑步是每天的必修课,她们这些少女已经成为了山寨最美丽的风景线,因为营养的良好,以及大量的运动,更因为本来被抓进山就是个个都经过筛选的,据说去她家的那个老女人以前是簪花马营选人的**,所以她们自然一个个都出落的很是漂亮,其中有几个在薛丽看来至少是校花级别的。

  想来是同为穿越者,审美观相差不多,这些校花级别的美人,无一例外的被柳娘选中,换上了粉衣,称为“粉衣近侍”,全都搬到了他刚刚入住的院落,一张大火炕,围住了六个少女加个一个少妇的**。

  他的卧室就在一墙之隔的另外一间,睡的是雕花大床,家具摆设很是明清,两屋子中间没有门,只有稀疏的珠帘遮挡,真的非常稀疏,一米五宽的门洞,只有十余排珠帘。

  被选中的六个女孩子,其中五个都兴奋的不得了,剩下的那个表面上也兴奋的不得了,这可能是因为她们能接触到的男人只有他,哪个少女不怀春呢?

  当然,他也足够优秀,家室绝对是这卧虎山魁首,长相也无可挑剔,浓眉大眼、让一张韩国欧巴的脸多了几许阳刚,也让身上那虬结的肌肉不显得突兀。

  “天高地远,厚恩无边,慈仁少主,情义齐天,一、二、三、四!”

  嘹亮的号子打断了薛丽的思维,那是乌衣侍从的号子,也就是他从难民中收养的亲随,如今被柳娘改了名字叫做乌衣侍从,他们的号子也是柳娘编的,古今结合。

  待到乌衣侍从的号子喊完,薛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因为女队的号子要响起来了,而且如果比男生的声音低,晚饭肉食要减半,大家都不愿意肉食减半,薛丽也一样,虽然作为近侍的伙食比女官时候好了许多。

  过去的她真的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一天,为了几片肥肉,喊的声嘶力竭。

  “雪净云洁,怜爱纯一,少主聪敏,优腉我期,一、二、三、四!”

  真你妹的肉麻,自比我妻由乃吗?薛丽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一边在心中吐槽,这也是让她在这令人发疯的境地下,清醒且不疯狂的一种好方法。

  吐槽真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正能量!

  “老娘受够了,这天杀的穿越!”

  薛丽重复着七年来的心里日常,一遍一遍的诅咒着上天,但是人却只能无可奈何的顺应上天的安排,老实的站在队伍中间。

  七年前,她如愿以偿了,她那一直以来的狗运气给了她梦寐以求的穿越,地主之家,庶出之女,标准的女主模板。

  然而,似乎因为她把运气留在了地球,故事并没有按照正常发展,她不幸地被劫掠到了土匪山上。说是劫掠,其实就是一个媒婆一样的女人跑到他家里,说卧虎山上的某位看上了你家小女,这是她命中的福气云云,于是她就被家人看护着,跟着那老女人上了山,竟然是家人护送!

  无人为她伤心,因为这身体的亲娘刚死,如果不是这身体伤心过度哭死了,薛丽也不一定能穿到她身上。

  刚到山上,她那二十一世纪的独立精神就让她准备逃跑,书里一般都这样。

  可恨,一个猎人的女儿抢先一步,正当她恼怒打草惊蛇的时候,一个无手无脚的少女之柱被立在了广场中央,与蛆虫一起活了半个月。

  同样在七年前,她认识了他。

  当时她和一群少女被赶出来观摩逃跑女孩受刑,而他正在一遍又一遍的冲向广场中央、冲向被束缚少女,同时又一次次的被山贼四大王扔了回来,满身是血,步履艰难,却双目坚定,那份执着和不悔震撼了她和其他二十多个土著女孩。

  不过他最终还是失败了,因为山贼四大王说了,“规矩必须守,大寨主的孩子也一样,如果逃跑女孩从柱子上下来,他就把剩下的女孩子都做成人柱子。”

  他痛哭流涕,疯魔一样的照顾着那个女孩子,用汤勺一勺一勺的给她喂食,烈日下为她遮阳,暴雨中为她打伞,夜里为她驱赶蚊虫,最终也是他在少女的感激与热泪下,送了少女最后一程,当时薛丽和另外两个女孩在场。

  为此,他受了家法,被山贼四大王打的半个月下不来床,从那时起,他成了所有被抓女孩心中的英雄。

  几个月后,又有母女三人加入了女孩子的队伍,双胞胎女孩子和大家一样,十岁左右,妈妈柳娘则是二十三、四的样子,让薛丽感概古代生育之早,不过,仅仅过了几天,她需要感慨的事情就多的数不清了。

  少妇柳娘出现的第二天,奇怪变化就开始出现了。

  一直被当做观赏植物的辣椒出现在了菜里面,惊的薛丽目瞪口呆,不过仅有的理智让他克制住了找老乡倾诉的想法。

  第五天,柳娘住进了那最豪华的宅院,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少爷起居,可是谁又知道是照顾少爷,还是照顾山寨大王那个老爷?

  “不过,这才是正牌的穿越者应该做的事情吧。”薛丽想想别人,又想想自己,那时的她还和普通的土著女孩没有任何区别,嫉妒之火便熊熊燃烧。

  第七天,神奇的柳娘更加的神奇了,她竟然劝说动了他,他从逃荒流民中收集的四十个骨骼高大的少年亲随都剃了光头,换上了类似中山装的衣服,开始了队列、军姿训练。

  他亲临现场督促,亲自杖责了流泪的亲随,罚没其晚饭。

  第九天,少女队伍也加入了军姿训练,同样换上了在这个世界非常奇怪的长袖短打衣衫,发型也变成了齐耳短发。很多女孩子为了头发哭的一塌糊涂,山大王的压寨夫人亲自前来,赏了柳娘酒肉与短刀,赐其杀伐之能为。

  他也来了,一个个的安慰痛苦的少女,毅然决然的剪掉了自己的长发,誓与同苦,然后把自己的长发与少女们的一同葬在了屋边,堆石立冢,写了千字的祭文,古意盎然,几个地主家的姑娘因为识字,眼中星光灿烂,农夫家的女子因为不识字,眼神迷茫,却更加的崇拜,薛丽因为是古文,让她想到了语文考试,有些头疼。

  自那日起,开朗的双胞胎姐妹向着内向与自卑迈出了脚步,与其他少女之间那看不见的高墙一层层的加厚,只在他身边的时候,才能看到些许笑容。

  他也在那一日起彻底改变了束发青巾行猎服的形象,留了一个很不适合他头型的光头,每天刮的闪亮。可是这阻挡不了他成为几乎所有少女的偶像、英雄、和幻想的情郎,包括双胞胎少女,但是不包括薛丽,她对没有180毫米的正太无爱,不能超越电脑里的黑人兄弟,怎么跟得上穿越的她!

  半年后的某日,柳娘一个个地约见了少女与少年,然后一个叫做契卡的组织创立了,同时创立的还有每日一次的忆苦思甜、错误认知讨论会。

  在会上每个人都要先自我剖析,分析自己的优点与不足,然后指出一个队友的不足与优点,为了大家能更好的成为他的奴仆,不断的改进自己。

  会议男女分开,柳娘每次都第一个发言,发言肉麻,不过在女生队伍中却得到了发自内心的拥护,大家虽然发言羞涩,却真心认同,惊的薛丽目瞪口呆。

  于是,薛丽因为思想不进步,被关了小黑屋,那天让她对穿越者愤恨不已,因为那是只有穿越者才能想到的办法,一个狭小的空间,站不直、躺不下,无光、无声,如同矮小的棺材一样,那种折磨让她想死。

  在最初的一个小时里,她在心中大骂柳娘,并不断调整姿势,以让自己舒服一点。

  第二个小时,那种难以舒展的感觉,让她难以忍受,她用力的捶打厚木板,出声的大骂柳娘,以缓解那种发毛憋屈的感觉。

  第三个小时,手捶破了,那种毛躁的感觉在骨髓中肆虐,让她有砸毁一切的冲动,包括她自己,骂声却变成了祈求,虽然理智上她知道外面不会有人。

  第四个小时,她一会祈求,一会大骂,涉及到的人有、柳娘、他、山寨寨主、压寨夫人、所有知道名字的漫天神佛。

  第五个小时,她开始编织下次讨论会的言辞,用这种对自己有好处,又能分神的办法来减轻痛苦,她要确保言辞不会让柳娘知道她是穿越者,又能保证自己不会再被关小黑屋,同时她还不断告诉自己,时间已经过了很久了。

  ……

  第二十三个小时,下次讨论会的言辞已经被修改的畸形了,如果是二十三小时前的她听见这些话,她一定觉得所有人类和性有关的贬义词加起来都不够形容这个人的下作,但是现在的她只担心不够下作。

  至于会不会被柳娘发现,已经不重要了,她觉得被发现弄死,也是一种解脱。

  二十四小时后,薛丽被抬出来直接参加了讨论会,并直接发言,她几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发言,大声的表示自己每一分钟都想含着某种长在他身上的东西,想被他随意的践踏,想像一只狗一样围绕在他身边,做他一辈子的忠狗,然后是更加疯狂的话,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

  惊的其他女孩子都目瞪口呆,其中包括柳娘。

  在以后的七年中,薛丽变的和其他女孩子差不多,讨论会上的发言都是那种一辈子都要做他的仆人,为他生为他死的种类,很肉麻,有点滴**,却不色情,有时还虚伪的批判一下自己想家,值得庆幸的是讨论会在开始的一个月后改成了每七天一次。

  不过,这七年的安全,却让她对柳娘难以理解,无论她是什么想法,都不应该对另外一个穿越者不管不问。

  深深的吸口气,然后随着步伐用口呼出,队伍已经跑了有一会了,薛丽跟在队伍中间,开始转换呼吸频率,以缓解疲劳。围绕着山寨跑步是每天的必修课,她们这些少女已经成为了山寨最美丽的风景线,因为营养的良好,以及大量的运动,更因为本来被抓进山就是个个都经过筛选的,据说去她家的那个老女人以前是簪花马营选人的**,所以她们自然一个个都出落的很是漂亮,其中有几个在薛丽看来至少是校花级别的。

  想来是同为穿越者,审美观相差不多,这些校花级别的美人,无一例外的被柳娘选中,换上了粉衣,称为“粉衣近侍”,全都搬到了他刚刚入住的院落,一张大火炕,围住了六个少女加个一个少妇的**。

  他的卧室就在一墙之隔的另外一间,睡的是雕花大床,家具摆设很是明清,两屋子中间没有门,只有稀疏的珠帘遮挡,真的非常稀疏,一米五宽的门洞,只有十余排珠帘。

  被选中的六个女孩子,其中五个都兴奋的不得了,剩下的那个表面上也兴奋的不得了,这可能是因为她们能接触到的男人只有他,哪个少女不怀春呢?

  当然,他也足够优秀,家室绝对是这卧虎山魁首,长相也无可挑剔,浓眉大眼、让一张韩国欧巴的脸多了几许阳刚,也让身上那虬结的肌肉不显得突兀。

  “天高地远,厚恩无边,慈仁少主,情义齐天,一、二、三、四!”

  嘹亮的号子打断了薛丽的思维,那是乌衣侍从的号子,也就是他从难民中收养的亲随,如今被柳娘改了名字叫做乌衣侍从,他们的号子也是柳娘编的,古今结合。

  待到乌衣侍从的号子喊完,薛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因为女队的号子要响起来了,而且如果比男生的声音低,晚饭肉食要减半,大家都不愿意肉食减半,薛丽也一样,虽然作为近侍的伙食比女官时候好了许多。

  过去的她真的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一天,为了几片肥肉,喊的声嘶力竭。

  “雪净云洁,怜爱纯一,少主聪敏,优腉我期,一、二、三、四!”

  真你妹的肉麻,自比我妻由乃吗?薛丽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一边在心中吐槽,这也是让她在这令人发疯的境地下,清醒且不疯狂的一种好方法。

  吐槽真是缓解压力的一种正能量!

字体: 字号:
大魔王怎么能没小喽啰目录
共1章